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台湾一题

   

 

到台湾旅游,玩得好,饮食好,心情好,就是我的牙不好。

两年前,我左上智齿就活动了,时痛时好。大概是年龄的原因,该到掉牙的时候了。

我有些想不通,这颗牙齿是在19767月,我从昆明军区后勤部机关调到腾冲后才“出生”的,那时我24岁。当年8月末,这颗牙开长,一周了也出不全,痛得我跺脚托腮,打针吃药也不见效。后来不得不到腾冲驻军71医院挨了一刀,此牙才全见世面。我这颗最后“出生”的第32颗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时光如梭。从小到大,我的人生经历了阳光风雨,牙齿们也饱尝了甘甜苦辣。没想到,我离开工作岗位了,自由了,这颗最后“出生”的牙却最先出现了“危机”。为了对它表示“爱心”,我近两年来从漱口、喝水、进食甚至吸气都十分小心,总想不刺激、伤害它,并发誓绝不去医院“解决”它。

到台湾后,我感到这颗牙有了新变化:一是痛的时间常了,二是比别的牙高出了一块儿。最让我糟心的是,只要一吃东西这颗牙就会“抗议”,弄得我有时心烦意乱的。但是,经不住那里“水果”、“饮食”的诱惑,吃还是我“坚定不移”的方针。为了加强保护,我每天用温水细心漱口,不舒服了就用那颗牙咬住根牙签,效果不错。台湾的牙签有竹制的、塑料制的,质量都较好。尤其是塑料牙签,一头是带尖儿的,另一头是一条牙线连着一个小毛刺刷,用它来“梳理”我的牙间隙,很舒服的。我对我爱人说:“除了玩好、吃好,我要重在护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它掉到台湾,要掉也要掉到承德去。”因为,家乡是根!        

由于这颗牙的“理解”,它终于随我回到了承德,现在,依然与我“唇齿相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