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点

         律新民


   

     文章有亮点,大家才爱看。

     作家们凭功底、积累和灵感信手拈来,就能创作亮点。像我这种三流业余作者大多是靠碰。今天就将我生活中碰到的亮点搬入文章。

     那年去大城市出差,晚饭后溜弯儿时,进了一家射击游艺场。交了五十元,得到十张靶纸和一百发铅弹,还有靠墙边的九号靶位。

    我小时候就爱枪,男孩儿嘛。买不起玩具枪,就自已动手做。一块木板画上枪样,连锯带咔嚓,打磨光滑染上墨汁,举起枪就冲啊冲!

    这家射击游艺场用普通步汽枪,二十公分见方的小胸环靶,射击距离十五米,每靶可打十发,电动按钮推拉靶板随时勘验弹着点。

     在部队时,五十米胸环靶,我无依托手枪射击都能打优秀,眼前这有依托的汽步枪射击,岂不小莱一碟。

     标尺缺囗一一准星一一靶心,三点成一线,屏气,击发。我连打了十枪,按电钮拉回靶板一看,虽然一枪都未脱靶,弹着点却大部分都偏在了右上方,环数也大多为八环九环。我当民兵时都没有这么差的射击成绩。

    奖品是丰厚的,起奖点很低,才九十二环。如能打出九十五环,就能奖一条长剑牌香烟,那可是一条,不是一盒啊!经不住诱惑的顾客,有点儿象赌博,不断地去买靶纸和铅弹,店家赚透了。

    这里的奥妙我心知肚明,上下偏差是标尺问题,我们自已能调。左右偏差是准星问题,得有专用搬手去调。店家将枪的准星往左稍调一点点儿,靶纸上的弹着点就会落在右上方。根本不会命中你瞄准的靶心得十环。

    我调整了标尺,试着将瞄准点移向靶心左方,效果确实好一点,但十枪也仅能打出两三个十环,原因是调整后的瞄准点没有明显的标示,不象靶心有个显眼的白点。

    我对店家用“偏心法”给顾客“下套儿”很反感。店家完可以提高兑奖的成绩指标,而不该让准星不准。

    第二天去办事的路上,我见路边有卖针头线脑的杂货摊儿,花五角钱买了六个小捺扣儿。

    晚饭后我又去了那家射击游艺场,又买了十套靶纸和铅弹。还是去了昨天的九号靶位,还是用细铁链拴在那里的九号枪。

    我将捺扣儿捺在靶心左方八环和九环的分界处,太好了,小捺扣儿是金属镀铬的,借着室内灯光它也反亮,目标比靶心的白点儿还要明显。

    亮点!瞄准亮点射击。

    我已无须拉回靶板勘验弹着点。而是打满十发才拉回更换靶纸,顺带悄悄的将拆下的扣儿又捺在新靶纸上。

    我拿十张靶纸交到收银台兑奖时,经理傻眼了。

    五张一百环,两张九十九环,两张九十八环,一张九十六环。

    经理找来老板,老板上下打量着我,问我枪法咋这么好?我说自己的眼睛先天邪视,是向左斜的,今天纯属歪打正着。

    老板听我话中有刺儿,又试探地问:您当过兵?我说:是的,广州军区四一五敌后侦察大队。我抛出了友邻部队的番号。

    硬碴儿,绝对是硬碴儿。比我矮半头的老板向我请求:如实兑奖后请您离场。

    当我装满一提袋奖品离场时,几位顾客去争着用那九号枪。

    社会也是游艺场,林子一大啥鸟都有,难免有偏心儿的,有下套儿的,有做扣儿的。我这次虽然靠亮点打赢了靶,却没有感受到胜利的喜悦,那亮点在我心中并不亮,因为我是“做扣儿"的。

    回到宾馆,我从裤兜里掏出那几颗捺扣儿,顺着打开的窗户,扔了出去。

   漆黑的夜幕闪过了几个小小的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