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祖国的西陲,有过“丝绸之路”。在祖国的南疆,有过“茶马古道”。         每每翻阅辽代史料,经常觉得在北方有过一条“茶酒古道”。而这条“茶酒古道”,有一大段是从今承德境域的崇山峻岭之间穿过。         我说的这条“茶酒古道”,就是辽代的驿道。        “茶酒古道”是不是生拉硬扯?且听我讲讲它的来龙去脉和底细缘由。限于篇幅,少说茶多讲酒。
                                                                  承德境内的辽代驿道  
        在辽代,今承德境域有专门供宋朝使者使用的驿道,长约470里(辽代的里与现在的华里大致相同),沿途有供住宿用的驿馆8座,中途休息用的顿馆2处。        辽国为什么要修驿道驿馆呢?千年前,我们的祖国分为南北宋辽两朝。公元1004年,宋辽订立“澶渊之盟”,两朝罢兵,从此友好相处。1005年,宋辽开始建立互派使者的制度。为了方便双方使者往来,辽国从辽宋边界的白沟向北,经辽南京(今北京)、辽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县大明镇),到辽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共修了1800多里驿道,沿途建32座驿馆,另外还设有一些支线驿道。       那时辽帝一年四季出巡打猎,称“四时捺钵”,接见宋使的地点经常在“捺钵”之处,因此宋使并不一定必到辽上京。但是辽中京以南这段驿道,却是绝大多数宋使的必经之路。而这段驿道中有470里,就处于今天的承德境内。在这段驿道上,共建有八座驿馆,其中有两座十分有名的驿馆就在今平泉区域内。       当年宋朝使者过白沟进入辽国,过了古北口,进入北安州地界。北行80里,到达塞外第一座驿馆——新馆,遗址在今滦平县平坊乡硷场沟门。       从新馆前行40里,到第二座驿馆——卧如来馆,遗址在今滦平县大屯乡南沟门村。       从卧如来馆前行70里,到第三座驿馆——柳河馆,遗址在今滦平县红旗镇房山沟门。       从柳河馆前行70里,到第四座驿馆——打造部落馆,打造部落即今隆化韩麻营。       从打造部落馆前行50里,到第五座驿馆——牛山馆,牛山即今承德县头沟老牛山。       从牛山馆前行80里,到第六座驿馆——鹿儿峡馆,遗址在今承德县东山嘴。       从鹿儿峡馆东行,进入泽州地界。距鹿儿峡馆90里有第七座驿馆——铁浆馆,遗址在今平泉县平泉镇罗杖子。        从铁浆馆前行70里,到第八座驿馆——富谷馆,遗址在今平泉蒙和乌苏乡高家沟门。        以上这约470里驿道,蜿蜒于燕山北麓的群山之中,路途艰险,风光无限,堪称辽国千里驿道的精华地段,在历史上很有名,经常见于宋朝使者的诗文。
                                                                 络绎不绝的使者团队
        当年的这段驿道上,双方的使者接踵而行,络绎不绝。       宋朝皇帝每年多次派出使者出使辽国,辽国皇帝同样多次派出使者出使宋朝。每年双方都要互相派出拜年的使者,叫“贺正旦使”。互相派出祝贺寿辰的使者,叫“贺生辰使”。一方有大事,如皇帝驾崩、新君登位,要遣使报信,对方则回派使者,这些使者叫“告哀使”、“祭奠使”、“吊慰使”、“贺册礼使”、“贺登宝位使”、“回谢使”等等。如遇双方发生争端,或有事商议,则随时派出使者谈判解决。无论是“贺正旦”,还是“贺生辰”,并不是只一位使者,而分别有向对方皇帝、太后、皇后“贺正旦”、“贺生辰”的几位使者,各办各的事儿。       宋辽皇帝任命使者的同时,还分别命人“副之”,即任命副使。