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命 运 大 转 折

         

                           (三)

 

 

 接兵的同志住在公社的招待所,一共来了三位:一位是李连长,一位是黄副连长,还有一位年纪大一点儿的是吴管理员。我们到了他们的房间,只见屋里冰冷冰冷的,三个人围着被子坐在床上,仔细一看,炉子没有生火。我问他们怎么不升火,他们说“不冷”。我们急忙动手把炉火点着,屋里才有了点儿暖意。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三人都是广西钦州人,根本就不会烧煤炉。他们说着很特别的普通话,既有很明显的“大舌头”,又在不该“儿化韵”的时候给“儿化韵”了,听起来非常别扭。连长看见鉴文穿着一双“回力”牌球鞋,就问他:“你会打篮球吗?”鉴文毫不犹豫地说:“会。”其实我们都知道,尽管他个子很高,但是却根本不会打篮球,只是当着接兵同志的面,我们谁也不好拆穿他,心里却是很不舒服:鉴文这样做,岂不是比我们有了优势?他要是抢在了前面怎么办?但是,我们与接兵的同志只见了一面,也不知人家对我们的印象如何?我们更不知怎样去做他们的工作。那年月,人们把解放军真正当成子弟兵,根本不会想到去给他们送礼、送钱,除了像孔雀展示羽毛一样假装不经意地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外,再没有其它办法博得他们的好感。幸好接兵的同志很客气,把我们几个都鼓励了一番,说是“只要政审、体检合格,大队公社肯放人,他们就会带我们走。”我们一听,放心了许多。

 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我们完全是本末倒置了。真正能决定我们命运的,不是接兵部队,而是公社、大队的领导。不管是体检、政审,只要大队、公社的领导有一人“哼”一声,我们就别想去了。幸运的是,我们没有碰上这样的领导。所以,那几天,我认为见到了接兵的同志,人家又表了态,工作就做完了,我最担心的是父亲的问题会不会影响我当兵。  

 左盼右盼,到了127日,通知下来了,我们欢欢喜喜地到公社领到了《入伍通知书》。全公社的知青,只有我们三人报名,其他人不是年龄大了,就是家庭出身不好,结果我们三人全都被录取了,真是皆大欢喜。这下我彻底放心了,看来父亲的事儿对我并无影响,谢天谢地!我拿着《入伍通知书》看了又看,它只有16开纸大小,黄底黑字,上面正中间印着一颗立体感很强的红五星,下面是鲜红的五个大字:“入伍通知书”,再下面是黑体字:“XXX同志:你坚决响应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伟大号召,积极报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是很光荣的。现经审查批准你入伍。望于十二月十八日到上板城工委集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河北省承德县人民武装部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七日。”将近40年了,我虽然一直很好地保留着这份文件,但我从来没有好好琢磨过它。今天,当我再打开这份《入伍通知书》时,我竟发现它没有像当时流行的文件那样,在最高一格写上一条“最高指示”,通知书中的语言很简单也很朴实,这可能与当时“文革”的形势有所好转有关。(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