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红河谷

2002611日,沈阳下着毛毛“喜”雨。1848分,K666长沈快车徐徐驶进沈阳南站,我走出站口,没有见到红嫂,立即用电话联系,原来红嫂在沈阳北站等候呢,红嫂又打车到沈阳南站去找到了我。红哥的家离沈阳北站最近。红嫂请我在车站附近饭店吃口便饭,就乘车回到了红河谷家。我气喘吁吁地爬上了5楼,红嫂开门之后,我立即进屋,和红哥就拥抱在一起,接着我和清平姐握了握了手,我发现此时的清平姐漂亮极了,颇有学者风度,爽朗的笑声声声悦耳。我说清平姐,怎么照相把您给照走样了呢?清平姐说,我原来以为金刚是20多岁的小孩呢?原来也是个老头了。您属什么的?我说是属兔的,715日生日。清平姐哎呀一声真的假的?我立即拿出身份证给清平看,清平看后说,巧啦!天下竟有如此的巧事,我爱人和柳絮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我比金刚只小一天,是716日生日。清平立即站起来,向我行了一个礼,从今后,您是大哥,我是小妹。我立即回礼道,再小的妹妹也是姐姐,清平姐是叫定了。我接着说,我代表承德知青和承德知青网上的所有兔子向红河谷大哥问好,祝红河谷大哥早日恢复健康!向红嫂问好!祝红嫂生活幸福!向清平姐问好!祝清平姐永远年轻!我们接着聊上了承德知青网上的兔子们,打听了每个兔子的近况!我将我所知道的情况向红河谷、清平、红嫂一一做了介绍。清平特别提到了八大金刚,我说我是酒缸,八缸里还没我。清平说夏雨可能工作太忙,最近网上很少见到她。她来沈阳,给我们几位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让我们都非常想念她!清平说柳絮的诗写得非常好,黄军装、方璐、凡等跟得也非常妙,真是珠联璧合呀!明熔居士网事繁忙,像个游侠,对承德知青网特别关照,还当了一个月的班主,现在还是名誉主任。对冬雪、蜗牛等几位上网较少的兔子和网上新出现的朋友又问了问,如果园是谁,我都一一做了回答。清平说,我原打算今晚去承德,结果女儿从新加坡回来,改变了我的行动计划。待红哥能到承德去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到时把明熔居士、黄军装、方璐、凡、宇鹏、banjin等各位都约上一起去。我说,欢迎各位!到那时,具体事我来办。承德知青兔子等候各位光临!我对红哥、红嫂、清平说,我们这一代人和年轻的网友不一样,由于有共同的生活体会、共同的道路、共同的趣向通过网络把我们紧紧地连在一起。红河谷提到特别是前几天,广东的老知青大石头到长春出差办事,下午3点到沈阳站了一下,也要见见红河谷,清平去车站给接了回来,并帮助背了两捆电缆线。大石头带着数字相机,给大家和小狗照了几张相,并在承德知青网上发表,就是大家看到的那个。晚上8点,大石头又登上南去的列车匆匆离开。真是让人感到我们这一代人的心是真诚的!

接着我们聊到了红河谷的病。红河谷对承德知青以及承知网上的兔子们的关心帮助表示感谢!特别对夏雨、秋风、春雷、风云、柳絮、冬雪、蜗牛、金鱼、阎局、果园、金刚等人的资助再次表示感谢!红河谷的病是从1997年开始发现的,原发病是鼻咽癌,后来转移到淋巴结,2001年开始转移到腿骨上。老知青倪大姐是个医生,对红河谷的病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全面检查,并提出了一套治疗方案。经过倪大姐的精心治疗和大家的帮助,红河谷的病有了很大的转机。但出院回到家后,由于资金上的困难,加上治疗方案用药治疗不是完全由倪大姐把关治疗的,因此出现了反复,现在穿着棉裤,棉裤里还绷着羊皮,不敢露出皮肤,否则腿骨疼痛难忍。最舒服的是到澡池里去泡澡,这样腿骨的疼痛才能解除。有一天到澡池里洗澡,有个澡客晕倒在澡池里,被红大哥救了出来,红大哥的澡也没洗成,传为救人一命的佳话。现在不能下楼,即使下楼去医院,也是由比较瘦弱的红嫂搀扶着连滚带爬,上楼时更为费劲。每半个月注射一次“博宁”,每次4支,每支300元,注射一次就1200元。现在红河谷病退在家,月收入200多元,红嫂下岗回家,照顾爱人,月工资150元,还不能全额按时拿到。红河谷治病期间,将所有的积蓄都已花光,现在已欠下外债1万多元。现在全靠老知青们帮助维持到现在。不过,尽管这样红哥红嫂的精神还是非常乐观的。