这些使者并非形单影只地踏上驿道,而是带领着一个团队,有官员、随从和下人,携带着车马,驮载着大量物品。如此这般,可以说是浩浩荡荡。宋朝使者进入辽国境内以后,又有辽国皇帝委派的官员,带着人马一路上接待和陪伴。接应的叫“接伴使”,返回时叫“送伴使”,还有“馆伴使”,也都有人“副之”。当时的文字记载,把两国的正使和副使合称“使副”。      两朝使者均由高官担任。宋朝不少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曾经是这条驿道上的过客。      1040年,宋仁宗派太常丞、史馆修撰富弼赴辽贺正旦。1042年,富弼连续两次马不停蹄出使辽国解决纠纷。富弼后来官至宰相。      1045年,时任监察御使的“包青天”包拯,受宋仁宗的派遣赴辽贺正旦。      1055年,大文学家欧阳修被宋仁宗任命为贺登宝位使,前往辽国祝贺辽道宗登位。      1068年和1077年,著名科学家和诗人苏颂两次作为生辰使赴辽。      1075年,著名科学家沈括使辽,与辽谈判解决领土争端。      1089年,担任吏部尚书的著名文学家苏辙使辽。       1083年、1105年、1111年,有名的权臣蔡京、高俅、童贯,分别被宋帝任命为使者出使辽国。       据辽史专家傅乐焕先生统计,在“澶渊之盟”之后的120年间,宋朝皇帝和辽国皇帝一共任命了1600多名正式使者出使对方。如此算来,驿路上走过的出使团队的人数,当数以万计。当时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都曾踏上过承德和平泉这块大地上。
                                                               宋辽皇帝互赠御酒
         无论宋朝使者,还是辽国使者,出使时都用车马载着丰厚的礼品,替本国皇帝送给对方的皇帝,而茶和酒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礼品。         最早记述辽国历史的志书、南宋叶隆礼撰的《契丹国志》,记载着宋朝皇帝赠给辽国皇帝“生日礼物”的清单——《宋朝贺契丹生辰礼物》,在诸多礼品中有:        法酒三十壶。的乳茶十斤。岳麓茶五斤。         金酒食茶器三十七件。        其国母生日,约此数焉。        何谓“法酒”?就是宫廷宴饮时所用的酒,也就是我们说的“御酒”。         翻阅古书,是常见到“法酒”这个词的。比如司马迁在《史记》里就写着“至礼毕,复置法酒”;唐代诗人刘禹锡有“法酒调神气,清琴入性灵”的诗句;清代文人钱谦益,曾用“上尊法酒赐逡巡”之语写皇帝赐酒。而“的乳茶”,是福建的一种特产茶饼。至于“岳麓茶”、“金酒食茶器”,就无须解释了。        宋朝皇帝通过千里驿道,把自己享用的御酒,以及南方的名茶,随着大批礼品赠送给北方的辽国皇帝。在辽帝的母亲过生日时,也是千里迢迢送来茶酒。        来而不往非礼也。叶隆礼的《契丹国志》,同样记载着辽国皇帝赠给宋朝皇帝“生日礼物”的清单——《契丹贺宋朝生辰礼物》,在诸多礼品中有:        法渍法麯麪麹酒二十壶。        新罗酒。        “法渍法麯麪麹酒”,是辽国的宫廷用酒。查《辽史》可知,辽国宫廷设立“麹院”,负责管理酿造御酒;据《全辽文》载,辽国设置“茶酒使”的官职,为皇帝安排饮酒筵宴事务;《辽史》还记载有“酒人”,是伺候皇帝喝酒的人。       “新罗酒”又是怎么回事呢?新罗是当时朝鲜半岛上的一个国家,向辽国进贡。叶隆礼的《契丹国志》,记载着《新罗国贡进物件》,其中有:       法清酒醋共一百瓶。       “新罗酒”是新罗国王室用酒,向辽国进贡。辽国皇帝把其中一部分,转赠给了宋朝皇帝。       辽国皇帝不仅为宋朝皇帝送去御酒和“外国酒”做生日礼物,还让自己的厨师随使者一起去宋朝首都开封,为宋朝皇帝做“下酒菜”。《契丹国志》记载着:       承天节,又遣庖人持本国异味,前一日就禁中造食以进御云。      “澶渊之盟”之后的120年间,在今承德境域470里的驿道上,使者南来北往,车马颠簸奔波,南北两朝的御酒藉此互相交流。
