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第 一 代 农 民 工

                                               (二)

 

 多少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次招工的历史背景:

 由于从1966年以来的“文革”运动,给国民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1968年工农业总产值下降4.2%,城镇中“老三届”毕业生全部积压无法分配工作,绝大多数工矿企业无法招收新工人,大专院校招生制度被废除,初高中毕业生无法继续升学,造成了严重的失学、失业问题。

 当周总理向毛主席汇报这些问题时,毛主席发表了那篇著名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谈话。当年,全国就有199.68万(不含大专毕业生)城镇知青下乡,在这些人中,到人民公社插队的有165.96万人,我就是其中的一名;到国营农场、林场工作33.72万人。此外,还有60万城镇居民下乡。这还不包括到新疆、西藏、黑龙江、云南、海南等地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

 一年以后,由于城乡差别和其他种种因素,使这些知识青年中的相当一部分不愿在农村继续呆下去,各地知青上访、闹事乃至自杀的事件不断发生。

 1971年以来,由于周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力挽狂澜,使国民经济趋于好转,1971219全国计划会议结束,会议决定,为弥补城市劳动力的不足,也为了给予城镇知青出路,下乡两年以上,在农村表现好的知青,经贫下中农推荐,可招工回城(摘自《承德知青网》),我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招工的。但当时我只顾得高兴,没有仔细琢磨李主任“只是暂时不能迁户口”那句话。

    第二天,我从市里回到村里的知青点儿,收拾了一下行李。行李还是那么简单,仍然是一个背包,一个网兜。我把从房东家里借来的农具该归还的都还了。与李队长、老房东和邻居们告别后,又走了三里路到大队与李主任告别,就背着简单的行李上路了。这次,我没有从大队走到公社,而是沿着那条像战壕一样的山腿,从我们大队走到涝洼大队,然后直奔新杖子车站,在那里坐火车两站就到了上板城。

    从北京到承德的列车下午四点才能到站 ,而现在还未到中午。我站在新杖子车站的站台上,向北望去,对面大山的褶皱里就是我揪心地生活了两年的地方。现在,我终于离开它了,也许是一去不回头了。我心里非常清楚:两年多来,那里的乡亲们对我很好,没有人亏待我。但是,那里不是我终老一生的地方,我的人生志向不在那里。我还年轻,我要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城市,那里才是我实现人生所追求的理想的舞台!(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