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手与盛会

——《高山景行播春风》出版发行座谈会侧记

周舟

这是一次让所有人感动的盛会。

“我们可以想象,三百多年前的一天,他从北京城走来,纶巾羽衣,步履翩翩。当他来到现在的丽正门前的位置的时候,举目四望,与这里的湖光山色相互凝看着,不免发出会心的一笑。于是,避暑山庄,这座大清帝国皇帝的行宫便了然于胸了。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人?是风水术士,还是园林设计大师?是身居要职、胸怀方略的政治家?一切都以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正是这位首倡者的一个灵感的闪现,顺应了时势,把承德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变成了大清帝国的第二个政治中心和第二个文化中心。

“时光流转,到了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从北京驶来的列车上,走来了一位青年。他书生意气,风流倜傥,用手中的一支笔,点染燕山的山山水水,在经过三十几年的积淀之后,以一个’大避暑山庄文化’理念的提出,赫然翻开了承德历史发展的新的一页。

“ 提出‘大避暑山庄文化’理念的郭主席,是一位什么样的人?是记者,是作家,是一位文化部门的领导,但是确切地说,他是当今承德文化的先知先觉;他将承德周边地区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作为整体,提升到形而上的高度,他的一句话,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给了承德一个恰当的定位,在承德各个领域的工作中,给了承德一个恰当的定位。当然,凭借着这个理念的提出,郭主席在承德的历史册中,也给了自己一个恰当的定位。”

200669日上午,来自北京、省会和本地的党政、文艺界的领导,媒体记者,欢聚绮望楼,共同庆祝何申、刘俭主编的《高山景行播春风——我们心中的郭秋良先生》的出版发行。这部图文并茂、装帧精美的图书,展示了郭先生至今为止的全部文学活动。记者开篇的引文,即是出自《十月》文学杂志主编王占军,在这次盛会上的的发言。

在承德的文化史上,这是一次空前绝后的文化盛会。

年届七十岁的前省文联副主席、市文联主席郭秋良,市委书记赵文鹤并肩坐在一起;这是两位不同凡响的人物。郭先生是这次会议的主角,是与会者注目的中心。

《美文》副主编、鲁迅文学奖评委穆涛,是特意从上海赶来的。他和贾平凹正在和那里的教授们进行学术研究,穆涛因此不能分身。贾问他此行何为?穆说我是郭老师拉扯大的,我不能不去。贾老师听了他的副手对郭老师的评价,一字值千金的贾老师给神交已久的郭老师提笔题词:燕山之秀。当穆涛代表贾老师把这幅墨宝馈赠给自己的恩师时,全场响起了热烈鼓声。

市委副书记郭群代表市委、市政府发表讲话,肯定了郭先生四十五年来文学创作所取得的重要成就。赵文鹤同志?临这样的会议,有着特殊的历史和现实的意义。他特别肯定了郭先生在承德文化建设中发挥的旗手作用,和他在接着开展的建设文化大市之中的不可替代的意义。主持会议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洪斌,在各方人物发言时,不时画龙点睛,把会议的气氛调节的轻松而又庄重。

“作为文化名人,他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远比其他人物要大得多。”省文联主席冯思德在发言中,肯定了市委、市政府的如此举动“的确非同寻常”,建设文化大市的做法“技高一筹”;高在什么地方?“高就高在他们选择了《高山景行播春风》出版的机会,在全市树立了一面旗帜,肯定了一个地域文化理论概念,重组了一支精英队伍,营造了一个浓郁的文化氛围和良好的文化环境。这面旗帜,就是郭秋良先生:这个理论概念,就是‘大避暑山庄文化雏说;这支精英队伍,就是以郭秋何申、刘俭、肖玉田、孙青铸、、姚素秋、周舟为代表的文人集团;这个氛围和环境,就是崇文重贤、文人相敬,文人相亲”。

著名画家、市政协副主席肖玉田,称赞此举是将“建设大避暑山庄文化”的战略构想提上日程的一个具体步骤。

穆涛是郭先生培养出的来大批弟子之一,一个出类拔萃者。他满怀激情地回顾了郭老师拉扯他成长的情景,在座者无不动容。他认为“把文化产业化是一条危险的道路”,承德的举措,不失“为一个地方的文化发展,提供了可资参考的模式。”

郭先生是一位承德文化资源孜孜不倦的挖掘者和诠释者。他不“为稻梁为普宁,”“目空塞北”,以各种文学样式挖掘和表现大避暑山庄文化,提升了承德文化的海拔高度。

“任何地域与城市固然有它本来的素质和资源,但使其得以显扬并成为地域的品牌与符号,,必得有他的代表人物。这些代表人物,以其不俗的成果和性格魅力,使该地区的独具资质得到有力的阐述,成为有声有色的文化海拔高度。”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著名散文作家石英先生的论述,很见眼力。“这对于该地区在更大的范围扩展其影响力是白言而喻的。不经有效开掘的土地是沉睡的土地,没有出色树木的超拔,与蓝天白云永远是遥不可及!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承德人在私下评价自己的面貌时,曾经使用过这样的语言:“该硬的不硬{泛指经济建设},该软的不软{泛指文化发展}1985年,承德避暑山庄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后,它的确成为承德人的惟一骄傲,次之的是驰名省内外的“山庄文学”;然而,人们说,文化能当饭吃,能当钱花吗?

