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伙何时来到广电局,没有人知道,最早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两个,这两年却数量大增。

 这些家伙,平常不干份内的事,该做的事情不做,整天游手好闲,优哉游哉。电台或电视台的编辑记者们都在忙碌工作时,这些家伙会满院子闲逛,到处溜达,或干脆找一个柔软的地方,晒太阳。当编辑记者们下班时,这些家伙有的倒在大厅的沙发上,旁若无人地倒头大睡,甚至还会轻轻地打起小呼噜,有的仨仨俩俩的追打嬉闹,甚至大声喊叫,公开追求异性。

 有人看不惯,要赶走这些家伙,但偏偏还有人觉得这样挺好的,尽力袒护,高层领导对此竟然充耳不闻。

 对这些家伙的厌烦或袒护,让广电局职工们形成了两派,这个罪魁祸首,就是那些流浪猫。

 广电局搬到红楼没有多久,工程技术和物业管理人员发现,在布满管线的地下室里,有几只野猫在居住,没有太在意。半年过后,发现猫的数量越来越多。在这里,它们幸福地繁衍生息,家族数量大增。最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地下室到处是它们的粪便,气味熏天。   

 地下室的门明明是锁着的,它们会从哪里进来?

 经过实地观察,从地下室到户外有一条安装馈线的暗道,这条暗道就是猫群进出的走廊。一气之下,物业管理人员用铁皮将暗道的出口钉死,要挡住它们的进出通道。

 一天后,铁皮被掀开了一道缝隙,这让人纳闷,谁干的?猫们应该不会有这个能力。

 把铁皮重新钉上,一天后,铁皮又被掀开。就在它们准备再钉上铁皮的时候,身边来了好几个人,有机关财务会计,有记者,有编辑,甚至还有一位女副台长。

 这些人,气势汹汹,伶牙俐齿地质问:“小猫进出的通道,凭空被人堵死!这下我们总算找到了做缺德事的人!”

“是我们堵的,又怎么了?谁做缺德事了?”管物业的像是做错了事情,小心翼翼的说。

“怎么不缺德?你们为什么要堵?你们凭啥不让小猫进出?”

“你们没看到吗?地下室和管线通道里都是粪便,检查线路的时候,他们怎么下手?”

“带上手套不就行了吗?”一个话音刚落,另一个又接上:“你们勤打扫着,不就没事了吗?”这边还没说完,那边又有人上课:“猫是人类的朋友,爱护动物是文明的,伤害动物是野蛮的!”

 面对这些娘子军,技术人员百口莫辩,也辩不过,在这些前来问罪的人面前,管物业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缺德还是不缺德,蒙了,也服了 

 支持势力没有就此罢休,势力还在不断扩大,还有人加入爱猫行列。爱护方式,从争取行动自由,上升为物质援助。

 副台长李芳,经常参加宴席,每次宴席结束后,都会挑选一些猫们喜欢的菜肴,打包带回来;会计小玉,经常到超市购买成袋的宠物食品;记者小爽,在送食品之余,还觉得它们在地上捡食品吃不卫生,特意从家里带来了小碗和小盆,专门用于盛装食品和饮料。

 猫们有了公开势力支持,不止获得行动自由,也获得极大丰富的物质。没有生育指标,随心所欲地繁殖着后代,落得儿孙满堂,此外,还有好多远方亲戚,也慕名前来投靠,如今它们已是一个兴旺的家族。

 反对势力虽有意见,摄于支持势力,只好默默忍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