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有幸,第一次走近鸡冠山!那一刻,除了惊讶,就是凉爽,那日天很闷热,上得山顶,暑气皆消,望山下云雾绵连,不由地念起伟人“云横九派浮黄鹤”的诗句……

以前我一直感觉鸡冠山就在公路边,往里一走就到了。去年一天我真想上去看,开车到太平庄转了两圈,也没找着上山的路。这一次坐朋友的车一路钻进沟再盘上山,才领略了鸡冠山和这一山地的神奇:原来这山上还有那么多人家,跟庐山相似。庐山从远看是一座大山,但上面有牯岭镇,有很多人在那生活。鸡冠山亦是如此,鸡冠山是景观,身旁有一个村,随着山势又分成几个自然村。有的在草木丰茂的沟里,有的在坦荡高耸的山颠。这就很具有开发的价值了,游人来鸡冠山,就住山上的村里。而且这村里原先还有很大的庙,叫大灵峰禅寺,相传是唐朝尉迟敬德监建,若果真历史那么久,可不得。现在有东北的和尚正筹划重建此庙,一旦建成,估计肯定香火旺盛。庙后的古松还在,看去要早于山庄的松,形状象只开屏的凤,很奇特。

车子到不了鸡冠山近前,要步行一段,碎石小道边是浓密的荆稍,开小蓝花,散发着清香。几棵杏树挂满果实,没人摘,任凭风雨打落地。人站在鸡冠山山根下,仰首望去,胆战心惊:若有一阵大风刮来,还不倒了下来!你还别不信---一面陡坡下,皆是巨石,颜色与耸立的石头一般,若细看,兴许还能找出断裂的茬口……不过,又不用担心,这应该是多少年前地质变化时的结果,当人类观望鸡冠山时,它就是这样了。

想再描写形容一番,又想承德很多人去过,或者看了这小文就有了兴趣去游览一番,我再多写,也不如亲临其境,索性就省了笔墨,留给乔家豆腐吧。说乔家豆腐,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说当初这里有了姓乔的学生,文革初始在大石庙念初中。当别的学生还在外边造反,他却悄然回到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从太平庄沟口到鸡冠山顶,山路有七里地,他家就住在四里处山道旁的一个小沟里。这沟里山水清凉草木茂盛,有一块两间屋大的巨石立在山坡下。细看这巨石,坚硬无比,却是由许多小石子和泥沙构成,显然是亿万年前由海底生成。有传说这是龙宫的石砚化身。小乔老师家的几间草房就临着巨石,或者说这石砚就在乔家的院内。从他家再往上,就是奔向山顶的羊肠小道。村里的小学校设在山顶,小乔老师每天走小路往返,一走走了五十年。岁月悠悠,小乔变成老乔,代课老师变成了校长,多少学生从这山上走出去,草房也变成楼房,但不变的是那条小路,还有院里的巨石。现在乔校长离开了学校,但身板硬朗,他知道这里的水好,做出的豆腐格外鲜嫩,就开了乔家豆腐坊。他家的豆腐只有三种成份,上等黄豆,山泉水,卤水。没有任何添加剂,于是天热了,他家的豆腐如上午卖不完,下午就不卖了。我不懂,旁人告诉我,纯豆腐极易变酸。

这天因为我们晚上去,老乔特意下午做了一锅豆腐。月亮升起来,月光洒落巨石,洒满小院,洒在刚出包的豆腐上,豆腐变成了方方正正的银砖,几双筷子一夹,豆腐散开,?M碗闪闪发光的亮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