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前几年,村里在某个县城组织了一个知青文物展览,效果还真的不错,弘扬了革命传统,展现了艰苦奋斗的作风,青春岁月的无悔,回报社会的决心,对下一代那是有相当的教育意义,已经造成一定的影响。这不,当地政府和村里商量,准备做一个永久的青少年教育基地给予保留,并且积极支持我们扩大展览内容,真是一件大好事。

 

    好事要好办!经过村里筹备后,精心挑选了几个给力的人物,亲自去博物馆考察。当时村民们都争着要去,尤其是蜗牛先生,明明本人10日还在石家庄开什么美人协会,知道这件事后,连夜从石家庄立马追驹往回赶,当然喽,总设计师吗,吃点辛苦是应该的。风云也要去,不过他的大腿韧带刚刚扭了好几十个弯……下次再说吧。

 

    这一天,正是2008年的511日,早晨8时准时出发,天公作美,路上还下点小雨,皇上出行也不过是黄土铺路、清水泼街,我们出行是天水洒路,平坦柏油。比皇上等级高,舒服!15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3个小时,到地方后,博物馆的领导对这些当年的老知青接待倍加。

 

    几个哥们再次走进展室,心情那叫激动!就连心脏都噗通了老半天。你看那当时在地母山撒尿嗓子变哑的金刚,开始吹嘘当时自己三天没睡觉的辛苦;雷子、城堡、冬雪等也是见到实物就激动;CPU也是心里美滋滋。蜗牛心想;别看当时布展时我出力少,这次看我的,不管怎么说我是扩展的总设计师,是柳毛子这个村民小组长(简称村长)册封的。

 

     大家忙活了一大阵子,主题也定好了,尺寸也量完了,任务也都明确了,瞎呛呛也告一段落了,下一个主题就是惯例喝酒吧。

 

     主人那叫相当的盛情:拿出当地最好的地方品牌,摆上能盛二两多酒的小磁碗(酒盅不过瘾),端上丰盛的地方风味菜肴,再加上见到了老朋友,那酒喝得,别人不知道怎么样,号称能喝柳一瓶的村民小组长都喝傻了。城堡端着酒杯像二师兄似地直嘿嘿...好酒!好酒!嘿嘿!脖子一扬......就连喝酒最不济没能耐的雷子和金刚也超水平的发挥。你再看蜗牛,事情办妥了,高兴,一扬脖咕咚,一碗;刚说到蜗牛是能耐人,咕咚,又一碗;小丫头一唱歌,咕咚……。

 

    原想中午吃完饭就可以打马回城了,哪想到快结束的时候,博物馆的上级领导来电话,下午要接见这些老知青,不让走。好吗,看来今天蜗牛是回不了家和夫人那个了。

 

     冬雪和城堡是猴精,告诉一声:你们在这,我们先撒鸭子了,于是和CPU早早就跑回市里。金刚也不知道跑到“河里”会情人去了。   

 

    中午的高度饮料还没有消化,间隔没过俩小时,晚上的又接上了。当时地方领导对扩展表态坚定!吐字为钉!同时立马先筛下去三碗(先声夺人)!大家一激动,还等什么,领导带头,咱们跟着筛吧,一口干!那场面,够让你荣耀的记一辈子的。

 

    天越来越晚了,舌头越来越短了,酒也越喝越多了,眼睛越来越直了,腿也……软了。不行,明天大家还要上班,不能在这休息,再说了,蜗牛夫人铁扇公主,在今天早晨还给他下达一个御旨,让给她的妹妹铜扇公主送东西,这是最顶级必需要做的。

 

    晚上7点半,天就黑透了,告别了地方领导。雷子还算清醒,提醒蜗牛别忘了找小姨子,蜗牛已经进入半休眠状态。雷子问蜗牛:你小姨子在哪住?蜗牛含含糊糊的说:不知道。你小姨子电话号呢?不知道!在什么方向?北边。柳絮说北在哪,知道不?不知道!咳!一问三不知,连小姨子在哪住、电话号都不知道了。傻了,真的喝傻喽!

 

    这怎么办,东西送不到,铁扇公主还不把咱们牛给炖着吃了!看来指望蜗牛是不行了。这时候脑袋安了轴承的雷子灵机一动,这儿找不到,咱们往回找,找蜗牛的夫人——铁扇公主呀!于是雷子熟练地拨通了到市里来回300多公里蜗夫人的电话(不知道雷震子怎么有夫人的电话,也许是她们在天庭的时候认识的?)不错,一打就通。在夫人的电话指引下,我们从县城的南端,往北边找,边走边问边看,直到快8点了,到了县城的最北边,才找到蜗牛小姨子——铜扇公主所在的“运通粮油”商铺。雷子推推他:快起来,看看是不是你的小姨子。这时候蜗牛激灵的一下子坐起来:在哪呢?在哪呢?雷子说:醒啦?刚找到地方,还没出来呢。

 

    等了一会,从里面出来一位相当漂亮的女士,拿走了东西,全车只有蜗牛一个人眼睛直勾勾地。然后又咣当躺下了……我们这才趁着月黑杀人夜、风雪夜归人,连夜赶回市内,一直快进市内了,蜗牛才慢慢醒来问这是在哪呢?雷子坏坏的告诉他:把你送到小姨子家了......

 

 

 

                                                                                                  二〇〇八年六月四日    柳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