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12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主席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们应当欢迎他们去。”按照老人家的“最高指示”,成千上万的知青奔赴农村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磨一手老茧、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当时他们年龄小的十六、七岁,年龄大的20出头儿,都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一颗火热的心,到祖国的大江南北、莽莽戈壁、滔滔黄河、巍巍昆仑……本年度下半年,承德地区动员安置8228名知青上山下乡。

  寒冷贫瘠偏僻落后的坝上,也毫不例外地敞开胸怀接纳来自天津、北京、承德的知青们。812日,在市革委组织和动员下,承德市首批83名中学生和社会知识青年,奔赴丰宁坝上插队落户。解放牌汽车载着行李,把这群叽叽喳喳的小伙子、姑娘们送到了这里,他们那白净稚气的脸,天真单纯的性格和好奇心,对坝上的天大地大似乎感到了新奇、兴奋和赞美,他们全然不知坝上的荒凉、寒冷和困苦,也不知道坝上人的豪放粗犷、淳朴忠厚。他们没有过多的想法,他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所以要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要在大风大浪里练红心,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

 

  他们有的成了牧马人,有的成了车老板,有的成了生产队长、村支书,他们使农村注入了新鲜血液,农村困苦的生活,也砥砺着他们的宝贵青春。白天他们与社员一样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晚上他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辅导社员们学毛选、学理论、排演文艺节目,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天上布满星》、《老俩口学毛选》、《在北京的金山上》等歌曲响彻了夜空。后来,他们有的成了农业技术员,为坝上培育优良品种;有的成了畜牧助课员,为改良坝上畜牧品种,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特别是他们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在农试场、林业队、畜牧队充当骨干力量。还有的成了中小学教师,为坝上培养人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再后来,随着知青们的返城和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使这些被文革耽误的一代,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和骨干。他们有的成了市县领导、作家、画家、记者、编辑,有的出了国成了高科技人才;有的成了厂长、经理、个体大老板,但是他们对坝上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充满了浓厚的情谊,为家乡建设贡献着巨大的力量。从教学楼到柏油路,从程控电话到支柱企业,哪方面都洒下了他们辛勤的汗水。

 

  1995624日,大滩镇党委书记曹瑞廷、镇长罗树贵,发起“知青返乡联谊会”,返乡知青120多人,在市县有关单位领导的参与下,与镇村干部畅叙离别之情,在交通度假村盛情款待诸位,而后又都回到当年插过队的地方,与那里的父老乡亲们促膝交谈,并把带来的礼品,让众位乡亲们分享。回城后,各自根据自身的能量和优势,为大滩镇的经济发展,办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实事。

 

  1996年秋,市国税局副局长闫秀峰一行知青,为插队的鱼儿山镇山嘴村小学捐赠2万元现金和书包文具等实物,当时鱼儿山镇书记赖小华和我(主管教育副镇长),被热烈的场面所感动。1999年秋,市国税局局长闫秀峰与夫人张淑琴和市文化局副局长于文龙、常世杰来到了当年插队的山嘴村半截沟组,走村串户看望老房东、老队长和当年关心、照顾过他们的父老乡亲们。张淑琴在当年插队住的小土房前热泪滚滚,泣不成声,当年插队的情景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父老乡亲,父老乡亲,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1998912日,鱼儿山镇党委书记刘孝臣、镇长梁连坡,会同土城沟村200多名父老乡亲和小学生,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在该村插过队的13名知青。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而不同的是宽敞明亮的砖瓦房代替了30多年前的泥土房,程控电话代替了摇把子电话,明亮的电灯代替了煤油灯,柏油路代替了泥泞的山村小路,有线电视、家庭影院,代替了当年的小喇叭。摩托车、农用汽车、三码车、拖拉机,代替了老牛破车疙瘩套,再看看成群的牛羊,联片的时差蔬菜基地,再看看乡亲们的存粮存款。人们不再是破衣烂衫露指头鞋了,不再是满嘴黄牙、两眼眵目糊浑身虱子包了。老支书来了,老队长来了,大爷大妈兄弟姐妹来了,男女知青们与乡亲们的手握在了一起,泪流在了一起,心贴到了一起。当年的黄毛丫头成了大姑娘,当年的孩崽子成了棒小伙,当年的老房东如今已白发苍苍。当年一起排文艺节目的高梅素大姐,如今也年过半百当了奶奶,当年比赛飞镰的大老张,如今也佝偻了腰。

 

