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应该由柳絮、金刚、记者蜗牛、作家何申、及时把“承德凯旋”的有关情况介绍给广大网友,尤其是柳絮、金刚辜负了大家的希望,只好在这里简单写几句,详情静等高手们发表吧。

去年夏天秋风到北戴河开会,期间遇到省内本系统一位老知青,极为像外国人,谈的非常投机,之后在承德知青网发了短消息,并配发了照片,取名“我的洋知青朋友”。一年后的今天,我们的洋知青因公到承德开会,并办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秋风正巧把洋知青介绍给大家,在洋知青的一再要求下,经本村全体常委一致同意,吸收为正式村民,并根据本人意愿取名为:“凯旋”、“承德凯旋”。

1119日由夏雨村长安排和大家第一次见面。当第一次见面时第一印象就是“老外”,按作家何申和风云的话来说,和乌克兰总统“库奇马”长的一样,但说起话来是带有天津口音的中国普通话。

经秋风介绍和凯旋的自我介绍大家才知道他属“比利时”血统。其母是老清华园外语系毕业生,曾参加当年“国共和谈”是马歇尔领导的美方第一翻译,其生父为法籍比利时人1952年同其母结婚,同年底以莫须有的罪名驱除出境,定居法国终生再未娶妻,病故于1980年。凯旋出生于1953年,出于当时背景出生后21天被送到孤儿院,母亲1976年前一直未容许承认其母子关系,只是以表姨的身份落泪探视。1968年因当时形势发展,孤儿院院长被批斗,凯旋因受牵连被驱除出孤儿院,被送到继父家,当时其母亲已经以特务罪名被捕入狱。凯旋同继父只生活了几天,其继父又因历史问题被纠到外地,2个月后被批斗致死,家中只剩下同母异父的“表弟”。

1968年底应于1969年毕业的凯旋被“革命组织”从学校直接押送火车站,以黑五类孩子的名誉与不同学校不同年龄的“城市知青”插队山西农村。走时没有换洗的衣服只有一没有背面的被套(被街道干部撕去被面),伴随了他三年。在农村同“黑九类”一起干活,拿着“黑九类”的工分劳动生活了6年半,1975年被抽调到山西某市钢铁企业当工人,1976年考取大学1978年毕业。

1976年春节因为一件难忘的事情,母亲向继父的两个孩子姐姐、哥哥、同母异父的弟弟和凯旋宣布了她们的母子关系,凯旋改口20多年的“表姨”为母亲,1979年母亲病重在北京病故,凯旋一直伴随在母亲身边。1980年凯旋亲生父亲病故于法国,1986年法国的叔叔来中国看望了凯旋,但至今凯旋未见过亲生父亲,甚至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

由于母亲和继父的平反落实政策回到河北某市。凯旋积极工作,热爱党,忠于生他养他的祖国,1996年参加了中 国 共 产 党。凯旋属老三届知青,积极参加同学,插友的活动;凯旋热爱抚育过他的祖国、农村;至今仍牢记当年接济帮助过他的农村大爷大娘,以其高尚的品德,微薄的力量回报着伴随他青春的农村。

1121日我和蜗牛再次与其促膝长谈,凯旋第一次向承德知青网友吐露心声,每位到场的朋友无不动情,无不为之精神感动。承德知青网友有幸结交了这样一位洋知青,愿我们友谊地久天长。

                                                    2010年10月21日再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