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绿碑的诞生引起了各方面关注,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承德日报、晚报以及承德广播电台,市、县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相继做了报道。承德知青网“热河泉边”开通后,互联网向全世界传递重绿碑的信息,中华知青网、上海知青“浦江情论坛”、天津、黑龙江、内蒙古、美国休斯敦、澳大利亚中国知青网站等均有重绿碑的消息发表和信息往来。

  张晓光以老知青的情怀和专业人的敏感,从考察沙化至总结会全程参与,用摄像机记录了各个阶段的视频资料。制片阶段晓光主策划,知青参与剪辑、编排,配乐、文字等,几次讨论修改样片。晓光口语化的解说,语音温润、亲和。《自然之子——承德知青重绿碑》专题片播出后社会效果极佳,作品获奖。

  2000年中国农历龙年,极端天气频见,沙尘、高温、干旱,承德避暑山庄的湖泊全部干涸见底,为肇建300年所罕见,市政府动员社会力量挖湖清淤,数万军民参加公益劳动。《重绿碑》的知青商定也要参加,赵玲是市政府挖湖指挥部的成员,前一天她让工作人员给分配地点,人家要登记单位,她说:没单位,是我的一帮朋友,不然就写:承德知青重绿村吧。8月6日星期日,天刚亮,大家就聚集在山庄北部的长湖,靠近小桥10米长的一段是我们的任务,湖宽约15米,要求下挖30公分。杨宝田夫妇俩都来了,赵玲陪赵市长检查挖湖情况后也回到我们队伍。毫不讳言,久违的粗重体力劳动,从离开农村就都没干过,用铁锨挖,塑编袋抬,将几十吨淤泥运到20多米外的小山上,到下午1点多钟完成了任务。离开时大家谈笑风生,如同获胜一场体育比赛,开心忘记了疲劳。其时,谭洁正患重感冒,早、午饭都没有吃;国权回家要兑现5岁的孙女来避暑山庄玩儿,孩子7月初从石家庄来,等他一个月了。下午有人要赶到围场坝上参加“省三电会”,还有人晚上乘火车去省城。

  10月15日,在电力物资仓库会议室举行《重绿碑》活动总结会。参会的有市委副书记张国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曙光、市府秘书长代表赵市长、丰宁县副县长常英瑞、丰宁县文体局长刘瑞祥、博物馆长白瑞杰,21名署名知青悉数参加,还有几家媒体单位。赵玲主持会议,常县长宣读丰宁县政府将重绿碑列为文保单位的文件。张书记讲话:“承德老知青的活动意义深远,重绿碑警示社会各阶层保护自然,重视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应该以此为开头,在重视自然,保护环境上取得更大的成绩。”赵部长说:“知青的创意非常有意义,重绿碑不仅对丰宁、对承德、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将产生很好的社会影响,对保护环境,强化环境意识,一定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市府秘书长代赠赵市长的题字:“保护生态环境,重现绿色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承德老知青的做法有积极的意义,是重要的公益性活动,希望坚持下去,发扬光大。”张书记现场题字:“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赵部长题字:“真情永驻---贺重绿碑落成”。刘奎眼伤初愈,他说:“虽然伤痛,却是幸福的,因为,用我们集体的力量把重绿碑立在了所有爱护自然,热爱绿色人们的心里了。”会上,知青把市领导的题字原件和报社社长何申等知青艺术家的书法、篆刻作品,以及为筹办承德知青展的第一批文物赠予丰宁博物馆。至此,重绿碑活动告一段落,而自然环境保护正在路上。

  云杉是优质树种,但有一个习性,主尖折断即死。有几棵树就是因牛依树蹭痒折断主尖稍而干枯了,要保证幼树成活需采取防护措施。6月初的一天下午,我们到承钢求援。老总常健可算是上山下乡的先驱,1966年春夏之交到围场青峰农场,WG开始,打回老家闹革命,两年后到丰宁山嘴公社插队。因工作上常有联系,是老熟人了,还有副总张建茂、工会副主席史鈡昆是落户承德的天津知青,与赵玲早有交往。宾主落座,略事寒暄,我迫不及待的说,有件公益事,想求援点旧钢管……常健说,这事儿,我们得研究研究,那样吧,一会儿咱们一起吃饭。刘奎说,我们的事行吗?赵玲有点着急说,你这特大号企业,不应该有问题吧?常:再说,再说。在他们的准三星级宾馆餐厅就座后,常健面向张说:这算个事吗?张:介算嘛事儿啊?常:不,算事,求援事小,环保事大,理当鼎力相助才是啊。女主席说,知青、环保哪样都和咱有关系啊。我说,估计你们能帮忙,果不其然。两位男主陪都是好酒量且百分好客,我们受人之恩谢了又谢,都用酒来表达。张总说,你们办的正事不必谢,既然都是知青不言谢,理所当然。常:不喝感谢酒,还是为我们同为知青,干杯!又有人提议:为共同命运,干杯!为知青的伟大友谊,干杯!结束时,双方全喝高了。深夜,常健打电话说,忘了写条子了。第二天,宝田、宝成到常办,提货手谕,运输的车都给准备好了,出车单位炼铁厂办公室主任王安菲女士(铁中同学)带车将钢管、水泥桩等送至坝上。围栏将重绿碑和知青林保护起来,再也没有牲畜伤树的现象发生。