170597日,已经完成了统一中国大业的康熙大帝,在承德肇建避暑山庄,这里成了大清帝国的第二个政治、文化中心。有趣的事情是,已经完成了初期工业化的英国,在同年的五月开始肇建白金汉宫,它成了英国政治、文化的标志性建筑。女皇在多年以后派出了特使马戈尔尼,寻求在中国这个海外大市场进行资本扩张的可能性。统领泱泱大中国的康熙,在楠木殿召见了他,拒绝了大英帝国的合作意向。这在女王和资产阶级的心里,埋下了不快的种子。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沙皇彼得大帝,亦在同年的八月肇建圣。彼得堡,它成为俄国面向西殴开放的窗口。继之,他他在远东地区寻找出海口,爆发了中俄哦之战,咸丰帝在山庄批准了《中俄爱辉条约》。继之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大清帝国已开始江河日下。

曾经有过百年辉煌的承德,承德的避暑山庄,淹没在历史烟云和凄凄荒草之中。

1961年,郭秋良从京城来到了当时的《承德群众报》任记者。1964年的530日,他在《天津晚报》发表了散文〈避暑山庄〉,从此,在青年郭秋良的心里,系上了“避暑山庄情结”。燕山深处发生的新人新事新面貌,都在他的描绘之中。当时,我就在千里之外的老家读过郭老的一篇散文,就是他以笔名“燕迅”发表在1965616日的人民日报副刊

上的〈燕儿峪的新鲜事〉。那是一篇清新、优美的文章;没想到,两年以后,我就见到了这位前辈并成为他的一个不争气的学生。在这个我初为“承德人”眼里,是“一条马路一座楼,一个警察一个猴”的城市面貌,避暑山庄里杂乱无章。

在文革中辍笔7年的郭先生,终于迎来了文艺的春天。他文思泉涌,才情勃发。19794月,他在《长城》和《光明日报》发表散文代表作《热河冷艳》。这篇佳作后被收入《中国当代散文精选》一书,使其跻身于散文国手之列。198510月,既在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康熙皇帝》,这是文化大革命后的首部历史小说,他在政治上承担了很大的风险。199531日,《文论报》首发《大避避暑山庄雏说》,先后有人民日报等六家报刊发表,先后被收入《新时期发展战略理论与实践》等十部文集。这篇文论挥洒出了他的思想家的光芒。他以避暑山庄文化为历史样本,以现代的人文理念为纲,从康乾盛世中提炼出了一个独到的思想精义:开拓、进取和吸纳、开放精神。这就是郭先生为大避暑山庄文化给出的一个文化理论的一个定位。十年后,已经退休的郭先生,又创作了三十集的电视连续剧《避暑山庄大传奇》。他以戏剧的形式,还原了肇建避暑山庄肇建的故事,这为进一步提升承德的知名度,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国际知名学者、台湾著名作家墨人如此评价郭秋良的创作实践:第一个用长篇小说的样式写《康熙皇帝》,第一个用散文样式表现避暑山庄,第一个提出“大避暑山庄文化”科学论说。那么,我们还可以再加上一个第一:第一个正面用电视剧的样式表现避暑山庄。

贺敬之、范敬宜、李文珊、翟向东、蒋子龙等,对郭先生的作品和思想都表示了赞赏。

如果一个作家的创作实践获得了文学圈和读者的承认,他可以称为一个作家;如果一个作家的思想和作品的内涵“好的出了圈儿”,得到社会的广泛的认同,他为同时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力,那么他就是一个学者、思想家、作家集于一身的“人物”。郭先生的践行,为承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了文化力量的精神支撑。

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大承德的繁荣景象。一个今非昔比的大避暑山庄。

特别是赵文鹤书记主政承德以来,我们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有了有目共睹的巨大变化。从1999年至今,承德的经济实现了跨跃式发展,财政收入从9亿元,突飞猛进至45亿元,同比增长了300倍,jtp130亿元,增长到了1500亿元,同比增长了10倍。插上大避暑山庄文化翅膀的承德,承德的走向世界的大避暑山庄,真正迎接来了开拓、进取和吸纳、开放的新纪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