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遐想

 

巧得很,刚写完一篇关于ufo的文章,就看到了?然的文章,于是赶快发上来,凑个热闹。)

 

浪漫的遐想是花季少年少女的专利,进入成年后,遐想少了,人们在现实中务实地走着自己的人生路。

 

年过30,应该已进入成年了,可那时的我尚未从一个痴迷的梦中醒来。

 

那时,刚进学校不久,仗着单身没有生活压力和负担,繁忙的教学和班主任工作之余,每天还能挤出时间浏览着各类书籍,文学、历史、地理、哲学、政治,无所不及。

 

从一本书上初步了解了UFO的知识后,便一下子迷上了它。

 

UFO全称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 ,中文意思是不明飞行物。凡未经查明的空中飞行物,国际上通称UFO,实质上,人们更多的是把ufo称作飞碟。

 

我不仅自费订阅了当时国内有关ufo的权威杂志《飞碟探索》,还将看到的各报刊杂志上有关这类的知识或剪裁或抄写,都保存起来。一有时间就拿出这些反复看。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着了迷:和人家谈话,说着说着就拐到飞碟上;给自己的学生讲课外知识时,常把最新的ufo 动态讲给学生听;夜晚在楼顶乘凉,眼睛盯着深邃的夜空,期盼着与UFO的邂逅......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国内外目击者说自己看到了ufo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人们也把历史上的许多自然悬念和UFO连接在一起:

 

古埃及的金字塔是一个连现代人都难以完成的建筑,这座金字塔占地13.1英亩,由至少重2.5吨的近260万块巨石建造,共重625多万吨,如此多而重的石料,4500年前的人们是从哪里采的石,怎样的运输,怎样的堆积,都是谜团。何况在建筑的数据上有着极为科学的精密计算:其高度(481.3949英尺)扩大10亿倍恰等于地球与太阳的距离;塔高与塔基周长之比恰是地球半径与周长之比;底面正方形的纵平分线延长恰是地球的子午线;塔址正处于世界各大洲的引力中心;塔的自重乘以1015次方,正好是地球的重量;其经线把地球分为东西两半球,它们的陆地面积相等......

 

还有那个麦田怪圈的谜团,这么大的面积,只有从飞机上的高空才能看出的图案,古人是怎样在地面“制作”的......

 

很自然地,人们把这些世界上的谜团与外星人、与ufo联系在一起。《飞碟探索》杂志上每期都刊载了大量这类文章,读起来引发遐想,且又引人入胜,于是,我很快就痴迷了。

 

我曾夜登双塔山,站在山巅,望满天星空,幻想着UFO的遥遥而来和凌空落下,期待着与外星人的第三类接触(第一类为近距离目击,第二类为外星人来访的具体有形痕迹,第三类为通过心灵感应和外星人对话。)可惜外星人辜负了我的一片痴情,从没有与我单线联系,甚至都没在茫茫夜空中让我目击一次,哪怕在梦中与我感应一下也好啊。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些日子我真是着迷般地迷恋UFO,可却连梦都没做一个,ufo对我这个粉丝太不公平了。

 

ufo的痴迷遐想阶段虽然早就过去了,但即使回到科学的评价上来,我至今也不否定ufo 的存在。这个问题至今在世界范围内有着不小的争论,我基本是倾向于有的,最简单的依据就是:天空中上亿个星球中,难道只有地球是存在生物的独一份?你信吗?反正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