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参崴之行

2007111日我乘坐的绥芬河驶往俄边境城市克罗迭科沃的402次过境列车930分从绥芬河车站开出。

半小时后经过国界,所谓国界,就是路基边矗立着一通高一米二,宽六十公分(车上目测)白色大理石界碑,上面是国徽,下面是红色字“中国”。大家不约而同把目光转向车窗外,因为已离开本土,进入异邦。途经几个小站,虽然没有旅客上下,车还是照停不误。俄铁路好象没有工作人员必须穿制式服装的统一规定,女信号员用手旗示意列车通过,优哉自在。铁路较远处有座铁丝网围着的俄军营地,站哨的军人斜挎冲锋枪,头戴棉军帽,身穿白茬大皮袄。 火车上百分之八十乘客是我们同胞,少部分俄罗斯人中,多为妇女和十 三四岁男女童,每人都携带多个特大编织袋,一看便知是进货归来。

列车慢慢的走着,我想着过去的故事。

 

??往事回顾

年少时,中苏两国关系极好,同志加兄弟。学校没少组织到苏军烈士陵园去过队日,大人们也是言必称苏联老大哥。课本,小说,电影不少俄十月革命,苏卫国战争的故事,列宁、瓦西里、保尔.柯察金、卓娅舒拉、古丽?I这些人物熟的不能再熟了。一直到大后来,还都常引用“面包会有的”,“耳朵?普通的耳朵。”,这些搞笑台词。后来,兄弟俩掰了,你撕毁合同,停止援建项目,撤走专家,我就在全世界历数你的种种不是。再后来,争论白热化,两家已是水火不相容,我们多了一项政治任务,反帝又反修。再再后来没啥消息了,两国断绝了来往。

下乡插队第二年,珍宝岛事件爆发,由论争升级到战争,武装侵略惹起国民激愤。举国上下最响亮的口号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村里是白天抓革命、促生产,晚上是备战挖洞。我们中学开的是俄语课,记不得是哪位仁兄在知青点外屋墙上写到:по  бoрomb  социал-империализм! 县知青代表会上,我参加起草的“致全县知青倡议书”结尾的口号是:“我们不仅要胸怀祖国,改天换地,还要放眼世界,参加光复红场的战斗!”参军参战,保卫国土成了当时热血男儿的豪情壮志。 次年,我们几十名知青应征入伍,到了北部边疆省份,距国境线的直线距离不到200公里,是真正的前线。这里,双方各自屯兵数十万,荷枪实弹,一触即发。服役四年,整天紧张备战训练……然而,战争居然没有爆发,连敌人的影子也没有看到,我们不战而返,解甲归田。以后相当长的时期,两国一直处于敌视转而冷战状态。直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两国关系才实现正常化。长达二十多年的分裂与对抗,积累了太多的敌意与不信任,与其说 是重归于好,倒不如说是结识新交。1994年中俄建立新型伙伴关系,1996年提升为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订,2004年签订“中俄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2006年中国的“俄罗斯年”,2007年俄罗斯的“中国年”。

因为,我们学习过几年俄罗斯语言;因为,在中苏国境线,戍边几年;因为,我们生活的城市与丢失大片国土的历史事件有关……因为太多的因为,产生了强烈的要了解这个国度的愿望。

 

??回到眼前

不到30公里的铁路线走了整整一个小时,1030分(当地时间1230分,时差2小时) 火车终于在俄边境小城克罗迭克沃车站停靠,我们被随行翻译告知,虽然需办签证的旅客不多,但这里的海关办事效率极低,大家一定要有足够的耐性在车上等候,他排到个儿,来叫大家下车。我们便在车上聊天儿,吃着带来的便餐,有的索性打起了扑克。

1115分,翻译在站台上用手势招呼我们下车办理边检签证。不大的候检厅有一男一女两名俄边防军人维护秩序,海关有两个通道口,我们十人获准入境已是当地时间1430分。陪同说,今天还算幸运,验检很快,通常都要三、四个小时。据说有的就陪过午休,运气差的还曾在站台上过夜。临来前朋友说,到了那边逢事不能急,到超市购物,闭店铃响还未结账,就乖乖放回货架,人家是不会再卖给你的。安检很顺利,只是简单问问有药品带没有,就过去了。

出了海关,我们乘坐一辆中巴前往俄远东边疆区首府海参崴。这个地区的汽车大部份是日韩的二手货,未经改装的右方向盘,交规是右侧通行,司机坐在右边驾驶,超车很是不方便。据说,就图个车价便宜,好像一两千美元就可买到一辆小轿车。公路相当我们二级路水平,两边是土路,供坦克、装甲车通行,这是军事大国的一大特色。路边是大片的荒地,土质还是蛮肥沃的,和黑龙江黑土地一样,可惜的是只有少量开垦为农田。经过的小村镇房屋较早,一般是二、三十年前的建筑,至今,也应该说是不错的。人们除了冬装,女人或帽或围巾,男人皮帽。

车行半途,在一小镇间休,这是一座与周围相比较新,较现代的建筑,一家小型食品日用品自选商场。里面购物人不多,我们十人就占了三分之一。商品还算丰富,并不像我想象那样。不仅有哈列巴(面包)、巧克力、伏特加、啤酒,肉类海鲜品种也很多,随意选购。只是售货员那爱买不买的样子,让人感到有些不合时令。

超市的边门是一公厕,门边张贴着用中文书写的:“每人每次5卢布”。俄罗斯俄照厕所标识非常简明,略加思索一般不会进错门。

从克罗迭科沃到海参崴220公里,车行3小时,接近傍晚,到了我们的目的地。

海参崴,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南部的滨海边疆区,是该区首府。东临日本海,西与我国黑吉两省接壤,南与朝鲜隔江相望,北与俄哈巴罗夫斯克相连,面积16万平方公里,人口230万。是太平洋著名港口和商贸城市,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是远东地区工业,经贸中心。

我们入住的海参崴酒店建造年代较早,是当地档次较高的宾馆,相当我国的二星级标准。牙具、拖鞋均须自备,饮用水须到开水房打。服务员照旧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会讲俄语的客人如请求某项服务,或咨询问题 ,她们一般都是一边说着:“听不洞,听不洞”,一边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那可是晾你没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