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偏方治病。这话,我信。

     我68年下乡在地处高寒地区的内蒙古,闭塞偏僻的小山村。医疗条件很差,缺医少药,全大队方圆十里地,八个自然村300多户人家,2000多口人,仅一位60多岁的老中医和一位兽医。人们常说,吃五谷杂粮没有不得病的,但在那个地区得了病,就遭了罪。请那位老中医,从早等到晚,看他慢腾腾骑马而来,算是及时。他处理不了的病,病人就得需要到30里地以外的公社卫生院医治。一路上的颠簸,小病都折腾成了大病。因此,当地村民在生产劳动中,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明了小偏方,及时解决了不少病痛,甚至疑难杂症。下面,我就介绍一下我所经历的所见所闻,看看小偏方是不是很神奇。

       刚下乡那会儿,我可能是水土不服,在锁骨下面长了一个大疥疱。女孩子不好意思说,也不知怎么办,红肿疼痛难忍,实在不得已,就告诉了房东刘大姐。她一看就说:″傻妹子怎不早说,忍一忍,明早给你治”。第二天一大早,她手里托着一张上面粘糊糊的,放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一下就贴到了疥疱上。呵!一阵凉意,使发烫的部位有了舒适的感觉。我非常感激刘大姐,并问她是什么膏药,这样见效。她神秘地笑着对我说:“要命你也猜不出来,哪里是什么膏药,其实是大公鸡清晨的第一摊鸡屎"。啊?我一惊,刚才还好好的胃,竟然翻动起来,不由得一阵恶心。大姐见我这副模样,笑着说,“怕你不信,不愿用这方法,所以没告诉你。你看吧,三天之后保你连脓带血都出来。”都到了这份儿上,也只好如此了。三天之后,还是刘大姐帮我揭开。果然,连脓根带血,全部清理出来了。随后,刘大姐又加了一帖鸡屎。2天后疥疱封口痊愈。

     前些时我腰部粉瘤感染,在医院治疗,就只下药捻換药就折腾了一个月。光药费就用了千余元。今非昔比。

     秋天,开镰收割,需要提前磨好镰刀,镰刀磨得越锋利,割起麦子来越省力。我帮同队知青穆瑞兰磨好镰刀,正试刀锋时,她一把拿过镰刀想看一下效果,这一拿,可不得了,锋利的刀锋把我的小姆指割破了,小姆指肚的肉一下子翻起来了,血流如柱,不知所措的我们吓呆了。穆瑞兰吓得哭了起来,只见一村民一把拉过我的手,摁住伤口,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桦树的内膜,把小拇指紧紧缠住,手虽疼痛难忍,但血止住了,很快伤口愈合,只是留下了至今仍能引起回忆的伤疤。

     再举例一个神奇的偏方和奇怪的病症。

    当地有一种怪病,发病快,死亡快。发病时,高烧不退,上吐下泄,不一会儿口吐白沫,眼球上翻,一会儿就绝了气,就是立即请大夫都来不及。我的房东刘大姐就是得了这种怪病,眼见刘大姐已不省人事,嘴角流着白沬,闻讯赶来的赖家屯村民老董婆,立即叫人拨了七个大蒜瓣,把一根缝棉被的大针在火里烧了烧,然后一步跨到土炕上,翻开病人的肛门,只见肛门四周长了一圈血泡,老董婆用大针挑开血泡,一一放出黑血,把拨好的七个大蒜瓣,整齐排列挤在肛门内,十几分钟后,刘大姐有了意识,一点一点地清醒过来,就这样七个大蒜瓣,救了一条人命,这使我非常惊讶,忙向老董婆打听原委,老董婆告诉我,这种病是地方病,大家根据病情起名叫“攻心翻”,发病时就高烧,上吐下泻。此时病人肛门的四周长一圈血泡,血泡会越来越大,直至血泡将肛门封死。如果没在血泡封死肛门前,挑破血泡,用大蒜堵上肛门,人也随之死亡。这样的发病过程也仅就半天的时间,七个大蒜瓣就是这种病的克星。事后我向很多的大夫询问这种病和治疗办法,大夫都不知其所以然。

    地方奇特的偏方,是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虽然登不了大雅之堂,但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缺医少药的小山村,对村民的及时救助起到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作用。

       作者: 王金华一一

          天津知青

曾插队于内蒙兴安盟科右前旗大石寨公社阿林村王家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