红哥提议合个影,我和红哥、清平姐合了一个,和红哥夫妻又合了一个。清平说,不愧是个金刚,照相时,真有金刚的坐像。接着红哥提议,打开电脑,告诉承德知青,告诉承德知青网站上的兔子们。红嫂打开了电脑。红哥的电脑是赛扬433的,内存128M,硬盘10G,显示器是17SONY特丽珑。红哥让清平代替说几句,结果红哥的电脑上没有五笔输入法,我说添加个试试,这个WINDOWS 98版本较老,添加不上,清平姐独钟于五笔输入法,对别的输入法不感兴趣,她用五笔输入法每天能完成1万多字以上的文稿。红哥说那让金刚替我说几句吧(柳絮在帖子上还真是蒙对了,金刚说多了,清平说那不是红河谷的风格,出假了),红哥说话简洁明了,很简单,这些话是清平我们两位商量着说的,接着清平跟帖,是清平说的,也是我输入的。

夜深了,外边下着毛毛“喜”雨(这是借柳絮的词,哈哈),有车来接清平,清平家住在郊区,我和红嫂把清平送到马路上,清平说我很喜欢顶着毛毛雨遛马路。我和清平握手再见,欢迎清平到承德去。清平让我向承德知青网上的朋友们和承德知青问好,并欢迎大家到沈阳来。望着远去的汽车,清平姐潇洒靓丽的身影、豪爽直率的性格在我的眼前和心里晃来晃去,清平姐爽朗、舒心的笑声一直响在我的耳边,我的泪水不知不觉的和雨水交合在一起。

回到红河谷的屋里,红哥和我交谈了起来,我们谈了文革中的红卫兵经历,红哥拿出精心保存的文革期间的一些文物,如红卫兵办的报纸、杂志(当然都是油印的)、主席像章、照片等给我看。我惊讶极了,时隔30多年,历经多次变迁,红哥将这些文物保存的和新的一样,我真佩服红哥的细心、耐力和无尽的魅力。我想,假如红哥没有疾病的折磨,那么他一定会有更加惊人的业绩。我们谈了在各自工作岗位上的辛酸苦辣,在各自日常生活中的蹉跎岁月,在改革风浪中各自遇到的坎坷,谈到我们这一代人的道路和前途。我们谈了许多许多。突然,红哥说我这有一部反映知青生活的纪录片,是老三届的姊妹作,同时委托别人弄来一套《老三届与共和国通行》。在用电脑播放的时候,电脑出了故障,原来是电子邮件程序和从来没有删除过的电脑中产生的垃圾文件在内存中捣乱,我将这些都清除掉了。红哥上网的一些配置有点问题,我都一一解决了。因为时间太晚了,就没有再继续播放那部《中国知青》。我和红哥又上承德知青网看看,结果发现zhiq跟帖后,屏幕上的论坛快车道出现了混乱,我们又重新启动了几次,还是那样。我们只好关机休息了。

红河谷的家住在5楼,一室一厅的住房,36平方米,室内的家具还是20多年前的摆设,老型号的法国沙巴彩色电视,红哥说那还是托人抢购来的,同时配有录放机、VCD,最豪华的东西也就是电脑、照相机和一个跑步机。不大的小厅只能放一张单人床,红嫂给我铺好了床,我就上床休息了,那条大家在网上看到的小京巴(名字叫迪帝,纯白可爱,因为它不叫唤,不讨人嫌,很讨人喜欢;因为它听人的话,一叫就来,不上地毯上去祸害,不在屋里拉尿),也在厅里和我做伴。关灯后,我真为红大哥的毅力和志气感到佩服和敬仰,为红大哥的疾病和经济状况感到担心,为自己来到红大哥的家没带来礼物感到遗憾,我拿出100元钱作为一点心意悄悄地压在台灯底下。

朦胧中,我听到了动静,发现红嫂已经起床,此时已是清晨600,我也跟着起床,简单地洗了一把脸。红嫂下楼去买饭,我在屋里又和红哥把电脑打开看看承德知青网,论坛快车道还是有些混乱。我想把红哥的硬盘碎片整理一下,但是一整理就死机,我向红哥建议,哪个懂行的朋友来后,让他帮助重新安装一下WINDOWS,要安装WINDOWS ME,这个比WIN98好使,我是没有时间了。红嫂买回来饭后,我和红哥、红嫂共进早餐。630,红嫂送我走,红大哥告诉红嫂把相机拿上,在车站再照几张沈阳北站的照片,留作纪念。下楼后,红大哥站在阳台上喊:金刚,一定要代我向大家问好!我眼里含满了激动的泪水,挥着右手,向红大哥表示再见!我一定再来!你的话我一定捎到!到了沈阳北站,红嫂选好几个位置,给我照了几张相,并把我送到候车室。我劝红嫂回去吧,红嫂请我代她与红河谷向承德所有的朋友问好!向网上所有的朋友问好!向关心和帮助红河谷的朋友们问好!我说,请红嫂放心,这个好我一定带到!730,列车驶出了沈阳北站,我拿起电话向红大哥表示再见!

再见吧,红大哥!

再见吧,清平姐!

再见吧,红嫂!

再见吧,沈阳!

我一定会再来看望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