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去了北戴河。中国作协有三个“创作之家”,分别在北戴河、杭州和咱承德兴隆县的花果山庄。其中,以北戴河这“家”历史最久。我多年前去过一次,条件不错。离老虎石很近。

本来去年要去,那时承秦高速尚未全线贯通,就等等。今年路通了,197公里,两个半小时就到,先前真不敢想。总说承秦旅游黄金线路,这回是完全实现了。人到海滨,满目风光。俄罗斯风情街上,男女着泳装走着,也十分自然。老虎石海滩被圈起来,下海收费,人多的如下饺子。风大浪急,白花花把人卷向沙滩,笑声连成片。这又让人想起杨朔的散文《雪浪花》。当初,杨朔可能就是住在这“创作之家”吧,那时是一座旧别墅,只有少数作家能享受这一待遇。唐山地震后改建了新楼,现在每次五、六十人(含家属),白住,吃饭交些钱。

可能与今夏老天爷太“热情”有关,或许与我从山庄来,就感觉北戴河的天气有些过于闷热了。在房间里得开空调,一出楼门,一股潮潮的热气席地卷来。但毕竟这里有大海,比起天津北京以及南方还是凉快,更主要的,是现今自驾游的多,因此,无论大街还是景区,游人都是潮水一般。

那日和外孙下海里扑腾,老伴在岸上看衣物。仰面朝天,海天悠悠,就想这北戴河和避暑山庄古往今来确有许多相同之处,首先都是国家重要人物避暑和办公的地方。承德是清朝的夏都,就不必说了;北戴河暑期办公,则是建国后很长时间里的贯制。要说中国北方有那么多地方,但三百多年里只有这两处有此待遇,也实属殊荣。

再就是这两地夏季都凉爽,承德有山里的风,北戴河有海边的风。风吹来,雨洒来,花香来,友人来。于是这里还是播散爱情的好地方。山庄内外,古城街巷,定有不少往事,只是年深日久变得有些模糊,反而愈发诱人寻觅;北戴河记忆较清晰,如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爱情,就是在这里的海滩树林间升华。而且,包括随张学良前来的两位副官,甚至先于少帅就被选为乘龙快婿。可以想象,当年的青年军人一身戎装英姿勃发,亦是受女孩的追爱。

如果说两地还有些不同处,以我的观察,承德地处塞北群山环抱,山庄之外,寺庙肃穆,这环境容易让人心神平和,宁静致远。而北戴河面对大海波涛风雨骤至,容易使人心潮激荡,壮心不已。秦始皇、曹操、唐太宗都曾登碣石观沧海,伟人毛泽东的名篇现在刻在鸽子窝公园的巨石上,让后人一领风采。

现在承德和北戴河都是声名赫赫的旅游胜地,两地更好地联起手,让游人到一处必去另一处,应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我在海边发现,天津人很多。但聊聊,好多人还不知承秦高速,不知由此到承德这么方便。承秦高速的路况好,两边风景如画,由我题写的“京北草原大汗行宫”的巨形广告接二连三的出现在路边,正努力把更多的游人引向夏日里又一个清凉世界。

说来,如今各地旅游景区也都有点犯“叶公好龙”的毛病:天天盼着旺季到游人到,可一旦人家到了,又有些招架不住,大呼承受不了。为此就得痛下决心,一定不能小打小闹,要有大手笔。在这点上要学习新高速路的休息区,车量不多也建得很宽阔,为未来发展留有空间。别的不说,就说厕所,那天在青龙东,厕所是红地胶毯引路,当时就我一个人进去,里面干净、空旷、整洁。瞅着,忽然就想起当年青龙的茅厕,这哪是方便的地方!不由地转了出来,又一琢磨,不对,还没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