  还是6月一个周日,重绿碑址护绿修甬道。随着“京北第一草原”声名鹊起,各地游人纷至沓来,暑期每日可达万人,坝头是第一停车落脚点,重绿碑吸引了众多游客观赏、拍照,花草践踏严重。我们将栏杆至碑铺成甬道,碑座四周用鹅卵石漫铺,即方便通行,又可保护花草。重绿之地绿草如茵,繁花似锦。

  7月21日星期六,县文化局与大滩镇政府和老知青举行文保单位挂牌仪式。刘奎第一次见到矗立的重绿碑,泫然欲泣,为此时还是彼刻,是庆幸还是伤感?他在《柳絮》文集“我徘徊在重绿碑旁”写到:“我走到你跟前,伸手抚摸你,每一道纹路都是那么清晰、亲切,我拥抱着你,靠在你身上是那样坦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位诗人有这样的名句:爱护眼睛/因为光明/来自眼睛……。还有一个人说过:“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他是习近平,我们的总书记。  文体局刘局长主持仪式宣读县府文件:“重绿碑具有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相关法律规定,同意确定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时确定东至公路边,西南北50米的保护范围内不得搞其他任何建筑。”这说明,重绿碑不仅列入国家文保编制,而且有了1公顷的安身之处,专属领地。

  基座上镶嵌了一块猩红色大理石,上刻:丰宁满族自治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绿碑。知青心中多了一份踏实,再不用为它的命运担忧。

  仪式之后补栽和新植第二批云杉,采纳林场专家的建议,用薄膜铺在坑底以涵水保墒。至此,知青林植树规模已达预期。

  令知青欣慰的是,在中央顶层设计和部署下,重新安排山河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千松坝等“再造三个塞罕坝林场”,防风固沙、生态修复功能区构建乔灌草复合植被的绿色屏障,环境治理的系列工程全面展开。

  小坝子在行动,丰宁在行动。在坝头至大滩的公路东望,千米之外的山坡上“绿化丰宁,护卫京津”八个大字气吞山河,可见40万丰宁人的宽广胸怀和对京津人民的深情厚谊。为改善生态恢复植被,“退耕还林还草,压马稳牛限羊”,这些措施的实施,意味着这个尚未脱贫的民族自治县要付出巨大代价,减产、减收、补偿、口粮等民生层面的问题都要统筹,丰宁默默的承担了。

  小坝子网格治沙,沟道杨树等治理措施初见成效。第一个十年期就植树2.3万亩,重度沙化区建成数万米生物沙障固定流动沙丘,初步改善了区域生态环境。沙化土地面积已减少到59%,森林覆盖率达到40.6%,林草盖度70%。昔日的风沙通道如今是草丰林茂的绿色长廊。

  荒漠化治理是攻坚战,更是持久战。丰宁人以愚公移山精神改变着环境,森林覆盖率由2000年27%,,2007年36.99%,2011年43.7%,2013年46.23%,2015年48%,而今已达到54%,翻了一倍,年均提高1.5个百分点。数字本身就是说服力,每一个百分点的攀升该有多少付出,当可想见。要一锹一镐地挥动,一株一棵地栽培、一分一亩的推进,要用劳动和汗水换取。是契而不舍,持之以恒和“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在鼓舞、支撑。

  “三北”防护林的中坚,冀北绿色屏障的重要防段:丰宁哈德门坝——宜肯坝——千松坝——牛圈子坝一路走来,可见“林海莽苍苍,松桦千万章”;大滩草原十万余亩围栏内披碱草、冰草类牧草,草高没膝,重现北朝《敕勒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监测数据显示,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内沙尘暴已由加强区转变为减弱区。