                                                             驿道驿馆“互置酒”
         如果“茶酒古道”仅仅交流一些南北御酒,那未免太简单了。翻阅史料,在今承德境域470里的驿道上,彼时酒风颇盛。         让我们追寻千年之前今承德境域470里驿道上的一处处酒场。        沿途的8座驿馆、2处顿馆,当然就是宋朝来使和辽国伴使觥筹交错之处。驿馆和顿馆里的接待条件不错,1008年出使辽国的宋朝使者路振,在《乘轺录》中这样记载:“供帐鲜洁,器用完备,烛台、炭炉悉铸以铜铁。”他还写道:“国信所至,蕃官则具刍秣,汉官排顿置,舍利劝酒食。”这就是说,宋使(“国信”)到了驿馆,契丹官员(“蕃官”)安置车马,汉官安排食宿,贵族(“舍利”)陪着饮酒。        1055年出使辽国的宋朝大文豪欧阳修,曾在诗中描绘他在这里的驿馆喝得迷迷糊糊的情景:“酒醒起坐空咨嗟”,“醉中上马不知夜”。        1067年出使辽国的宋朝使者陈襄,在《使辽语录》中记载在今滦平和平泉境内的驿馆里喝酒的情景:        六月二十二日,宿新馆,臣襄、臣坦等依例排备,请送伴使副过位及犒三节人,酒七盏。        六月二十八日,至富谷馆,中京留守相公韩迥遣人送臣等酒果,接伴使副送臣等麝脐各一及松花等。        七月九日,至卧如馆,接伴使副送臣等麂一支、酒四瓶。        当时在今承德境域有个规矩:宋朝使者骑马沿着驿道攀上大山,辽国接待官员要在山顶上设酒迎接。宋朝使者有许多诗文,记载着在山巅饮酒之事。        出古北口的第一座大山,是今滦平县境内的大十八盘梁,此山在辽代一山多名,有望云岭、摘星岭、思乡岭等几个名称。宋朝使者有关在此山之巅饮酒的诗文比比皆是:
        自古北口五十里至岭上,南北使者各置酒三盏乃行。——彭汝砺
        过望云岭,接伴使副与臣等互置酒三盏。——陈襄
        明朝对饮思乡岭。——苏辙
        虏酒相邀绝峰顶。——王硅
        在今承德境域470里的驿道上,这样的山顶上喝酒之地还有好几处,比如摸斗岭(今滦平县伊逊梁),偏厢岭(今滦平县偏岭),松子岭(今承德县水泉沟梁)。当宋使沿驿道骑马攀上这些山,辽国人照例在山顶上设酒迎接,宋朝使者的记载同样比比皆是:
        过偏厢岭,送伴使副与臣等互致酒,各三盏。——陈襄
        登摸斗岭,接伴使副与臣等互置酒如前。——陈襄
        登松子岭,接伴使副与臣等互置汤茶。——陈襄
        余奉史北辽,至松子岭,旧例互置酒三行。——庞元善
        在今承德境域驿道的中部,有一座供使者中途休息的顿馆——会仙馆,在今隆化境内。这里风光旖旎,最隆重的酒场设置于此:            顿之西南有大山,上有建石,望之如人,曰会仙石。山下大川流水,川间有石,屹然对山,乃筑馆其上。傍有茂木,下湍水,对峙大山。使人过此,必置酒其上,遂以为常。——沈括
       六月二十五日,过会仙石,接伴使副请会食,酒七盏。七月七日,过聚仙石,接伴使副请会食,酒七盏。——陈襄
         雪后会仙洞虏人置酒。天寒宜饮酒,衰疾每相容。——彭汝砺
         说塞外的驿道是“茶酒古道”,此言不虚吧?         辽国的使者奉辽帝之命从上京或者中京动身去宋朝,大多也要从这条驿道上经过,在各个驿馆也必然喝个不亦乐乎,只不过没有像宋朝使者一样留下记载罢了。         而辽国的使者进入宋朝境内,宋朝同样设宴置酒,对等接待,那是题外话了。
