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60周年将至,小的写了一篇,以表示对承德这片热土的敬意。请网友拍砖,将不胜感谢。

承 德 的 背 影 与 崛 起

——庆祝国庆六十周年回望承德—避暑山庄之变

历史的老承德已经与时远去。一个崭新的承德—避暑山庄在与时俱进。

 

承德的每一次历史浮沉嬗变,都与避暑山庄的命运紧密相连。因此,大避暑山庄文化不仅内涵了“半部清史”,亦包含着现代文化与古典文化的强烈冲撞。在建国60周年之际,以现代的文化眼光回望承德历史浪潮里的“变与不变”;清晰地梳理出承德城与山庄之间的血缘关系;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厘清承德古今经济文化发展的路径,对于进一步推进承德的崛起,或许会有某种裨益与补进。

1、我们在研究“承德求变创新”的课题时,在与承德—避暑山庄的兴替发展密切相关的材料里淘宝,淘得了四组重要经济数据;从中可以看到承德历来经济落后、文化繁荣的脉络与走势;亦可看到现代承德前进的足音,及实现跨越式发展数字背后的宏伟图景

 

这四组能够说明承德——避暑山庄诞生、发展、壮大的资本投入数据,分别产生在三个时代,横跨了306年的历史,是建设承德—保护避暑山庄的发动机:17031792年投入192亿元;19481955年,投入1.5亿元;19561998年社会固定资产累计投入27599145亿元; 19992007年投入3389.678亿元。这四次大投入,彻底改变了承德的经济社会的面貌;承德由一个集镇式的大邑,成长为蜚声海内外的历史文化名城。

 

第一次资本大投入,时在康乾盛世时期。清王朝倾举国之力总共投入白银7000万两,时在170395日开工?建避暑山庄。时任市委副秘书长的彭怀,使用小米折算法计算其币值,折合成人民币是192亿元。这笔大投入相当于清王朝最高年份一年的财政收入。但是它的投入建设期是89年,年均投入白银7865两,相当人民币21573亿元。

承德历史上的这首笔房地产资金的大投入,孕育、拉动了承德城的诞生及成长,辐射了所辖县旗盟地区的城乡建设,萌发了一次产业的初级加工与商品交易,经济社会得到了发展。但是国家对宫墙以外的承德城的建设投入,并无数据记载。

从避暑山庄开工建设,至康熙四十二年(1711年),宫墙外的承德老城是怎样的景象?《承德府志》载:“生理农桑事,聚民至万家”。随后作坊式的工商业开始萌芽,“市井行人杂踏,车马喧嚣,酒楼茶铺鳞次栉比”, 人口与日俱增,开始了城市建设的起步阶段。经过67年的发展,至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承德城“户口超万家,俨成大邑”。 陆续建立了王府,衙署、馆驿、学校、茶楼和酒肆,呈现“万家灯火较前增,井邑纷添有蒸卖”的繁华景象。应该说发展的步伐并不是太大。 但是,承德的政治地位提升极快,统治承德府的官员级别都属省部级。从经济的角度去考察承德,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初始发展阶段,承德城显然不具备规模化的工商业基础。她本身只是一个消费城市,一个贸易的集散地,联接关内外的一个商贸中心。显而易见,承德—避暑山庄的政治、军事功能要大于她的经济功能。

 

承德发展—避暑山庄保护的投资拉动效应的凸显,主要表现在建国之后掀起的第二、第三、第四波段。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算起,至清灭民初的半个世纪的时段里,清王朝已经落入江河日下的衰亡阶段,承德——避暑山庄已经处在风雨飘摇的?l景里,至中华民国统治时期无所建树。19142月,中华民国政府设立热河特别区,脱离直隶省直属于民国政府,设都统兼管军民两政,统辖14县、219旗。袁世凯任命著名的清朝进士,来自湖南的大才子“熊凤凰”熊希龄,出任第二位热河都统。

1913年初春的热河首府承德,市区治所053万户,有人口25万余。与135年前的乾隆时代比较,户口与人口却锐减了近一半。熊希龄走马热河巡视一遭,满目荒凉。他调寄《楚宫春慢》,在《壬子热河行宫感赋》里叹道:“……败牒危楼,写尽了一代兴亡,只有杜鹃能说。”

 

5个月之后,熊希龄给国会呈报了亲笔写成的《热河改革政治意见书》,主旨是提出了热河改建行省的建议,以促进改善这里的凄惨民生。他笔下呈现的热河之贫困可窥一斑:“热河地处关外,民智幼稚,风气闭塞,吏治腐败未能澄清。”;“无米之炊,巧妇难为。热河地瘠民贫,向为受协省份。”;“热河开化较迟,故学校不发达。”;“实业为富国之本源,热河山多田少,交通未便,民生日蹙,盗贼繁滋,良由于此,非从实业下手不可。”……

 

熊希龄出台的标本兼治热河的方略,实施7个月后即应袁世凯之召,沿滦河乘船顺流而下,转道唐山乘火车抵北平出任内阁总理。1928917日,国民政府正式公布将热河改为省,隶属关外东北六省之一。集军政于一身的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做起了土皇帝。他统辖热河5年政绩无建树,却大行官匪一家之道,聚敛财富把热河变成了人间地狱。1932年春天,汤玉麟统帅的部队溃败于日寇的128骑,几乎没有交火就丢了热河首府承德。伪满州国对热河省进行了长达13年的统治,民生日益凋敝深陷水火。日寇对承德—避暑山庄及其辖地,进行了疯狂的财富、资源的劫掠。避暑山庄遭受到空前的蹂躏,处处残垣断壁,顿失往昔的辉煌、安详与威仪。日寇为了掠夺大庙铁矿的资源,1936年建筑承德火车站,铁路横穿市区通往滦河镇。20067月,这条运行70年的铁路改道后被拆除,仅这个项目就投资了5亿元。

