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四年的正月初七,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在内蒙古昭乌达盟的一个小县城通往石羊石虎山的小路上,缓缓的行进着一行送葬的队伍,灰暗的天空,白茫茫的大地,戴孝的人群之中,有一个小小白点随着人群艰难的移动,那就是,一个在三岁失去妈妈,现在又失去相依为命的姥姥,年仅十二岁的我。

一九六四年春节过后,姥姥的心脏病越来越重了,记得正月初五那天早上,姥姥精神好了许多,艰难的爬起床,从柜子里拿出了照片,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妈妈,也是姥姥姥爷的唯一的独生女儿,那天,姥姥好像没有病一样,看着妈妈的照片,是那么深情,那么慈祥,从姥姥那时断时续的讲述中,我第一次了解了妈妈。

 

妈妈出生在一个小商户家庭,姥爷虽然先后娶了大姥姥和小姥姥,却只有妈妈一个女儿,妈妈在一个非常优越的环境长大,妈妈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很文静,很善良,妈妈在读国高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多才多艺,她演过好多话剧,评剧,歌也唱的好,在运动会上,长跑,短跑,她都会得好多奖,就在她毕业的那一年,发奖的恰恰是爸爸,那时候,刚刚解放,爸爸分配在旗委工作,爸爸几经周折,打听到妈妈的家,当然了,后来,他娶了妈妈。

 

一九五一年,爸爸和妈妈新婚不久,妈妈调到承德中级法院,爸爸几个月后,也调到热河省公安厅,当时叫支援热河,妈妈当时只有十八岁,而爸爸才二十四岁,当时我家住在热河省府家属院,爸爸任公安局主管侦破的副局长,每天下班都会很晚,妈妈就会等在爸的回家路上,和爸一起回家,一起吃饭,记得妈妈接过一宗离婚案子,男方是一位虐待狂,女方忍受不了长期的精神摧残和打骂,法庭判离,在爸妈回家的路上,那个男人截住妈妈,和妈妈要老婆,爸爸开玩笑的说“把我老婆赔给你好吗?”一句玩笑,妈多次从恶梦中惊醒,爸后悔不已,在当时的公检法,爸妈的感情已是美谈。一九五二年七月,随着我的出生,家更是一片温馨的乐园。

 

不久,爸爸去中央政法大学进修,妈妈抱着几个月的我送爸爸到火车站,回来后高烧不退,为了不影响爸的学习,每次写信都报喜不报忧,直到法院领导来家里看望,妈妈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马上分别给爸爸和姥姥发了电报,他们火速分别从沈阳和内蒙赶到承德,这时的妈妈,已经不认得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姥姥埋怨奶奶,姥爷抱怨爸爸,姥爷一句话说的很经典“你们有钱可以娶媳妇,我有多少钱也买不来女儿呀”。这是后话,公检法联合派车出人,连夜赶往北京,去了苏联专家开设的医院,确诊为:大脑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