                                                             “茶酒古道”有遗篇
          有诗云“东临碣石有遗篇”。而在今承德境域470里的辽代“茶酒古道”上,更有许多宋朝使者的遗篇。          1051年,宋仁宗派太常博士、直集贤院同修起居注王硅出使辽国拜年,王硅后来官至宰相。他在这里写了好多诗,其中有一首《会仙石》:
          奉使群材笑拍肩,玉浆春酒已酡然。          当时曾舔淮南鼎,以恐兹山自有仙。
          ——奉命出使的官员们笑着相互拍肩,玉浆春酒使一个个人酡然欲醉。当时曾想起“舔淮南鼎”的典故,因为恐怕这座山真的就有神仙。         1063年,宋英宗派王安石出使辽国。王安石这个人由知县累官至宰相,是北宋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他的文集里收录着十几首使辽诗,下面这首《北客置酒》,专门记下了山区一座驿馆里一场酒宴的盛况:
         紫衣操鼎置客前,巾韝稻饭随粱饘。         引刀取肉割啖客,银盘臂臑薧与鲜。         殷勤劝侑邀一饱,卷牲归舍觞更传。         山蔬野果杂饴蜜,獾脯豚骨加炰煎。         酒酣众吏稍欲起,小胡捽耳争流连。        为胡止饮且少安,一杯相属非偶然。
         ——紫衣高官亲自将盛满肉的鼎放到客人面前,裹巾的贵族给盛上热腾腾的粥饭。用刀子割下肉请客人品尝,银盘里的腿骨肘子有干有鲜。殷勤劝酒劝饭让我们一定吃饱,管理人员牧归,酒喝得更欢。山地蔬菜野果还有蜜制果脯,獾肉干猪骨头有烧烤有烹煎。酒酣之时宋朝使者刚要起身,年轻的胡人施脁耳礼(胡人的一种重礼)争相挽留。为了使主人停止饮酒且稍安勿躁,再喝上一杯也没什么不可以。       诗中“殷勤劝侑邀一饱”,说的是辽国的高官贵族亲自待客。“卷牲归舍觞更传”,说的是管理驿馆的“普通员工”牧归,掀起了酒宴的一个高潮。“小胡捽耳争流连”,说的是宋使酒酣要下桌了,而对方非要再喝。这样的情景在今日承德仍可见到,莫非古之遗风耶?      1089年,宋哲宗派吏部尚书苏辙使辽。苏辙与父亲苏洵、兄苏轼文名相齐,合称“三苏”。他写的诗中有《会仙馆二绝句》,其一曰:
       北障南屏恰四周,西山微缺放溪流。       胡人置酒留连客,颇识峰峦是胜游。
         ——层峦叠嶂分列南北布满四周,只有西山小空缺处放进溪流。辽人设置酒宴让客人流连忘返,多么美妙的峰岚多么美妙的远游。        1091年,宋哲宗派集贤殿修撰、刑部侍郎彭汝砺使辽。彭汝砺写了60首诗,其中有一首《望云岭饮酒》:
         班荆解马面遥岑,北劝南酬喜倍寻。        天色与人相似好,人情似酒一般深。        豚鱼尚可及人信,胡越何难推以心。         立望尧云搔短发,不堪霜雪苦相侵。
         ——铺开荆草解下马鞍面对山岭而坐,你劝酒我回敬非常高兴和亲近。今天的天色和人情一样好,人情又像美酒一样醇深。豚鱼一类微贱之物尚可代表信义,辽宋两国何难做到推心置腹。站立遥望高天之云手挠短发,不堪忍受沿途霜雪苦苦相侵。        诗中“北劝”,指辽人殷勤劝酒;“南酬”,说宋人热情回敬。辽国负责接待的官员说了一句感人肺腑的话:“人情似酒一般深”。九百多年后的今天,在承德的酒桌上还能听到类似的话。彭汝砺几乎未加修饰,就把这句话写进诗里。他很为这句话感动,感到辽宋两国可以推心置腹,“胡越何难推以心”。但就在几十年后,辽国被灭亡了,是金国与北宋联手干的。        以上仅仅是从数以百计的“茶酒古道”遗篇中随意挑选出来的几首,从中仍能感受到一些当年的酒意浓浓。        有史在,有事在,有诗在。今承德境域470里辽驿道,的确曾是一条“茶酒古道”,史迹斑斑,史话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