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前,整理旧文件。一份承德市文物局呈给承德市委的(承德市文物发[200455号 签发人:赵玲)《关于避暑山庄与周围寺庙保护中急需解决的几个问题的报告》的文件,引发了我对那段渐远往事的回忆。

20045月末 ,就是这份文件转到了我办公室。

报告中第二个问题是:“贯穿避暑山庄、普陀宗乘之庙、须弥福寿之庙重点保护范围内的高压线路急需改造。今年以来的24月,避暑山庄内发生4起因电力设备引发的火情。其中避暑沟内过火面积达2000平方米。对游客人身安全、对文物保护均构成严重威胁……。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影响了我局对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恳请协助解决,以保证世界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保证遗产与游人的安全。”

避暑山庄内的电力设施障景以及与文物保护之间的矛盾问题由来已久。1918年,承德有电的历史就是从避暑山庄内75千瓦汽车发电机发电开始。之后数十年,由于山庄内单位多,电力设备产权各有归属;不同年代建设,无统一规划,形成至时杂乱无序的供电格局。有410千伏线路从不同方向进入避暑山庄,分支若干。东517线路由东宫墙进入,从碧峰门西侧跨出,横贯避暑山庄。13台柱上变压器散布在草坪、路边、建筑物等景观旁,低压出线如自行车辐条般辐射,状况的确有碍观瞻,与景致极不协调。一次,主管文教卫的于素伟副市长在会上说;“陈省长爱好摄影,‘说山庄景致美,就是无法拍照,怎么转换角度,也躲不开那些电线’。不用省长说,我们自己看着也不好看,研究多少次了,均因资金问题而搁浅。你们电力、电信部门想想办法。”2002年为避暑山庄肇建300年庆典,时任文物局局长的杨昭华、副局长李杰也曾找过我,谈供电线路改造问题。我向他们解释,电力行业技改项目必须经上审批,几次提意向,均未获批准。年度拨的维护、检修费用专款专用,这样大规模的改造决非轻松话题。师力武局长接任后也曾谈过解决山庄内电力设施障景问题,均因上述问题而未果。

20045月末,一次知青聚会。我对赵玲说,阁下签署的文件,批转到我这儿了,市财政不肯出钱,向上申请又靠不上立项规定,很难。她说,过去没分管这块事,现在感到文保责任太重了、压力非常大啊,时刻担心发生去年武当山遇真宫大殿火灾那样的事件,国宝啊,保护不好,就是罪人了。能不能再想想办法呢?

赵玲对承德文物事业的贡献,早有所闻。上世纪末,为兑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承诺,受命负责山庄东墙外围一公里多距离五万平米违章建筑的拆除,十几万平米的违规占地的归还这一艰巨任务。这样大规模的动迁,在承德史无前例,困难、阻力可想而知。一位女士,面对十几个企、事业单位,数百户居民,不厌其烦的说服、动员。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功成。市府的会议上,听过主管市长对她的表扬。其对文物事业的衷爱和付出也早有所知,为扩大承德清代辉宏的皇家建筑的知名度,面向世界宣传的中英文对照编排的大型精美画册《清帝与避暑山庄》、承德外八庙之《普宁寺》由承德市文物局与荷兰莱顿大学合作出版,包括英国、泰国、斯里兰卡五国学者参与编写。两位领衔主编: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罗兰·席尔瓦(斯里兰卡籍),另一位就是赵玲。文物与文化交流为平台,承德市与斯里兰卡的康提市缔结为友好城市。为承德避暑山庄肇建300周年而召开的两个大型学术性会议,仍由赵玲负责筹办,均获圆满成功。300年庆典之后的“避暑山庄文物特展”在北京、上海、香港展出,都取得轰动性效应。说到承德的古建文物如数家珍,论到山庄的学术研究津津乐道,而谈到文物保护,忧心忡忡。

