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          念

  

(一)

 

是多么地想你

我的故乡、

我的出生之地。

自从三十六年前(註1)的

那一天离开你,

我一刻也没有

把你忘记!

夜晚,我曾在

南海的波涛边

站岗巡逻(註2),

眺望夜空,

北斗星下酣睡着

我的父母、兄弟;

清晨,我推开白云山下(3)

办公室的窗户,

来自家乡的清风

带给我无限惬意。

站在南粤的丹霞山顶,

我仿佛看见了家乡的

            罄棰峰;

在祖国最温暖的大江边(註4)

             惦记着冰封的

北国大地。

 

三十六年啊!

历史的烟云遮不住

我北望的视线,

严冬的冰雪封不住

我无尽的思绪!

当年我种下的树苗,

如今已经浓荫盖地;

当年我走过的土路,

如今已是大道通衢;

当年我住过的低矮小院,

早已变成高楼大厦,

就连我下乡插队的穷山村(注5),

也已是青堂瓦舍,

稻香十里。

 

三十六年啊!

走过多少名山大川,

去过多少城镇乡里,

世上美景千千万万

到老方知——

只有家乡才是

热土难离!

三十六年世事沧桑,

一路路风霜、

一场场雪雨,

三十六年人聚人散,

黑发变白发,

生死有交替。

只有奔腾的武烈河水,

依旧潺潺地流淌,

只有巍峨的棒棰山

依然无声地挺立,

江河不断,

青山不老,

见证着人间

世世代代的悲喜剧。


(二)

 

我是多么地想你,

             我的母校、我的老师,

               我的同学、我的姐妹兄弟。

还记得吗——

古老的文庙(註6)

是我们启蒙的圣殿,

慈祥的老师

教书育人

春风化雨。

严冬的清晨,

我们踏着雪花、

顶着星月去值日,

烧热煤炉,

为老师和同学暖手暖脚;

酷暑的夜晚,

埋头遨游在知识的海洋

挥汗如雨。

朗朗的读书声

             在大成殿(註7)上回响,

畔池院(註8)

做操的队伍

排得整整齐齐。

重檐斗拱上

风铃悦耳,

杨柳古槐上

燕雀嬉戏。

“月色江声”上

响彻我们稚嫩的歌声,

“万壑松风”里

有我们“捉特务”的足迹。

唱着《少年先锋队之歌》

在半壁山下

造林植树,

水泉沟“万人坑”前,

追忆旧时代的

凄风苦雨。

“文革”动乱

似黑云压城,

金色的童年

遭遇狂风暴雨┄┄

风雨过后

已是百叶凋零,

启蒙的圣殿

也化成了废墟。

懵懂少年们

被命运抛往四方,

怀揣着几分希望、

几分狂热、

几分疑虑。

从此蓟北、岭南、

西川、东海,

从此天各一方,

边月照别离,

四十二次寒来暑往,

四十二次春来秋去(註9),

事业在肩千钧重,

只能在梦中

把青葱岁月回忆……。


 

今天,

我们终于在这里相聚,

盼望这一刻,

我们仿佛等了

几个世纪!

四十二年前的分手

还像是在昨天,,

再聚首已过了

知天命的年纪。

当年美丽、英俊的老师们,

如今已是满头华发、

蹒跚步履;

眼前端庄富态的

姐妹,

竟是当年那纤细孱弱的

同窗少女?

师生相见不相识,

手捧发黄的照片,

才把冰封的记忆开启。

童年的友谊最纯洁,

少年的感情最真挚,

青梅竹马最是美好,

最厚重的是师生情谊!

 

四十二年的分别,

有多少心事要倾诉;

四十二年的思念,

             笑脸相望哽无语。

不必再问

经历了多少

雨雪风霜,

甜蜜与苦涩、

             荣辱与成败

都已是过时的履历。

今天能在这里相聚,

             就是学子们给母校

最好的献礼!

 

不必悲叹

历史苍凉,

人生苦短;

不必留恋,

韶华流逝,

白驹过隙。

用不着拈来春天的绿叶,

遮盖金秋的斑斓,

也不必责怪岁月蹉跎

无情无义。

生命之歌

每人只有一曲,

人到中年才是

如诗如画的年纪:

青涩的生命之果,

已经充盈丰满;

湍急的生命之水,

             已经汇入宽阔平稳的江河里。

月白风清,

功名利禄已经

烟消云散,

天高云淡,

沉重的使命已

逐渐远去。

经历了童年的孱弱、

             少年的幻想、

                 青年的热烈,

年过半百,

华彩乐章

才刚刚奏起。

国大家小——

我们已经把青春

奉献给了祖国和事业,

家事如天——

从今后我们要

呵护好自己。

重新规划你的人生吧——

我们就是那午后

炽热的太阳

仍然高高挂在天际。

年少的子女

还需要我们去温暖

年迈的父母

还需要我们去惦记。

尽情去享受

这初秋的人生吧——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追求,

我们有我们的乐趣:

江山美景

还等待我们去欣赏,

挚友知音

还等待我们去寻觅。

闲看暮雨晨风、

庭花凋零、

春草又绿。

笑观红尘滚滚、

街市忙碌、

后辈来去;

让快乐拥抱未来,

人间处处都是春;

把荣辱悲欢留给过去,

莫愁前路无知己;

好好关照自己吧——

老师和同学们!

我们分别的实在太久,

但愿从今后

相聚多于别离。

让我们再次手牵手,

人生路上

风雨同行,

让我们心连心,

同窗同学更知己。

多多保重吧——

              老师和同学们!

让我们相约:

再过四十一年

一同到天安门广场

去看共和国

百年大庆的焰火;

让我们相约:

再过五十三年

一同到大成殿去参加

庆祝我们入学百年的典礼!


后记:此文是为庆祝承德市文庙小学(66届)暨民族中学(69届)毕业班同学2008年春节聚会而作 2008年1月16日写成于广州;2月8日(正月初二)朗诵于承德市天宝假日酒店宴会厅师生联欢会上。现将此文作为见面礼,于“五.四”青年节之日献给承德知青战友们。

 

(1)我于1972年12月参军入伍到广东省潮安县(现已改名为潮州市)驻军某部,1984年11月调至广州市驻军。从18岁参军至今,共36年。

(2)、(3)广东又称“南粤”,潮安县在该省的东部,濒临南海;该省北部韶关市的丹霞山与家乡的燕山山脉为同一地质年代的“丹霞地貌”,距今已300万年。磬棰峰与广东韶关的丹霞山中的阳元石有异曲同工之妙。白云山在广州市区北部。

(4)珠江为我国华南地区最大的一条河流,流经北回归线附近,因之称为“祖国最温暖的大江”。

(5)我于1970年3月从承德市上山下乡到承德县西大庙公社,1972年3月抽调到承德县林业局上板城苗圃工作。因无指标,不能转正,户口仍留在西大庙。

(6)文庙:为全国唯一一座由清朝皇帝下令建造、并由皇家专用供奉孔子的庙宇,位于承德市二道牌楼,解放后为“文庙小学”,我于1960年秋季入读该校,直至1966年夏季小学毕业,接受了6年正规的小学教育。文庙在“文革”期间被毁,现正在复建。

(7)大成殿:文庙内供奉“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正殿。该殿的东侧改为教室,我所在的六年一班即在该教室。

(8)畔池院:文庙内院落之一。原来可能为观鱼池,我们入学时已填平做了操场,但仍可见一座小桥半露出地面。

(9)自1966年6月小学毕业至今,已近42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