  知青们的到来,使鱼儿山镇沸腾了,土城沟村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纷纷拉拽知青们,杀鸡宰羊去自己家里吃饭,谁不去他们就跟谁急眼。郭建忠、李杰教过的学生来看他俩了,郭建忠是我初中的数学老师,师生相见倍感亲切。杨国栋、韩立波、周秋成、谢广平、陈维亮、高中强、张汉宁、徐锦秋,与他们一起共同劳动的老伙计来看他们来了。郝瑞环、刘晓玲、于子楠与他们一起的老姐妹来看她们来了。几度芳草绿,几度山花红,当年的往事依然在梦中。他们美好的青春时光奉献到了这里,这里也陶冶了他们的情操,锻炼了他们的体魄。郭建忠、李杰在承德师专给村小学弄来了钢筋水泥和缸瓦,杨国栋等给筹建小学带来了解燃眉之急的资金;陈维良等给带来了学校急需的教学仪器,更为值得一提的是,常幸副市长当年也在这里插队,这次因为公务缠身未能回来与大家团聚。60多岁的老支书姚念才,曾戴个草帽咧巾耷怀地到市政府找他,进了屋脱了鞋盘腿卧脚地坐在沙发上,草帽儿放在了茶几上,吩咐秘书说:“快去,把常幸找来。”秘书找来了常副市长,老支书说:“常市长啊,咱们村建小学需要20万元的资金,而现在已经动工了,只有团县委给的3000元啊。”常副市长说:“放心吧,我咋也得为家乡办点儿实事啊。”就这样通过常副市长给联系了华北石油希望工程,赞助了15万元,使该村建起了202级标准化校舍。后来,同胜永小学教学楼剪彩,常副市长剪完彩后,匆匆绕道儿回到第二故乡看了一眼,而这次他没能回来,使乡亲们深感遗憾。

 

  故乡人也没有忘记他们,蘑菇蕨菜、黄花莜面给他们装啊装,这是多么淳朴和真挚的情谊啊!30年未见故乡面,一睹堪惊,田间地头试身手,热炕头儿上拉家常,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痛快豪爽,忆起往事泪水涟涟,笑声朗朗。

 

  1998年春,鱼儿山镇东滩村准备盖所小学,因原校舍已成了危房,这可急坏了村书记武兴洲和村主任王元发,武兴洲说:“这玩意没钱房咋盖呀,如果有大老板愿意投资,哪怕给他磕几个响头、叫几声干爹呢。”人急了也有急的办法,在万般无耐之时,他想到了知青们。他们到承德市里去找齐桂荣,由她和仇承轩牵头儿组织起当年在东滩村插队的知青们,大家聚到一起,共同想方设法四处募集,不几天时间就凑齐了3万元现金,20台电脑、100套桌椅,2个篮球架,1台大屏幕彩电。12名知青带着其它知青们的一片心,于9月下旬亲自将物品送回东滩村。在知青们的带动下,我们在外工作的30多名东滩籍人,也纷纷捐款100———300元。齐桂荣、仇承轩是这次知青返乡的组织者,并带头捐款。白学成是个体老板,除带头儿给村小学捐款1500元外,还负责他插队的小十八台组的15名小学生的学习费用,约2万元,并表示将出版的《不夜灯集》的卖书款,捐赠故乡。刘学满这几年搞个体也发了,虽然未能回来,但捐款700元,又派出自己的卡车给送东西。孙常兰、陈合、鲍树民等同志也乐于奉献爱心,在多方的积极努力下,一座占地4400平方米,标准校舍432平方米的新校舍落成了。学校具有3类标准实验室、图书室、活动室和教学仪器,校存图书1920册,全村适龄儿童全部入学,初等教育完成率、小学毕业生合格率均达100%。

 

  这次知青联谊活动,得到了县老干部局局长李忠的鼎力相助,鱼儿山镇的副镇长杨宝珠、杨不杨、工商局的崔冠军和教委的王九龙,都是这一活动的组织者,作为东滩人为家乡办点儿事,是责无旁贷的。各村民组也都派来了接知青们的老相识。

 

  绿化环境,保护生态,时不我待,作为在承德,尤其是在坝上奋斗过的老知青们,怀着对坝上草原的深情厚谊和保护好环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决心从我做起。曾在大滩镇孤山子村插队的4名知青提出立“重绿”碑铭志,保护绿色。倡议提出后立即得到了响应,何申、周舟、闫秀峰、秦彪、赵玲、滕雨峰、齐桂荣、王英琴、谭洁、黄秋成、王玉婷、房春丽、刘奎、杨宝田、赵宝成、张国权、仇承轩、董云峰、张晓光、于文龙、乜群21名现任领导干部、公司经理、厂长、作家艺术家画家记者在内为代表的老知青在碑上题了名,昭示着过往行人,人人重视生态,人人保护环境,该碑的竖立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坝上,知青们的第二故乡。坝上的父老乡亲们,也期待着他们: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