在赵玲编写的《山花烂漫》一书中,序作者郭秋良先生写道:“我最欣赏的是她的敬业精神。从最初踏进文物局的门槛就喜欢上了文物工作,直到业务上独当一面,她顽强勤奋的敬业精神矢志不渝。为了文物事业不辞辛劳远赴西北、华东各地,甚至国外……出差过程中克服高原缺氧、高温干燥等困难,克服胃病发作的痛苦,咬牙坚持工作……而问及这几十年的成功所在,赵玲淡然地说,‘我很幸运,有避暑山庄的丰富营养……我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一些事情。’”

此时,说到避暑山庄的火灾隐患,我真的又一次被她及她同事们的事业精神直接感动了。我说,虽然有难度,我会争取。之后,赵玲又专门打电话,说“文件”有些方面的问题没有说到位……知道她为这事非常焦虑。6月下旬在台湾,还接到她的电话,依然包括这方面的话题,问有没有进展。7月初,与电网公司主管部门联系、反映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迫切性,希望能得到解决。他们虽然答应考虑,但何时有结果,依然不得而知。

722日,华北电网公司总经理朱国真来视察工作(2002年任总经理后第一次来承)。晚上在云山饭店晚餐时,朱总说,电网发展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要与政府及各部门搞好关系。我借机说,政府的确很支持我们,可政府领导要求我们办的事却办不了。朱总问,什么事啊?我说,避暑山庄内的电缆入地问题,主管部门、市长提过几次,我们也和电网公司有关部门反映过,都因无资金长期解决不了。朱总说,可以啊,但政府也得出一部分呐,他们出不出?我说,应该会吧。第二天上午的现场办公会上,该问题基本敲定,前提是我们为主,政府适当出资即可运作。市政府很快得到信息。中午,市长景春华在庆元亨大酒楼招待朱总。景市长说,朱局长,在河北时你支持过我(景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时,朱任省电力局长),现在到承德还得支持啊。朱总说,支持你什么事啊。景市长说,你看避暑山庄里那些电线杆、变压器,大煞风景,你给些钱改造一下。朱总问,那你也得拿一点儿啊。朱总问我,得需要多少钱?我说,估算约1200万。朱问景,你出多少?景说,我出三分之一。朱总说,那好,我出800万。两人饮酒为约。久而未决的问题旋即解决,当即用电话告诉赵玲这个消息。她开玩笑说,太好了,我代表自己,不行,得代表省、市政府,代表国内、外游客谢谢你。我说,正感谢老板、冒号,敬酒呢。市长指示8月拿出设计方案,市府研究,暑期过后开始施工。

913日景市长、于市长在市府2号楼2楼会议室召开小会,专题研究山庄电力改造工程。我们简单汇报了设计思路:双电源供电,高、低压全部电缆化,13个架空台改为6座箱式变压器,远离景区隐蔽布置,供电能力提高一倍。市长完全同意设计方案,并要求国庆黄金周后开工,元旦前竣工。会后,两单位又进一步研究了施工配合与协调问题。供电公司、文物局分别负责高、低压部分,同步进行,以确保按期完成。1010日设备招标,同日开闭站、箱式变压器等土建基础设施开工,电缆沟开挖,工程全面展开。1130日高压工程完工,1210日低压部分告竣,避暑山庄正式由新的供电系统供电,旧的供电设施随即撤除,存在八十年之久的电力设备仿佛一夜之间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改造后,两路高压电源通过专用开闭站向避暑山庄各用电点供电,全部实现双电源(而此前仅绮望楼能达到一级供电标准),供电可靠性达99.9%以上。供电能力2200千瓦,且可满足至少30年用电需求。同时解决了两座皇家寺庙门前的架空电力线路入地问题。

此举,是受朋友之托,也是责任,二者是一致的。

古老的避暑山庄与外八庙恢复了当年古朴、自然、典雅的风貌,一如既往的承载着历史与文明,继续发挥其中国多民族团结统一象征的重要历史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