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

         律新民


     我家有一黄一白两条灵缇犬,它们叫大龙和小羊,是亲兄弟。

     小羊是在我们搬住四季城新居后,从六层跳窗坠楼身亡的。它的死应该与反腐败无关。

    我们原住紫晶花园一层,小羊曾多次扒窗脱逃。有次还被防盗栅夹住脖子出不来退不进,我们接邻居电话,急忙回来施救才使其脱险。

    小羊扒窗跳楼的习惯,起源于它当爹之后。

    朋友的朋友家养有一只母灵缇,找我们请求让大龙配种,他们喜欢大龙的毛色。

    河滩上,大龙和那母灵缇柔了一个来小时也没配上,还把大龙累得张嘴伸舌喘粗气儿。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小羊三下五除二,直接“锁”住了。

    四个月后,那母狗生了六个崽儿,送我们一个黄白花小母狗,做为配种的酬谢。小羊就此当了爹。

    本来大龙应该当爹,结果却当了大爷。所以大龙见那小狗就咬,我们只得将小狗又归还回去。

    小羊好象尝到了当爹的甜头,开始扒窗跳楼去河滩,那里有流浪狗。小羊身材顺溜儿,性情温和,有“暖男"风范,在那里的母狗眼里,当然是铁定的男神。

    我们搬住新居住六楼,小羊与我们上下楼乘电梯直达,也就没有意识到楼层的变化,还以为是原住处的一层。它的死,应该属于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小羊被葬于大石庙西北沟。老伴儿每日哭天抹泪。是啊,多好的一条狗呀!十年了,它一口屎都不吃……

    老伴总是追思小羊可爱的优点,越想越悲伤。这样下去可不行,因为死条狗而疯了老伴儿,那还不上“承德新鲜事儿”。

    爱越深,痛越重。我必须要谈化老伴儿对小羊的爱。

    我说小羊跳楼坠亡和那些畏罪跳楼的贪官有可比性。老伴儿是正义感特强的人,挺憎恨贪官的。

    我接着说:小羊扒窗跳楼是去河滩找母狗,打都不回来。尤其是我们给大龙说个媳妇,结果小羊巧取豪夺当了爹。不该得的它得,不该占的它占。

     老伴儿的情绪稳定了,我的心情却很纠结,我将小羊坠楼与贪官畏罪坠楼去类比,既不能以理服人,也不能以理服狗,我怕小羊的在天之灵,会向我呼喚:我是小羊,不是恶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