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豆花开

                      律新民  


    我的探亲假仅剩五天的时候,母亲的朋友李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儿。照片上看着端庄漂亮,说这姑娘比我小两岁,是一名教语文的小学教师,职业和品行都好。

    李阿姨对我说,这姑娘对我的条件也满意,只是她母亲觉得女儿找个大兵有点儿亏。

      两天后是星期天,我们相约看下午场的电影,在群众电影院北墙角聚齐,不见不散。我身着便装先到,她也如约而至。正象李阿姨说的那样,她很白很漂亮,一米六八的个子,两条大辫儿又黑又粗。我将两张影票撕开,递给她一张。我们一前一后步入影院前厅。

     放映开始后,等影院的照明灯灭了,我们才进去按票找座。虽然两个座位紧挨着,但是看了一个半小时的电影,我们的臂膀都未曾触碰过。

    在电影结束亮灯之前,我们便起身离位,走出影院,生怕熟人看清我们,看场电影简直跟做贼一样,看的啥电影现在都想不起来。

   出于礼节,我坚持送她回家。她家离电影院仅隔一条街,相距二百米,没等说上几句话,到她家院门了。她说进屋坐会儿吧。我一个傻当兵的,有点儿愣头巴脑,不知她仅是客套一下(后来才知道的),直接跟她进了屋。

    她家三间平房,中间是灶屋,锅灶旁有一台和我家同样的手摇鼓风机,那是旺火用的。

    进北屋后,她给我端了一杯水。是双手递给我的。瞬间,我发现她左手食指被白色纱布包裹着。问其原由得知,她家为了补贴家用,向食品厂交了押金,每次可以领回一百斤用水浸胀的蚕豆,业余时间用刀子在每个蚕豆上割开一个小口儿,再送回食品厂,以便油炸莲花豆时,豆里的热气从开口处释放,既避免崩爆又可在开口处膨化出花儿。每斤开口蚕豆能得到一角五分钱的劳务报酬。她的手指就是割蚕豆时,不小心被足刀划破的。

     我请她抓了几粒水浸蚕豆,在旧饭桌上用足刀一颗一颗的割口给我看。真是既不安全,又费时费力效率低。

     回家后,我决定制做一套简易装置,与她家手摇鼓风机联动使用,既能保证手的操作安全,又能提高加工效率。

    我入伍前在工厂学徒汽车钣金,入伍后又自学机械制图,在部队修理所,车、钳、电、钺、焊全会,这点活儿对我来说,毛毛雨啦。

    我去了入伍前学徒的汽车修理厂,有老工友们的协助,仅用了大半天,全部搞定。

    回部队的前一天晚上,我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军容整洁地到她家。在她们全家人的目睹下,我卸下手摇鼓风机的风扇轮,安上了我制做的装置。一台伟大的手摇式半自动蚕豆开口机诞生了。

     其实原理很简单,我装上的小偏心轮转起来,能带动一头磨出扁尖的钢锯条做平行往复运动。从漏斗状的蚕豆溜子底端,锯条尖锋扎走一颗蚕豆,上面的蚕豆就靠自重滑落下来补上空缺,扎走的蚕豆被挡板卡落后,锯条又回去扎下一颗。那锯条尖就象机枪的子弹撞针,可以连续击发。我每摇鼓风机大轮一圈,小轮就转二十多圈,就有二十多颗水浸蚕豆被扎口后落入茶盘。突!突!突! 开完口的蚕豆象弹出的弹壳,立马就一大堆。巧妙的设计,极高的效率,让她们全家人惊诧不已。

    一切就绪,我以回家有事为由,扶正军帽,向她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离去……

    我归队没几天,就收到了她的来信,信中盛赞蚕豆开口机,还说她妈嘱咐她一定要和我好好相处。

    我回信只写了四个字:手好了吗?

    人家是教语文的,我不好搜肠刮肚多写什么。结果一不留神,写出了世界上最短的大兵情书。

    那次探家相亲,我虽然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但是我用行为的语言却说清楚了好多好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