 

19481112日,承德获得第二次解放,热河省当时辖两市、19.4旗。建国以来,承德人要做的其实是三件大事:恢复保护山庄,挖掘她的历史文化内涵;建设承德这个中心城市,发展承德市的经济社会。承德—避暑山庄需要再次扬帆启航,复兴他的历史繁荣与荣耀——这是承德人应该承担的巨大的历史责任。

 

据《热河革命史资料》记载,在解放前工业几乎就是空白。另据《热河金融志》载,至1949年,全省只有工业企业101家,资本金为35825亿元。省府在1949年初进行的社会调查数据表明,工商各业的经济基础极其薄弱。其时承德市的工业、手工业共有317户,有资金441935万元,职工592人;私营商号1182户,有资金83826万元;合作社21户,有股本金261407万元。1955年的413日,热河省委对全省城乡私商进行改造时,所统计的资料表明,私商有12343万户,从业人员17972万人,自有资本金为310万元。

 

1955年撤销热河省建制,分设省辖承德市、承德行署。当时承德市的私营企业仅有31户,资产在1万元以上的只有5家,雇工在10人以上的仅有10户,从业人员最多的仅32人。当年的地区GDP18412亿元,1957年的财政收入是02132亿元。这就是建国以来承德工商业的主要经济基础。

 

第二次大的投入是承德作为省会的时代,是承德创业的第二波。从1948年到1955年,举全省之力共投入国家资本金15亿元。按当下的人民币币值以20倍折算是30亿元。建设期是7年,平均每年4.4857亿元,建设了一批大中型企业。1949年全省统计的企业数是420家,1957年至1978年没有统计数据。

建设在承德市的企业屈指可数。1986年夏季,白发苍苍的热河省第二任省长罗成德回访承德,在绮望楼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位来自陕北刘志丹麾下的革命老人,回忆了建省初期承德的经济建设情况。

 

1948年底,承德开工建设了7个工业企业:麻黄厂、麻袋厂(2006年后破产的黄麻纺织总厂前身)、铁工厂、机械厂(承德输送机集团的前身)、丝绸厂(承德丝绸总厂的前身,已经破产)、打蛋厂(承德露露集团的前身)。19535月,热河钒钛联合工厂恢复工程动工兴建(含日本占领时期建设的大庙铁厂。1958年扩建为承德钢铁厂的前身,前苏联援建项目。)“文革”战备期间,解放军总后在承德县建设了三个军工厂。由于当时承德定位为旅游城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迁至秦皇岛,承德为此损失了数亿GDP,数千万利税收入。

 

1952——1993年以来的全市地区GDP数据统计:1952年是1.4364亿元,人均92元;19788.1909亿元,人均237元;1949年的财政收入是339万元,1978年是8062万元, 1993年地、市合并实行市管县,当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是235558亿元,地区GDP1115亿元,人均GDP1945元,财政收入为57392亿元,城市居民人均收入226104元,农村居民家庭收入是790元。

 

从上述数据分析可以看出,自17世纪初年承德自设政开阜以来,虽设“特别行政区”,但是工商各业基础薄弱,远不能和其它23个历史文化名城比肩。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坊间“塞外两枝花(承德、张家口),不是老九是老八”的段子就流传了许多年。有网友在紫塞明珠论坛里发帖说,八九十年代的承德人,非常羡慕先富起来的外关里人。一直到世纪末,承德尚有70万贫困人口,都在 “吃受协” “吃皇粮”,和国家的扶贫救济款。这也是承德贫穷落后的根源所在。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至今自,经济进入蓬勃发展的第三波,经济开始发生由量变与质变的变化。第三波高投入期,19561998年社会固定资产累计投入2759145亿元,年均投入6.56亿元;第四波投入集中在跨入新世纪的初期,即19992008年,9年总共投入3389.678亿元,年均投入376.63多亿元。第三、四波的集中高投入,高速拉动承德进入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鼎盛期。

 

“括天下之美,收天下之藏”,是历史赋予承德避暑山庄的至高赞誉,她绝对不负如此盛誉。承德的蜚声海内外,缘于避暑山庄的巨大影响力。承德是一座先有夏都的载体——避暑山庄,而后才有承德老城的兴起,承德城是由山庄伴生而来。承德由村庄升级为城市,违背了城市发展的规律,这在我国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里,是独一无二的景象。

 

其它23个姊妹历史文化名城,是由于农工商诸项产业的发展与支撑、繁荣与集聚,官方与民间积累了雄厚的财税收入与资本,才逐步形成城市建设的市场需求,有规划地逐步辐射、拓城而得到规模化的发展,比如西安、苏州、开封等。而承德老城,是使用国家的强大资本,在天然牧场上“空降”了一个避暑山庄。宫墙之外的“城市”承德城,则完全越过了一座城市需要的发育、成长、繁荣、拓展的阶段。这为后来者对承德城的建设留下了棘手的难题。这也构成了承德近代发展史上的先天不足,与大笔的城建历史欠账。承德人后浪追前浪,保护了避暑山庄及外庙,建设了一个现代化的新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