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 运

老队长可以说是中国农民的典型代表,他勤劳朴实,没读过书却熟知人文礼仪,从不与人纷争,凭着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得十分殷实。在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这样一个好人的命运却十分凄苦。

老队长中年丧妻,丢下一儿三女,小女儿那时还是个婴儿。老队长一人将四个儿女养大成人。我插队那年他的儿子刚成亲,新媳妇过门第二年便生个大胖孙子,全家人高兴极了,老队长更是乐的合不拢嘴。实指望这回可到了好时候了,家里有个烧火做饭的,每天收工回来都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了。谁知大祸又一次降临这个不幸的家庭 ,孙子六个月时儿媳突然患了脑膜炎,命虽然保住了但落下个下肢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三个女儿年龄和我相仿,便担负起伺候嫂子的任务。有时我碰上,还帮她倒过大小便呢。我回城的第三年儿媳过世了,三个女儿也相继出嫁。家里只剩下三个光棍,爷爷,爸爸,孙子。到了一九八九年老队长又张罗着给孙子娶了媳妇,孙媳妇先后生了两个重孙子。我想这回老队长可到好时候了,哪知一九九年孙子在矿山打工出事故丢了性命,孙媳妇带着小一点的孩子嫁人了,大点的留在老队长家里。儿子在外打工,孩子上学都是老队长一人照顾,家里生活非常窘迫。多亏“希望工程”的资助,孩子才得以继续读书。老队长现在八十多岁儿子在外打工,重孙子在石家庄上学,老人家仍旧孤身一人住在坝上。冬天吃水全靠亲戚帮忙。三个女儿都要接她离开坝上,可老人家就是不愿离开他的老窝,这也成了我一直牵挂的事情啦。

我回城三十多年来从未中断和老队长的联系。还是我父亲在世时把老人家接到承德呆了些日子。逛了逛承德的名胜古迹,品尝了承德的风味小吃。后来的几年我曾多次到坝上看望他老人家。

2009年的正月得知老队长在丰宁的大女儿家,我赶了过去,老人家除了腿有些不灵便身子骨还算硬朗 。老队长的家人对我非常热情,说我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我想“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当年老队长给予我的岂止是一滴水,我在怎么做都难以报答老队长当年对我如父亲般的那份关爱,我内心对老队长的那份感激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在此,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永远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