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呼中二处有趣的人物很多,能吹牛的也不少,老曲算是出类拔萃的。老曲名叫曲明春,吉林省合龙人,开发大兴安岭时从内地“调干”支边来到呼中二处,任二处生产股技术员。紫红的大脸庞,略带鹰钩的鼻子,臃肿的身材,在满是青年人的二处格外显眼。
      认识老曲是刚到二处连队里不久的一天,处里来了一个技术员,向我们讲解有关筑路的技术规范问题。他说了好多,现在都记不清了,但对他说的“知道吗?路桩是不能乱动的,谁动了谁就是犯法,是要判刑的!” 记忆深刻,那时我们都很吃惊,深山老林里的一个破路桩,动一下就判刑,有这么严重吗,也太夸张了吧?
     老曲晚上没走,就住在了连队。吃完晚饭后老曲来到帐篷里找我们聊天,新来乍到的我们也急于了解有关林区的事情,就在老曲身边围成一圈听他讲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老曲说,他是吉林合龙林业局的,从小就喜欢山,尤其喜欢赶山打猎,那正是我们乐意听的,众人都耸起耳朵瞪着眼睛看着他,老曲一看我们这个架势,更来了劲头。
     他说,在吉林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有名气的猎手,方圆百十里地没有他不熟悉的,只要他出去打猎,后面都要有汽车跟着,因为猎物太多运不回来,他打猎的功夫在当地没有不服的。也正因为他实在太厉害了,把当地野兽打得几乎绝种了,他才主动要求来到大兴安岭的,因为这里野兽还很多。
     老曲说得嘴冒白沫,我们听得津津有味,真没想到,坐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这么伟大,这么传奇!
    有人问老曲:“咱们这里野兽真的很多吗?”
   老曲眼睛一亮:“嗨!那还用说?多着嗬了!有黑瞎子,有罕达罕,有狍子,有狼,要什么有什么!你们可不要单人出去啊!”
    我们听了都暗暗乍舌,真可怕,以后还真得小心!
    老曲余兴未尽,又说起更神奇的:“你们知道吗?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国家还规划了一个自然保护区哪!”
     自然保护区?这里还有自然保护区?到处都是原始森林还用得着特意保护某一个地方?
    老曲看到我们有这么多幼稚问题,眼中漏出几分不屑的目光,又接着说了:“这个你们就不懂了吧?别的原始森林早晚都要开发的,自然保护区就不一样了,永远都不能开发的,到什么时候都不能破坏那里面的树木,野兽!”
     我们点点头,好像是懂了。别人给他递上一支烟点燃后,老曲又来了精神:“你们知道吗?保护区里的野兽那才叫多哪!多到什么程度?人进不去呀,带着枪都不行!”
    “为什么?”
     老曲:“野兽太多了,也太凶猛了!”
    “都有什么野兽呢?”
    老曲:“嗨!都没法说了,满地狮子、老虎、还有黑瞎子、犀牛、大象,连树上都爬满了猴子!”
我们一圈人全都惊呆了,甚至不知道再问什么了,沉默片刻后,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又问:“既然没有人能进去,你怎么知道的呀?”
    老曲:“嗨!谁敢进去啊?谁会去送死啊?告诉你们吧,我是看了飞机航拍照片才知道滴!”
     众人眨眼,点头,和老曲聊天真开眼界!
   老曲走了之后,大家还在沉思,随后又展开了热烈讨论。忽然间有人提出异议了:“不对吧?高寒禁区哪能有狮子、大象和犀牛?那不是热带动物嘛!”顿时,大家有点被别人好一顿忽悠的感觉。
     后来一打听二处的老人才知道,说这个老曲啊,外号叫“黄瓜种”,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吹,什么都敢吹,要说本事嘛,也不能说一点没有。
    后来,我和马匪、黑子等人先后都调到了机关,和“黄瓜种”老曲都住在机关大白块盖的宿舍里,更加有机会和老曲接触了。
    老曲确实喜欢赶山,经常一个人出去,临走时总是关照我们:“把水烧好了,等我回来好褪毛!”  但好几年下来也没有看到他真正施展出打猎的功夫。但要说一点收获都没有,也是昧了良心说话。记得有一次真的套回一只兔子,人还在路上就冲着我们宿舍大呼小叫:“快点!帮忙把兔子拎回去,快扒皮,今天咱们改善生活!”
