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那些事儿(十六)

文·风雪平山

爸爸说,在盘山休整一段时间后,部队又出来游击,他们路遇一个县大队,县大队对他们诉苦说:“玉田的伪军好凶啊!每次都被他们撵出七八里地去。”十三团的官兵们一看,这个县大队不足三百人,轻机枪也就两挺,还跟宝贝疙瘩似的,步枪都是原来老八路淘汰下来的汉阳造老套筒,射击精度也差,难怪不是伪军对手。

双方合计了一下,决定教训一下玉田伪军。十三团在离伪军兵营五里地的一个村庄隐蔽起来,这个县大队去伪军兵营附近开枪吸引敌人。伪军派出一个连携带机枪掷弹筒冲过来,追打县大队,县大队按预定的方案,穿村而过。后面的伪军追上来,十三团一阵乱枪打过去,当场倒下七十余个伪军,十三团的战士端起刺刀就冲上去,伪军不敢拼刺刀掉头就跑。但是他们看请楚了,从服装上判断,上来的是十三团。从那以后,县大队再去挑逗这些伪军,伪军说什么也不出来了,怕是狼诱子…… 爸爸说,一九四一年,包森带十三团七个连在遵化歼灭了驻玉田的伪军第三团,击溃了第四团。从那以后,玉田的伪军一直害怕十三团。这次教训玉田的伪军,伪军跑得比兔子还快,看来包森的虎威还在……

潘家峪复仇

很多人都知道抗战时期发生在河北丰润县潘家峪的惨案。潘家峪是抗日的堡垒村,附近的东山就是冀东部队的药品仓库。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也经常在附近驻扎,鬼子对此恨之入骨。隐藏在潘家峪的汉奸是本村的一位地主。他告诉大家说,鬼子春节前不会出来扫荡,大家放心过春节。老实的村民们竟然信了他的话。一九四二年春节前,鬼子一个机枪中队和伪军一个团包围了潘家峪,杀害了无辜老百姓一千余人。


图一:潘家峪被鬼子烧毁的房子,靠在墙边的尸体还依稀可见

老乡们纷纷要求八路军给报仇,活着的青壮年组成了复仇团。一九四三年夏,冀东军区决定要解决鬼子这个机枪中队。集中主力冀东十二团、十三团加上复仇团和附近的民兵,总兵力达到近万人。任务分配,十二团围歼机枪中队(李运昌兼十二团团长揽了主攻),十三团打伪军,主要是分割伪军将其击溃,重点是打鬼子机枪中队。

在战斗的头一天,十三团先拔除日伪在榛子镇的一个小据点。按惯例八路军打完一仗立即转移。但是这一次,八路军并没有转移,榛子镇一仗只是一个诱敌行动。目的是引鬼子机枪中队出笼。

第二天,鬼子机枪中队在佐佐木少佐的带领下,前面还有伪军一个团。当鬼子伪军行进到一个叫干草河子的地方,几乎同时,十三团在路两旁夹击伪军,十二团的官兵们枪一响,手榴弹一扔,借着手榴弹的爆炸烟雾就冲上去了。爸爸说,这一仗打的是猛仗,是不计损失的一仗。鬼子是行军状态,一旦他们的机枪放列好,选好阵地就麻烦了。所以没有等鬼子架好机枪就要冲上去。有的鬼子轻机枪刚打一个点射,战士就冲到跟前抢夺了,鬼子的重机枪根本没有机会放列。伪军没有什么战斗力,部队一边打一边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今天我们就找鬼子算帐!缴枪不杀!”伪军们的战斗意志很快就瓦解了。十二团和复仇团的官兵们蜂拥向鬼子机枪中队,刺刀铁铲乱刺乱砍,鬼子机枪中队很快就被砍完了。最后,战士们在鬼子的尸体里找到了佐佐木,胸前挂着的是天皇授予的六角勋章。才知道这是佐佐木少佐,潘家峪惨案的罪魁祸首之一。混战之中,谁也不知道佐佐木是被谁杀死的,身上有刺刀捅的,也有铁铲砍的,血肉模糊。就是一个,恨!!!


图二:李运昌用过的望远镜


图三:牺牲的八路军战士

近年来,有资料披露,这一仗之前,还有一个佐佐木少佐调回国了,便宜了这小鬼子!

爸爸回忆这些战斗时说,我这辈子感到最庆幸的是,当八路军所在过的两个团,教导团和十三团都是作战能力很强的主力团。好的部队就是不一样,他会令对手胆怯!


