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母爱如水(6)

 

        孩子们慢慢长大了,然而,父亲母亲也渐渐地开始衰老了。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先是听说他们得了高血压,后来又说是心脏不大好。起初,母亲还能到菜市场买菜,回来下厨房做饭,父亲每天还能骑自行车,早上去离宫遛弯能走两、三个小时。过了几年,父亲就不敢骑自行车了,母亲则需要人帮助买菜了,只好从老家把我的侄女请来,给她帮忙。再后来,侄女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二老由伺候别人变成了要别人伺候。再后来,母亲的糖尿病越来越严重,可是我们一直认为糖尿病是慢性病,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却总在为她的心脏病担心,特别是前年她的心脏放了支架后,我们整天提心吊胆的。三年前,母亲下地摔伤了腰椎,从此,她再也没有下过地,一直躺在床上。又没有什么药好用,我只好在回家时,给她买了块儿三合板塞在褥子下面,这样她的腰就不会负重。两年前,她刚刚好了一点儿,谁知有一天表弟想帮她转身,用劲大了一点儿,又把她的腰椎扭伤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未能下地,我现在几乎都不记得她晚年走路的模样了……。近几年,我晚上睡觉从来不敢关掉手机,生怕家里有事来电话找不到我;每次看到手机响起时显示的是家里的号码,心里就突突乱跳,生怕老人有不测发生;每到“五一”、“国庆节”放长假时,别人都张罗着到外地去旅游,我却是要往老家奔。太太、孩子有意见,我说:“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咱们要去旅游也可以,但是必须要回家看过爷爷奶奶以后才能去。我不能放着老人不去探望,先去‘周游世界’!” 
       “文革”期间,因为父亲挨整、我又被下乡,母亲精神上受到极大压力。那个时候,母亲最怕别人来安慰她,越是安慰她,她反而越难受。她本是个要强的人,我家在邻居中又有点儿威信,现在父亲一下子成了“黑帮”,她就是“黑帮家属”,出门进门都要受人家指点,她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待遇?!那段时间,她总是胃痛、呕吐,西医、中医看了无数次,但是总是治不好,三天两头就犯病。那时,我和妹妹隔三差五一大早就去中医院排队给她挂号。后来,有位医生说她可能是得了“胃神经官能症”,大家觉得有道理,因为她一遇到不高兴的事就犯病。有时一说起父亲的事,过了一会儿她就开始胃痛。七零年国庆节,她上街看国庆游行,见到游行队伍中有我的同学,她想起自己的儿子却在农村受苦,立刻就犯了病,在家里躺了好几天。由于不是器质性病变,自然医生开的药都不管事,还是那位医生给她开了镇静药,还管点事儿。最后,医生居然给她开了“杜冷丁”,仍然治不好她的病。直到我当了兵、父亲得到了“解放”,她的病竟然不治而愈了。可是,她还是有了药瘾,多年来,她经常要吃“去痛片”,也因此埋下了病根……。近两年,我发现了她吃药上瘾后,开始试图控制她吃药。她因糖尿病引起全身刺痒,每天都要吃抗过敏药,如扑尔敏、西替利嗪等,有时两三个小时就要吃一次,大家不让她吃,她就把药藏起来,后来,她干脆就把药瓶攥在手里。一次,侄子硬是从她手里夺过了药瓶,出乎意料,她既没有吵,也没有骂侄子,只是用异常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刚强的母亲会出现这样的眼神,我的心在颤抖,眼泪夺眶而出。我从侄子手里夺过药瓶还给母亲,还使劲攥着她的手……。我无奈地告诉妹妹弟弟:“妈妈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强求她了。”
      最近三年来,母亲的糖尿病越来越重:经常吃不下东西,吃什么吐什么。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她的 “胃神经官能症”又犯了,有时就给她吃两片儿“舒乐安定”,可是效果不大;后来,医生说她是“反流性食管炎”,开了“奥美拉锉”,效果也不明显。直到最后,内分泌科医生才告诉我们,这是糖尿病引起的“胃瘫”,而且没有什么药能治。我不太相信,就向北京301医院的专家请教,人家也是这么说,我们这才恍然大悟!这样,母亲由呕吐,到胃瘫,最后直至“微循环系统衰竭”,到了最后,她什么食物都不能吃了,水米都不能进,甚至连输液都不行了,稍微给她补点液体,她身上就起泡,凡是有褶皱的地方全都溃烂。我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饥饿而死——不是心脏病、也不是肺病,而是糖尿病如此残忍地夺去了她老人家的生命!医生告诉我们:一般的糖尿病人到了晚期都是这样水米不进,可是,男的只能坚持四、五天,女的可坚持七、八天,“你们老太太居然坚持了十三天,简直是创造医学奇迹了!”(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