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兄是我中学校友,下乡时的患难。其自幼受家庭的正统影响,有文可治国、武可定帮之才,侠肝义胆,为人刚正不阿,是我的良师益友。今偶览新浪博客,见此文章,转载如下:

 

1947年农历丁亥年518日巳时出生,户口簿和身份证写成阳历以后按此沿用,至今满60岁整整一个甲子。小时母亲请人为我算命批八字,五行属土乃平常之命,父亲高兴:平常就好!土命人心实,以平常心做事,以诚实心做人,平安即是福!不求闻达,适者生存。给我取名适生。

 

我满怀深深的感恩之情,感谢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给我生命来到世间、抚养我、教育我。他们都是教师,一辈子教书育人。一生贫寒却多才多艺,桃李天下。父亲82岁去世没留下任何财产,只有几本辞典、教科书和一枚国家颁发的“从事教育40年”纪念章。送葬亲友中有父亲离休后晚年教导的美国学生,引得不少人观看赞誉。母亲今年85岁多病在床,陪护母亲输液时聊天提起小学图画课留作业,我画不好缠着母亲画人物和风景素描上交,老师看后吃惊训问,只好承认请母亲画的。我至今清楚记得小时晚上看夜空星河闪烁、听母亲给我们读书“牛郎织女”的情景;准确唱出父亲教的“星儿静月儿悄悄,海早息了风潮,爱说话的人、爱唱歌的鸟、爱走跃的虫,都一起睡着了。待我细细地观瞧,在这夜深人静时,撒下些快乐的材料”。歌曲。父亲一介书生,却托朋友让我从小拜师学习八极拳,锻炼尚武精神。为我以后经受苦难磨砺,历练人生:修身、正心、立命,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打下基础。

 

我感谢共产党***,从小给我的正统教育,把祖国民族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刻在心上,融进血中。成长道路虽经坎坷,那辛酸甜苦也成为隽永的回味:文化大革命风暴让我领受到政治斗争残酷无情,上山下乡饱尝苦难,体会到农民的疾苦,返城当工人享受到吃商品粮、挣工资的快乐。从冰天雪地黑龙江边,经风沙弥漫内蒙草原,到荒沙累累贺兰山下,漂泊的经历感受到祖国幅员广阔,山河壮美,成全了学习古人“少而学、壮而行,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领悟世道真谛的愿望。虽已届花甲耳顺之年,但凡读到听到、看到为祖国民族、人民效力效命的仁人志士义举,仍热泪纵横,热血沸腾,或举手额庆或扼腕叹息,自勉或与女侄亲友互勉当仿效之。

 

我感谢岳父岳母,他们在日寇入侵民族危难之际,从军杀敌,报家仇国恨,岳父卓立战功,31岁晋任将军,担任受降官接受日寇投降。是我们学习景仰的民族英雄。修身、齐家、为国、为民思想境界教养的好女儿成为我妻子。古人云: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妻子改变了我天马行空、任意率为,从此收敛情性,肩负起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

 

我感谢妻子女儿,妻子既干好自己事业当好总经理,又尽心力孝敬父母公婆操持家,十几口人,四世同堂,尽享天伦情乐,妻子功不可没。38年前妻子给我定情赠言:“任凭潮浪险,相与渡横流”,从此相互扶持,一路走来,还将一路走去“执子之手与君偕老”。女儿虽患残疾,却善良聪慧、勤奋有成,独立在外求学十几年,获得三好学生、三好研究生、两次受北京市残联嘉奖,参加共产党。获取医学博士毕业归来,当上医生、服务社会,患者满意,领导高兴。下班回家,乖乖女孝敬老人,关爱亲友,让老爸欣慰自豪。

 

我感谢兄弟姐妹、至爱亲朋,艰难困苦中互相关照,相濡以沫,血浓于水。孝敬父母工作敬业,承继忠厚、读书家风。一起努力争取实现父亲的期愿“左书右画开卷有益,模山范水出户方精”,让父亲含笑九泉。上天恩赐的朋友良多热血男儿、巾帼须眉,诚如孔子所言,人贵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他们教诲我、关心我、帮助我,我靠在他们肩上,天涯有知己,临危不惧,遇难呈祥,事半功倍,一生顺畅。

 

我感谢邓小平,一九七七年给已结婚生女、已过而立之年、已当六年建筑工的我考大学的机会,带工资上大学四年,学而优则仕,毕业进入财政部从此改变了命运。

 

我感谢山西财经大学母校师长,把我教育培养成共产党员,三好学生,班长,学生会主席,财政金融专业毕业生。在不招收已婚且家属在外地毕业生的情况下,母校师长极力向财政部招收领导推荐,财政部破例招收我,并批给三个进京户口指标,我和妻子女儿做梦一样成了北京人。

 

我感谢亲爱的同学们,相识相知几十年,寒窗苦读,桃李芬芳,一起享受学习生活的快乐,共同体会报效国家社会的欣悦。毕业后仍相互关心,一方有难,八方相援。既有锦上添花,又有雪中送炭。抽暇相邀共聚,弦歌一堂,诗酒唱和,共享同学情谊。

 

我感谢财政部各级领导和同事,教我学而致用,在工作中学习、练达,从国防司到工交司、从军工处到中央处、地方处,从科员到副处、处长,一步一步经历人生从而立到不惑,结识了中央部委和地方财政许许多多优秀精英,让我终生受益。

 

我感谢中投保公司的领导和同仁,他们是我感悟人生从不惑、知命到耳顺重要阶段的良师益友,是我过上小康生活的靠山。

 

我感谢中投保公司,公司是我的衣食父母,公司是我的家。家兴我兴、家荣我荣。

 

时光荏苒,转眼又到丁亥年,回首度过的花甲六十年,希望与遗憾、成功与失败、喜悦与忧伤交织,祸福相依,荣辱相伴,得失相随,虽有波澜终归平常。一路平安走来,正应了父亲的话:平常就好,平安是福,适者生存。

 

当此告别少年、青年、中年,迈进老年;当此告别奋斗、拼搏、进取,淡出江湖,归于淡泊宁静之际,人老情切,满怀感激而作花甲感言: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