图四:八路军战士帮老百姓修复被烧坏的房子


图五:鬼子的汽车被伏击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6-23 21:54:06

爸爸那些事儿(十七)

文·风雪平山

爸爸说,能打胜仗是本事,打败仗是能以最小的代价保存实力更是本事。抗战时期,敌强我弱,我们也不总是打胜仗,也吃过败仗。

刘诚光的牺牲

这是一件尘封多年的往事,一九四二年夏,冀东十二团政委刘诚光(冀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带一个连护送一批干部过平西,在一个叫甲山的地方与鬼子遭遇,鬼子兵力一千多人,刘诚光只有两百六十三人,鬼子的装备也占优势。刘诚光带部队退守在一个孤山包上,山包不大,鬼子很快就形成了四面包围。鬼子用炮轰,战士们在跳跃躲避炮火时,鬼子的机枪随着爆炸点扫射,这一仗,我军牺牲二百五十八人,有五位战士躲过鬼子搜索逃了回来。鬼子只损失三十余人。


图一:时任冀东十二团政委的刘诚光烈士

据跑回来的战士讲,刘诚光一看突围无望,说了一句:“今天革命到头了!”下令烧毁文件和一切表明身份的标志。最后,他看着警卫员自杀,然后开枪自杀。刘诚光,湖北红安人,红军,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

为了避免给军心造成影响,严密封锁消息,宣称刘诚光因病逝世。但是教训还是要记住的。爸爸行军路过平西甲山,部队领导仔细察看了地形,发现刘诚光的阵地设在一个孤山包上,不远就是山梁连山梁的山势,如果猛冲到那边,鬼子形成不了包围圈,可以且战且走。

十棵树突围

爸爸所在的十三团,曾在玉田杨家会被鬼子包围,突围后来到蓟县十棵树,被鬼子一个联队(团)和伪军一个团包围。敌人总兵力五千余人。十三团兵力两千余人。

部队被鬼子包围并没有惊慌。战士们有条不紊地利用民房和土墙修筑工事。战士们在离地面半尺高的地方开凿枪眼。然后挖单兵掩体,挖到齐腰深,这样可以躲避鬼子的炮弹和手榴弹。十三团不愧为久经沙场的部队,鬼子不冲锋,战士们只是静静的等待,零星的鬼子,只有副班长们开枪射击。当年,部队训练不错,副班长都是特等射手。连长们都在观察敌情,鬼子阵地那边,有高地坟地有茂密的树丛地方,连长们会命令机枪打一个点射,往往就把鬼子隐藏的特等射手打个非死即伤。鬼子喜欢在那些地方埋伏特等射手,专打我们前线指挥员和通讯员。鬼子那点儿三脚猫的功夫,早已了如指掌。

鬼子知道包围的对手是谁,也不敢贸然进攻,一直等到调来了三辆坦克,才开始进攻。战士们用机枪阻隔鬼子的步兵。第一辆坦克冲进村子,被一位连长从房上跳到坦克上,掀开盖子投了两颗手榴弹炸毁(这位连长曾是东北军的战士,受过反坦克训练)。当年,鬼子坦克条件很差,里面气温很高,盖上盖子里面人坚持不了多久。第二辆坦克冲进村子,战士们用碾盘等做障碍物阻挡,竟然把坦克卡住了,战士们用手榴弹绑成炸药包将其炸毁。


图二:鬼子的薄皮坦克

第三辆不敢进村子,只好围着村子瞎转,不停的打炮,炮弹打在土坯墙上开了一个窗口大的洞。正好开一个观察口,连长们会派一位战士利用这个洞口帮助观察敌情。

当年,被鬼子包围必须当天突围,鬼子也在猜测我突围方向。爸爸说,那晚上一营和特务连保护团领导突围,二营打掩护防止鬼子尾随追击。三营先向鬼子重点防守的北方徉动突围,一营先向南突围,然后转向西方。这一仗十三团损失很大,牺牲四百余人,被俘伤员一百余人。还有二百余人穿上老百姓的衣服,在乡亲们的掩护下成功逃脱。损失枪尽千枝。

损失不要紧,只要人回来就好办,再打鬼子几个伏击,损失的枪就可以补充回来。爸爸说,当年被包围和反包围是家常便饭,突围时心情并不紧张,还互相打趣:“万一我要光荣了,把我的枪带走,别忘了我上衣口袋还有两块银元,拿去花吧!”

