从小就会唱一支叫《歌颂二小放牛郎》的歌。生在太平年月,想做英雄是不大可能了,18岁以前,做放牛郎看起来戏也不大……

这放牛在俺心目中可是件浪漫的事儿,你想:要不然画坛哪来牧归图之类的丹青?诗坛哪来牧童遥指……”之类的佳句;歌坛也不会有小放牛之类的绝唱!

谁成想,有志者事竟成!上山下乡居然圆了俺的放牛梦。虽然成果不算辉煌,但不是有句话叫重要的在于参与么?同时,这参与毕竟还是填补了俺职业生涯的一项空白!

小队养的一群牛是荒牛。就是那种没上过套的牛。这种牛有两个基本任务:其一,踩粪,通俗说法叫积肥;其二,需要耕牛时从中选拔壮实的训练成耕牛,流行说法叫第二梯队”……因此,这些牛都是没有口粮的,也就是真正吃的是草,不过从它们身上挤出来的可不是奶,那都是牛虻的幼虫……那些能挤出奶来的牛可不光吃草!

俺放牛开始的就很戏剧性。下乡不久,一天,队里的牛官儿病了,本应该起早就上山的牛群到劳力都上工了还在圈里哞哞的叫。没人放牛可不行!队长正张罗找人,俺看出机会啦!俺来!”“……”“俺不要工分!”“……好吧!呵呵,老话不是说,贪贱吃穷人么,此话不假!后来队长为了这10分工差点悔青了肠子!

领了牛鞭,俺在大家的帮助下,放牛出栏。这些牛都是老枪,自己就结队上路了,俺则开始琢磨哪头牛可以作俺的坐骑”……

那天是个大晴天,天青青,山碧碧,和风吹来,悠闲!俺顺着河套,赶着牛群,一群妇女劳力正在小河边洗什么东西……呵呵,啥叫田园风光

路过一队队部,俺的知青战友们,都拥出来给俺助威……就别提多提气啦!有如此广泛群众基础的放牛郎,这堡子历史上有过吗?!

出了村,俺让牛群仍然顺着河沟向山上走去,俺骑在牛背上,环顾俺的队伍,别提心里多美啦!要说少点啥,那就是一支牧笛!明天跟同学借一支,就算俺不会吹,插在袄领子里,谁能看出俺不会吹?!

俺正陶醉于出牧情调,突然觉得俺的队伍有些骚动,还没等明白过来,跨下坐骑也开始奔跑,一不留神,俺就滚鞍落牛……亏的俺身手矫健,爬起来一看,不由得怒向胆边生。原来,一队出来耕地的一头芒牛拖着拉备架子在拼命地追俺队伍中的汝牛,那赶犁仗的老板儿手里的鞭子都打飞了。那疯牛好不厉害,低了头,两只牛眼通红,身上的肌肉条条隆起,拉备架子也散了,一张铁犁横在地上拖……如果没那张犁,怕要发生强暴事件了……

俺操起放牛鞭,和那老板儿合力阻止那头发了疯的芒牛,但它面对雨点般的鞭子毫不在乎!直到那老板儿操起把铁锹,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才气喘嘘嘘的停步!想想也真不应该,你们人类不是讲“……君子好求么?俺牛就不能有自己的追求?!没牛权!

再看俺的牛群,已经冲出河沟的束缚撒遍了两边沟沿,冲进了花生地……俺手里的放牛鞭也只剩了少半截鞭杆,没啥用乐……
“
嗨!放牛的,牛吃花生啦!山下喊起来!废话,进了花生地谁还吃草?俺见过放牛娃扔石头打牛角,归拢跑散了的牛群,就拣石头轰牛。别说,还真将大队轰回了沟里。只是对面沟沿上还跑着一头黄牛。这时候,俺已经精疲力竭,要爬过很宽的沟去轰它,怕是困难,俺就拣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使尽力气扔了过去,就听啪的一声,正中牛腿!那原本在跑的牛,突然立定”……俺发现有些不妙,再看,它的一条后腿起来了,用三条腿站在那里……就这样,俺摊在沟这沿儿,它立在沟那沿儿,对持着。

俺的队长接到一队队长的投诉,带了几个人气喘嘘嘘爬上山来,俺指给他们看沟那沿儿的那条牛……“完啦,腿断啦!队长黑着脸叹气……

俺交出了半截放牛鞭,和队长他们推着三足牛踏上了并不浪漫的牧归……

第二天,每个社员家庭,按人头从队里领到了一块牛肉!

凉在场所的牛皮中,有密密麻麻隆起的包,饲养员说,那是牛虻吸了血,产在牛皮下的卵变的幼虫……在牛皮有毛的一面,用力一挤,一条肥大的肉虫就被挤出来了。从此后,俺经常到牛群里去挤牛虻,一次可以挤一饭碗,拿回来喂房东的鸡。那些牛,都乖乖的让你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