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外有阅报栏,那天看日报头版头条:《双桥社区管理工作喜获丰收》,皆赞。再看眉题“重心沉下去,群众乐起来”,有人就指着院内坑洼下陷的路砖,笑道:“这里早就沉下去,可惜鼓不起来。”

“沉下去”用在工作作风上,是很高的要求。过去下乡要求同吃同住同劳动,在生产队时还好做到,后来有点难。1991年秋我带工作组驻村,同吃,吃派饭,一桌吃,好办;同住,不能较真,住在村里住就是了。同劳动,不好办,地在个人家手里,你给谁干?现今多雇人干,咱不好下手,只能东家西家各掰了两天棒子,象征式的表示一下就行了。当时我曾连住一个多月没回城,就算长的了。听说最近下乡的要求每月住25天,能达到,很不简单。咋着?当初交通不便,出趟山沟不易,不然我也坚持不了那些天,这得实话实说。

双桥区社区管理工作上水平,我早有预见:几年前见到社区干部都变成年轻人,男子精神,女士漂亮,还有文凭、水平,搁早些年,都是地市机关干部的材料,乍一看,都有点委屈了他们。果然,现在有了成绩。又在区里“将人力、财力、物力向社区下沉”思想指导下,几经努力,一举成名,成了全国的先进典型。瞅着吧,用下多久,来参观学习的少不了。人家来了,既学习经验,又看山庄,一举双得,搁谁都不愿落下这机会。

替别人高兴,又为自己着急。住进佟王府小区十几年了,虽然没去过,社区办公管理的地方,估计也建得不错,宽宽大门常打开,欢迎大家来。只是我这楼每年冬天出来进去,过楼门就如人过一线天---门外地面天寒即鼓,鼓至春晚时,防盗门就只能打开不到二十公分。也幸亏这楼里老少都不胖,但既便瘦子也得侧身吸气才能出入。有懂行的说或是下面管道漏水,或是当初地基没夯实。最早我还以为楼陷了,打电话,物业来人说没事。有人说:再鼓,装个往里开的防盗门就行了。好招儿,可有朝里开的防盗门吗?从外踹开正得劲,谁生产的?

这叫不该鼓的地方鼓了。还有是不该沉的沉了:大方水泥砖,一块好几十斤,我老汉学雷锋做好事,搬起过两块,往下填土,可再想放回去,就难了。一是没家什,二是也真没劲。去年几位年轻人有意组织起来改造花坛、行道,还做出很好看的图片贴出,终因意见不统一而罢休。有一日街道来清理花坛,有人看了说挺好复印下来上报,我们都很高兴,那时正在“大变样”期间,以为会有新举措。现在变间已过,黄鹤远去,白云悠悠,“沉下去”的甘霖没落在咱头上,那厢锦上添花,这厢雪里待炭。往下来了参观者,或许就跑出几十里。远呼哉?有车代步,不远也!

或许说这些与区里街道皆无关,就该业主自已花钱雇人自己干。别说,还真干过。前年冬天下水道堵,?A水直下三百尺,疑是臭蛋落九天,穿过大佟沟直奔了南营子。找哪都不行,后来小区有一哥们仗义,先把钱垫了干了,才不流了。可现在煤气管道又坏了?还让人家垫?也垫不起,只能往家扛罐。那天我扛着,见一半身不利索的哥们也扛,一步一颤,我心里那叫一个难受,真有心帮他。后来一想我都六十多了,他也就五十来岁,就转念想,人家兴许是在做康复理疗负重项目,咱还是把自已的罐稳当着扛楼上,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