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的时候,每年的母亲节都会送去一捧康乃馨,几十年未曾忘记。当妈妈看到火红的康乃馨,脸上就会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看到她开心的样子,一股暖流便在心中流淌……如今是在过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妈妈离开我们已经第三个年头了。泪水饱含无尽的思念,想念她慈祥的微笑,想念她的开朗幽默,想念她的刚直,想念她在我迷茫时给与的鼓励,想念她的点点滴滴……那时承德刚刚解放,全国还没解放,妈妈正在天津革命大学读书,那是一所陪养革命干部的学校,刘澜涛为校长,朱德为名誉校长。当时热河省委急需一批干部,组织部部长亲自到天津革大要求支援干部,于是妈妈他们十几个学生就被分配到承德,具体安排到承德团市委做文秘工作。那年妈妈19岁。
  之后在市委书记郑启茂的介绍下和父亲相识并结了婚。爸爸当时在热河省公安厅任侦查科科长。我1951年出生,弟弟1954年出生。
  小时候的记忆中,爸爸很少在家,都是妈妈和保姆照顾我们。即使过年也很少见到爸爸的影子。但从来听不到她报怨,她知道这是爸爸工作性质。文革开始爸爸被关牛棚,批斗,妈妈默默的顶着外界的打击和歧视,保护着我和弟弟。后来我到坝上插队,3年多的时间妈妈的心每天都在牵挂着我,听天气预报她记不住承德的温度,只是听坝上的,她说当听到冬天零下30多度的时候,她的心都在揪着,她在担心她的女儿一个只有17岁的孩子,怎么样能抵挡那彻骨的寒冷,也就是那几年她的头上过早出现了白发。每个月妈妈都给我寄信,关心我的情况,告诉我家里都好,让我安心劳动好好和老乡相处,并且每次在信封里放上10元钱。真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10年的文革结束了,爸爸落实了政策回复了工作,弟弟参军到了部队,我也从农村回城。10年的浩劫结束了,是妈妈坚强的领着我们走过了那段灰色的年月……1997年父亲去世,2010年弟弟离开了,面对着这样致命的打击,年已80多岁的妈妈没有倒下。顽强的撑了过来,可以想象她的内心有多么的强大!
  后来的日子里有女儿相伴,我经常拉着她的手慢慢的散步,对她说小时候你拉着我的手,现在是我拉着你的手,咱们慢慢走,她听了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经常骄傲的和别人讲我有一个孝顺的女儿。妈妈很知足,和她的大爱相比我觉得自己是溪流,妈妈是海洋……2017年妈妈走完了她生命的第88个年头离开了。再也听不到她熟悉的呼唤和爽朗的笑声,再也吃不到她为我们做的饭菜,那有浓浓的妈妈味道阿。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思念……母爱如天,再有几个小时就是母亲节了,祝您天堂安好!女儿的康乃馨将永远陪伴着您……[玫瑰][玫瑰][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