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京城管被杀案的思考

 

画面显示,十几个执法人员围绕在崔英杰周围,崔英杰手里紧握小刀本能地舞动,口气却软弱:把车给我留下,其他你们拿走。城管的声音在说,你把刀放下,把刀放下。争执的最后场面是崔英杰单膝跪地,左手仍死抓住三轮车不放。

 

“我哀求他们,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就是请把我的三轮车留下,因为那是我头天刚刚借钱买的。”崔英杰在庭审中形容当时心情。

 

城管最终收缴成功开始回撤,画面中是他们离散的背影。已经离开现场的崔英杰突然从后面迅速跃入镜头,人群一阵混乱,然后是血,然后是崔英杰转身飞快跑向小巷深处的蓝色身影

 

首先,这是一个悲剧,对两方面来说都是一个悲剧。

贩夫走卒自然可怜,城管队员其实也是一个两头受气的职业。如果有领导来检查,城管往往是最忙碌的,搞的不好是绝对要挨上面批评的,官大压死人。另一方面,无证经营者也不好惹,因为都是关系到饭碗的勾当,砸人饭碗等于杀人父母,人家能不急吗?是的,贩夫走卒是弱势群体,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可是弱势群体就可以不按法律规则,率性胡来,甚至搞出人命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法律是为了公平,不是为了保护强势群体,也不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

那么这个案件就没有可以思考的了吗?当然不是,这就是要找出这个案件的根源在哪里,如果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那么还会有李克强被杀,还会有崔英杰被判刑或枪毙,我们就永远在该杀与不该杀这样的争论里口水不断。

这件事的根源在哪里呢?那就是无证经营。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无证经营?他们为什么不领个证多安心呀,不用担心被没收了。显然,他们没有办证是因为他们交不起办证的费用或者还有证件办理渠道的问题,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的政/府/税收部门应该考虑到他们的难处,降低办证的费用和难度,对确实困难的酌量减免。同时加大监管力度,重罚无证经营者,没收其经营设备(可能有些商贩会不清楚法规,因此对于第一次被城管抓获的可以讲清法规,要求当场办理证件,否则全部没收)。这样,在更高的风险/收益对比下,会有更多的人办理证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