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老师的恩恩怨怨

 

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很喜欢读课外书,一本长篇小说一宿看完那是常事!新课本到手里几天就看得滚瓜烂熟。我还非常喜欢查字典,读书的时候不认识的字就字典上解决,曾经参加过年级的查字典比赛,获得过第一名。

李老师的爱人丁老师从二年级教我们到三年级,从四年级开始李老师既是我们的班主任又是语文老师,丁老师是数学老师。

有一次李老师教大家一篇课文,这篇课文的后面,明明标着生字剖(pou,可李老师给大家念课文时却念为pao音,等李老师又领着大家念几遍课文,并把剖字及读音写在了黑板上,我实在忍不住了,报告!李老师!那个字应读为pou,而不是pao!李老师说,你的根据呢?我说,课文后面标着呢?李老师说,那是课本印错了。我说那字典也印错了吗?我把字典打开让李老师看,李老师拿着字典回到教师办公室请教别的老师去了,回来时,向同学们宣布,李秉信同学这种学习精神非常好,大家应该向他学习。刚才我又查了几种词典,又请教了别的老师,确实是念POU,不念pao,但是大家都念pao,没有人念pou,因此约定俗成的事,还是以习惯为主吧。喔!这就是语文老师的逻辑!

类似这样纠正老师读音的事很多,老师当面夸奖我,实际上却恨上了我。

有一次,老师给大家讲课,说到截止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境解放,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我起来报告:李老师!您说错了!到1949101日台湾、香港、西藏、澳门、重庆等地都没有解放,您怎么就说全都解放了呢?老师说,如果没解放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吗?你说这没解放那没解放你的根据呢?我说课本上江姐在狱中绣五星红旗,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是假的吗?老师说,那是文学创作,可以虚构!我说文学创作可以虚构,有拿历史开玩笑的吗?老师说,你还有别的根据吗?我说,有啊!我回家给你拿去。我立即离开课堂,跑回家里,拿来了《红旗飘飘》一书,书里都是回忆录,其中包括重庆渣滓洞江姐等人的故事。李老师拿过来,回到办公室和其他老师探讨去了。回到教室后,李老师向大家宣布,我刚才讲错了,李秉信同学说的对,大家应该向他学习。

下课后,李老师让我到外面去一趟,李老师把我叫到一个旮旯,说,今后你不要在课堂上说我的不对了,你这样是不尊敬老师。即使我有哪些不对,你背后和我说,好吗!我说好的!下午放学后,老师不让我走,背课文,背会了一篇课文再回家,和我陪绑的还有几个同学,我那时记性好,一篇课文看过两三遍,就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实际上越背课文越好背,锻炼人的大脑,锻炼记忆力,我参加工作后做了几十年的文秘工作,无论开会或领导布置工作,从来不做记录,全凭记忆力为领导服务,这多亏李老师的教育帮助啊!

李老师在教作文上很拿手的,文章如何开头,如何结尾,中心意思要表达什么,都讲得非常清楚非常好懂,我初一毕业下乡参加工作后会写文章,给领导作了几十年的文秘工作,搞通讯报道、撰写商业志等等,与李老师的敲门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我们之间为了作文又发生了一次不愉快的事情,令我终身难忘。

记得有一次写作文,我写的作文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人不学毛**东思想不行”。李老师在判作文的时候,把第一个不字划掉了,变成“人学毛**东思想不行”,并批上,此话不通,减20分。我拿回来作业本的时候,已是放学时,我拿回家去,一边爬在炕上吃饭,一边看作文,整篇作文没有一个错字,就唯独这块来了个此话不通。细一琢磨,老师批的怎么想也不对,还给我刨了20分,不服气。我放下饭碗,拿起作业本,就往门外跑,要到学校找老师理论去,估计李老师这会儿也没回家。刚跑到家门口大门外,忽听见一声喊,不老实在家又跑什么呢?一看原来是龙校长。我赶紧把作文本给龙校长看了,龙校长看了一眼说你别去了,给我就可以了。我那时想不到这是天大的政治事故,也想不到这是向校长告老师的状。后来我才知道,当天晚上龙校长就找李老师谈话了,第二天早上又在教师会上把这事通报了一下,李老师就挂不住了。第二天上课时,李老师气匆匆的到教室,站在讲台上,喊:李秉信,你给我站起来!我站了起来,李老师又喊了一句,你给我站到前面来。我又站到了前面。李老师薅住我的头发就往黑板上撞,一边撞一边喊,我让你再告状?!我让你再告状!?我就哇哇大哭,同学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恰巧,张校长从窗外路过,就推门进屋,让我跟他走。我就跟他到了校长办公室,张校长说,你的水平比老师高,李老师教不了你了,你上别的班去吧!我说我不去,我没错!那你先在这呆会吧!张校长又出去一趟,把李老师从教室叫出来,站到外面不知说些什么!张校长回来后告诉我回班里去吧,没事了!又过了几天,李老师在课堂上宣布:鉴于李秉信最近的表现,免去李秉信的班级墙报(宣传)委员职务!就这样我的两道杠也没了!

文革期间我已经上了中学,李老师由于判错作文这件事在小学里受到了大字报的围攻和师生的批判,说老实话,我可没给李老师贴过一张大字报,没给李老师写过一次批判稿,没参加过李老师一次批判会。

我参加工作后回老家时在街上偶然遇到过李老师,李老师对我说,我那时一是年轻二是为你们好啊!

是的!李老师教会了我写作文,使我终生受益,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如今李老师已离世作古,但他的音容笑貌会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间。

 

                         2009年3月25日上午于石家庄


清风跟帖:小时候,听哥哥讲起过这个事,当时心里为哥哥鸣不平,也怨恨过这个老师。直到长大后我当了承德地区小学教研员的时候,李老师的爱人丁老师是承德很棒的数学老师,我们一起研究小学数学课堂教学时,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他的儿子和我是儿童时代的玩伴,在承德一个工厂当厂长,又是我爱人的领导,找到我办个人的事情时,我都不十分情愿地办理,其实根子就在恨乌及乌这里。学生时代我们总把老师奉为神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表扬一个挖苦对我们都很重要,一旦这个神圣的地位被打破,对一个人产生的负面影响将是一生的。因此,对于教师的个人人格素质和知识素质要求太重要了,每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老师来教,但是一旦自己的孩子成为了最优秀的人才时,第一选择决不是教师行业!我们总把教师苛刻地要求要达到圣人的标准,但是教师社会行业的地位不光我国不会超过公务员,就是美国也不能超过牙医和律师,教师也是普通人啊!


标签

上一篇:遭遇欺骗
下一篇:电脑快速关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