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099025745737275.jpg

离了赵家(坪)村西无铭阙继续前行不远,村路即将到头的时候,冯焕阙出现了。 冯焕阙是我此次汉阙之旅中见到的第一座铭文清晰完整、阙主身份可信的汉阙。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冯焕阙早在1961年即收入第一批国保名单,而赵家坪村东村西那两座无铭阙直混到2001年才与渠县所有的六座汉阙一起被“打包”收录入第五批国保名单。

6608219914074911808.jpg
到底是第一批国保单位,气势是要大得多,这个从院落的大小,围墙石材水磨对缝工艺的使用,墙头覆以绿色琉璃瓦……等等,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

6599273187959904686.jpg
冯焕阙整体比现代的地面要低,也就是常说的“下窖”。

6598294622611814804.jpg
水磨对缝砂岩围墙正中有一个月洞门,正对着里面的冯焕阙。若是夕阳西下,再有漂亮的云彩,躺在地上仰拍那个月洞门环拥汉阙衬以漫天云霞应该别有一番“思古之幽情”吧?可惜我是正午到的,当时只是心里一动,并没有就地卧倒。不过回到家整理照片时我还是很为当时没有躺倒后悔了一番,后来者若赶上适合的光线,却切不可放过这个角度。

6608472801748197683.jpg
冯焕(?-121年),字平侯。东汉巴西宕渠(治今渠县土溪)人。自幼勤奋好学,博览文武典籍,举孝廉,因才能出众被选入尚书台,从掌管文书章奏的郎中做起逐步升为尚书侍郎。

后来永元元年(89年)冯焕随幕府中护军班固北伐北匈奴,出谋划策,屡建勋功,对取得燕然山大捷颇有贡献。

再后来做了河南京令,这个官职虽然史书上一直查不到,可是冯焕阙就在冯焕卒年由他的旧部“曹史及帐下司马、武刚司马十余人”主持建树的,因此做过这个官儿是不该有误的。有人主张是河南尹(郡)下属京县县令。我认为靠谱,就像司马孟台曾任上庸县县长,阙称“上庸长”是一样地。

再再后来他又做过豫州刺史,这个职位可是和刘备刘皇叔有一拼哦。

再再再后来调任幽州刺史,《后汉书·孝安帝纪》 :“建光元年春正月,幽州刺史冯焕率十二郡太守讨高句骊、秽貊,不克。”就是说冯焕在那年正月里去打高句丽结果没打下来。也不知道是谁的馊主意,专拣滴水成冰的正月去苦寒之地的东北和北朝鲜作战,够中原大兵哥一呛的,亏他想得出。其实在冯焕之后的隋炀帝、唐太宗都刚干过这事儿,没一个成功地哦,那哥俩儿可是以万乘之尊劳举国之力哦,这么看冯焕也算虽败犹荣吧。

冯焕为人耿直,不畏权贵,不避亲疏,执法不阿,曾多次严办过一些劣迹昭彰,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因此遭奸臣嫉恨,趁他讨高句丽失利之际网罗罪名,矫诏将其收监,欧刀让他自杀。冯焕想在狱中自杀,他儿子冯绲怀疑诏文有假,劝阻焕:“大人任幽州刺史时,曾立志要除去奸恶,实在是没有其他原因,肯定是奸人作假陷害你,我想先把这事向皇帝申诉,你再认罪不迟啊。” 冯焕听了他的话,走“信访”上书自讼,经查果然是歼佞所为,后来皇帝派人“平反昭雪、落实政策”杀了庞奋,可惜冯焕却已经死于狱中。这段事在《后汉书·冯绲传》中有记载。

再再再再后来的事儿《后汉书》记载:“帝愍之,赐焕钱十万,以子为郎中”。皇帝很痛心哀怜,用公帑给发了十万钱安抚家属,还录用他的儿子冯绲为大汉国公务员像当年的冯焕一样当了郎中。这个冯绲为这件事出了名,后来一直做到车骑将军,据两宋金石著作记录他的墓也在土溪赵家坪老家,渠县历史博物馆中还有宋代摹刻的立于永康元年(167)的“冯公碑”。

冯焕阙建于东汉建光元年(121),现仅存左阙之母阙,子阙早毁。资料记阙身上部宽0.88米,下部宽0.96米,高4.38米。从这个尺寸看“使君”的阙比赵家村东、西两座无铭阙还要“谦虚”。这也可能是因为冯焕的墓、阙、碑都是他平反昭雪后他的旧部攒钱修的,那是一批军人,以实用为上,所以比较简朴?

上庸长阙为了旌表德政;李业阙为了弘扬忠义;冯焕阙则是为了昭雪冤狱。

6619290896653525874.jpg
                                                              冯焕阙上的隶书大字铭文
北宋·赵明诚(1081-1129)著《金石录》称其为“冯使君墓阙铭”;南宋·洪适(1117~1184)著《隶释》称其为“幽州刺史冯焕神道”。“此阙的铭文历经近二千多年的风雨沧桑,是研究汉代文化及书法艺术不可多得的鲜活的历史遗存。”现代的专家如是说。
阙是成对设置的,照例两边都会镌刻铭文,两宋时期的金石著作都只记录了冯焕阙东阙铭文而西阙铭文未见诸史籍文献,是否能推断早在两宋时期冯焕阙的西阙就已倒塌,构件也已湮没无存?

6619064397258208818.jpg
这是网上搜到的冯焕阙铭文拓片。有叶潞渊题边跋:“汉建光元年冯焕神道阙在蜀中,字体左右舒展,波磜伸张,极尽奇纵盘桓之势,与沈君阙并称。此原石精拓,为药翁老友新得,出示属题,戊申长夏,潞渊叶丰记。” 钤印:叶中子丰。“药翁”是谁不得而知,这位叶潞渊(1907.10.6~1994.2.20)生前曾是西泠印社理事、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顾问。算来此拓片得之于文革中的1968年,当时那种环境下并未被“破四旧”也是侥幸。 这幅拓片叫价1000-2000元在拍卖,而鲁迅1916年“往富华阁买冯焕、李业、杨发、贾夜宇阙各一枚”才“三元”真是涨价不少。

这种伸胳膊抻腿的隶书体被称作“八分书”,北宋·洪适在《隶释》中论及《沈府君阙》时清楚地说到:“此字(沈府君阙)及冯焕、王稚子阙,皆是八分书,张怀瓘所谓‘作威投戟、腾气扬波’者也。”甚至有研究者称“与《曹全碑》两相对比,几乎同出一辙,秀美逸致之态,亦同属类,甚至过之无不及。”


和沈府君阙的铭文比起来,我更喜欢的是这款,挥洒自如间不失章法,恣意运笔中并不妄为。不那么“作威投戟”,却更显得潇洒飘逸?哦,还是那句话,我懂什么听专家地。



330789392640407656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