  各路风沙遇首都之北绿色戍卫屏障,就此止步。

  丰宁绿化成绩不菲,持续向好,但依然没有达到其原始自然生态。由沙漠变绿洲是个渐进演变的过程,需契而不舍,砥砺前行。

  负有历史重任的丰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是曲折、艰难的路。

  因生态灾害与防治而生,肩负环保使命的重绿碑引起了海内外广泛关注,省内及京、津、沪、晋等几省区,美、加、澳、新等国的知青联谊会、知青网的众多朋友慕名而至。他们访问、宣传重绿碑,维护、爱戴重绿碑,整理被弄乱的铁丝网,用随身的矿泉水浇洒知青树,捡拾、带走游客丢下的垃圾……倾注了不分地域知青的情感,重绿碑属于所有关爱它的中国知青,属于热心环保的人们。

  2009年人民日报出版社《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图集》将重绿碑的照片收录其中。

  2010年7月12日曽任国务院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领导小组副组长的侯隽来丰宁县参加“承德知青书、碑、网三个十年座谈会”。在重绿碑前,侯大姐说:这件事很有意义,这么美的地方应该很好地保护,从大的角度讲更有意义,应该爱护大自然,保护好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环境。

  2018年,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我们再度返乡,村里活动结束后,赶往重绿碑。因公路改建,坝头路段大幅度降坡,道路横断面呈V形,爬上45度陡坡又见到了魂牵梦绕的重绿碑,虽然已属政府管理之列,它依然是我们心中割舍不下的牵挂。

  历经多年风霜雪雨,字迹褪色而显沧桑,重绿碑依旧威严。

  修整碑座。几年前,北京知青金雄等对碑座进行过补修,至今坚固,痕迹可见。后又有几处损坏,这次都要维修。孤山子村书记率众相助,运来沙子、水泥,还有拉水车、发电机、切割工具等。补齐了基座立面贴砖,为防止渗雨开裂,顶部沙灰抹面加强防护。

  碑文描红。署名者中3位已经离世,描写到他们的名字,睹物兴悲,逝者如斯,往事如昨:赵玲,你说,老了的时候拄着拐杖,也要来看我们的重绿碑。如今你走了,重访竟成遗愿!宝成,我们说过:“生前立言,身后墓志”,你先践行了么?!周舟兄,还记得我们持续数年的争论,你说:“我坚持认为用‘爱我草原’命名好。”但最终你还是接受了这样的观点:重绿不仅包括爱草原,且外延更广,人类正在和将要面临的环境危机还有:温室效应、臭氧空洞、白色污染、空气和水质污染、物种灭绝等等,现代人、未来人要做的还有低碳减排、绿色能源、绿色消费、绿色生活、绿色出行等重大课题。

  斯人已去犹忆影,生无离,死无别。

  修剪树枝。立碑时这里不见一树,栽植的云杉仅仅齐腰,如今高逾六米。这次将主干1米以下的枝杈锯掉,以利水分、养分向上输送,修剪后的云杉英姿挺拔,迎风屹立。知青林与西面、北面随之而起的千亩落叶松浑然一体,林涛碧浪,慰藉几颗可以释怀的心灵。

  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然而,我们知道,从《人类环境宣言》到哥本哈根会议的艰难谈判;从2015年的“巴黎协定”,到2018年“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环保之路步履艰难。第三届世界环境大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索尔海姆说:“对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寄予高度期待,作为一个有力的推动者,同全世界一起来进行这项事业。”中国人民勇于担当,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以绿色发展观“继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作出应有的贡献。

  再见,重绿碑。

  我们——中国知青,终将老去。而你,将跨世纪、越千年,与未来人类继续守护绿色家园。

  后记

  承德知青重绿村应运诞生,承德知青网,承德知青展皆基于此,以至后来:为大滩、牌楼、山嘴学校的捐资助学助校,为洋知青凯旋资助的学生就业,为上海知青达杨万里行在承德休整,促成避暑山庄障景电力设施的隐蔽,为村里争取无息贷款,为南宁李建国寻找老八路父亲的救命恩人,为山嘴的水利设施工程,援建东滩村民中心,为各自的第二故乡发展出资出力等,延续至2018年孤山子的太阳能路灯恢复工程,2019年实施的公路至重绿碑道路修建等。

  9.30参加征稿座谈会后,原想作另外题目,有位碑友建议写重绿碑,我理了理思绪,一件件往事地回忆,心里泛起涟漪,渐渐凝重起来,如果我在局外,会被那些人和事感动,为什么在其中反而……而且让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为麻木而自责。因我的策动,那么多人参与进来,努力、付出、奉献。我应向他们致谢,致敬,应该让人们知道,这些共和国同龄人为了绿色事业的所作所为,平凡却高尚。如此,才对得起他们,对得起逝去的英魂。完稿,心愿方了。

  本文得到多位碑友指正,深表谢意。

  2018年12月为丰宁县文史知青专辑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