    老曲喜爱杯中之物,平时不管饭菜好坏总喜欢喝上几口。这回有了战利品,当然更要喝。他亲自动手,把兔子扒皮、开膛、直到下锅(其实是洗脸盆也是洗脚盆)没用多少时间,手法确实很利索。
   一锅连汤带肉的兔子炖土豆上来后,老曲拿出一只大瓷杯,倒满酒后,我们上来围着脸盆品尝老曲的兔子肉。那个时候喝酒不是一人一个杯,而是用一个大杯酒倒满酒后,大家轮流喝。和老曲在一起喝酒很难受的,因为酒杯一旦传到他手中后,他不会马上喝,要放在面前,让大家听他说话,一个话题说完了才会端起杯来,有的时候眼看他端起了酒杯到了嘴边,但忽然间他又想起了什么话题,再次放下酒杯接着说,那是很漫长、很折磨人的事情。
     酒杯又在老曲面前停滞不前了。这回虽然吃着老曲的兔子肉,但他没说兔子的事,而是说起了细鳞鱼:“我最近不太喜欢打鱼了,我要是去打鱼,你们几个人也背不回来!”
     我们眼睛盯着酒杯,问他:“为啥背不会来?”
     “嗨!太多呗!几年前,我在一个地方憋了一个凉子,半天没有上来一条鱼,和我去的两个人着急了:‘怎么还没有鱼呀?’  我就告诉他们:‘ 别急!再有一个时辰鱼群保证来!’  果然,又等了一个时辰后,你们猜怎么了?”
    “怎么了?”
     “大鱼群下来了!那个多啊!我们三个人使劲的往岸上甩鱼,最后累得膀子都不能动了,那鱼还是一个劲的往凉子里钻!你们猜最后怎么了?”
    “怎么了?”
    “凉子被鱼压塌了!”
     “啊!?”但此时的我们已不是刚来的时候了,老曲的话权当笑话听了。
     酒杯转了一圈后,又在老曲面前停滞不前了。这回老曲不再说鱼如何多了,改说鱼有多大了:“你们知道吗?那细鳞鱼那个大啊!”
     “多大呀?”
     老曲把双手展开,做了一个类似扩胸运动的姿势来形容长度:“那鱼啊,个个都有这么长!”
     按他的比划,那鱼至少有一米多长,我们听了就大笑:“曲技术员啊,你可别逗了,啥时候见过细鳞鱼有那么长啊?!”
     老曲不愧是老吹手,对我们质疑有些生气,但肢体动作仍是相当娴熟自如。只见他比划长度的双手缓缓的向中间靠拢,靠到与肩一般宽的时候停了下来:“嗨~~你们没见过这么长的?”
     我们相视对笑:“嗷~~嗷~~见过!见过!”
     老曲听到这话高兴了,但双手又慢慢伸展开,重新恢复到一米多处停留下来,然后端起酒杯畅饮了一口,酒杯终于又往下传了。
     老曲吹牛的经典手势,多少年后还一直是我们茶余饭后经常比划的动作。
     那时不太安分的我们经常会打架斗殴,有一次在宿舍叙述战争经历,如何取胜的时候,老曲不服了:“你们啊?说实在的,不行,差远啦!打架还用近身动手?告诉你们,昨天晚上我在路上正走着,呼源的那个阿州奔我来了,我一看事情不好,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顺手就这么一甩,你们猜怎么了?”
    “怎么了?”
     “我那串钥匙不偏不正,正好打在他命根子上,那家伙弯着腰捂着老二,一个劲喊:‘服了!服了! ’ ”
      未经核实,不知道老曲啥时候练出的这套“丢钥匙打命根子”的功夫,估计还是吹出来的!
      不知为什么,老曲后来又调回了老家——合龙。按说那里早就没有野兽了,那他回去还有啥意思呢?我们后来分析,可能是因为他好多年不在那里了,合龙山上的野兽一定又多起来了。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领教了不少吹牛的人,相对比较起来,我还是佩服老曲,他在吹的技术上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表情上已经到达了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程度,我必须说,老曲吹牛的功夫绝对是一流的。


标签

上一篇:警车警笛与官船唢呐
下一篇:于哥!于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