杀汉奸

爸爸是特派员,职责就是清除作战区域的铁杆汉奸。地方的汉奸,伪军中的铁杆都在清理之列。我曾经问过爸爸,汉奸是不是都是象电影里那样都是稀泥软蛋。爸爸笑了,恶人之所以是恶人,里面的死硬分子也不少。他说,有一次在俘虏中抓出七个有血债的汉奸。部队为了节约子弹,在一个结冰的水洼开了一个窟窿,把那些汉奸一个一个的往里塞,最后一个竟然笑了笑说:“明年春天见!”自己跳进去了。


图三:枪毙汉奸

其实,在那个非常残酷的年代,汉奸是鬼子的帮凶,没有汉奸鬼子寸步难行。中国老百姓也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心理。抓住一个汉奸,这个汉奸活埋过抗日军民,老百姓也会喊:“活埋它!”


图四:鬼子把无辜的小孩挑在刀尖上


图五:鬼子在汉奸的指认下杀害民族英雄刘耀梅


图六:鬼子拿中国军人练刺杀

所以,在那个年代对待汉奸,刀砍枪刺,绞杀活埋都有,血债血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就是战争。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6-26 7:51:47

爸爸那些事儿(十八)

文·风雪平山

记得一九五七年夏,我还在广州读小学的时候,日本的工商业界在中国上海武汉广州轮流举办工业品展览,最后一站在广州。班上的同学们不少都去参观过,上学时拿出一些日本的小玩意,什么铅笔合,铅笔刀,还有一些日本糖果来炫耀。我没有去过,只好羡慕地看看别人的新鲜东西。周末,我和姐姐对爸爸说,听说日本展览馆就要闭幕了,再不看就看不到了。大有今天不去不罢休之势。爸爸这才带我们去越秀北路看日本展览馆。一下公车,老远就看见展览馆门口竖起两根高大的旗杆,一根高悬着我们的五星红旗,一根高悬着日本的膏药旗。快要到展览馆门口时,爸爸停下步子看了看高悬的膏药旗说:“心里真不舒服,当年我们把多少这样的旗踩在脚下!”


图一:鬼子的膏药旗

有罪的民族

爸爸说,讲战争罪恶,日本这个民族是有罪的。日本这个民族是个崇尚武力的民族。当年,天皇发动圣战,日本举国上下都是支持的。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日本全体国民都是支持的,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日本民族举国欢呼,日本发动“珍珠港事件”日本国民普天同庆,一片欢腾。日本占领我国东三省,大量的移民,企图永远地占领这些地方。日本对敢于反抗的军民采取最野蛮的手段,什么“三光政策,杀光、烧光、抢光”“兼村并屯,千里无人区。”都是他们的发明!

爸爸还说,从当年缴获鬼子的文件里,看到过一份“反同化手册”,文件的内容主要是讲,支那民族(对中华民族的蔑称)有很强的同化力,很多进入中原的少数民族最终被汉民族同化。要防止被同化,一是要强化进行日语教育,强迫占领区的学生学日语。同时,还要从日本大量的移民。建立日本移民屯垦区。日本在华公司洋行的职员们要防止被同化,对支那人绝对不能信任,可以利用他们,但绝不能和他们交朋友。日本的总战略就是要征服亚洲,征服亚洲首先就是要征服中国。

有人说,天下无产阶级是一家,其实也不竟然,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两个师团,听说一个是日本煤矿工人组成,一个是日本造船工人组成,都是地道的产业工人无产阶级杀人最狠!日本这个民族是个野蛮民族,以为用武力可以征服一个民族。除了在占领区实行野蛮的镇压,对国统区也进行野蛮的轰炸,中国的平民死亡比军人还多。


图二:鬼子轰炸上海



图三:四鬼子轰炸广州


图五:鬼子轰炸重庆


图六:被鬼子轰炸的桂林、美丽的桂林山水也不能幸免

复仇天火

爸爸说,当我们听到盟军开始轰炸日本,我们感到兴奋,鬼子终于尝到挨炸的滋味了。


图七:柯蒂斯·爱默生·李梅将军

这里,首先要感谢美国的柯蒂斯·爱默生·李梅,这位美国最年轻的空军少将,手里掌控三百余架飞机,从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开始对日本进行了二十二次大规模的轰炸。摧毁了日本二十二座大中城市和大量为战争服务的工厂,鬼子的恶梦开始了。

李梅将军是这次作战计划的制作者和指挥者。李梅根据情报仔细研究了日本的城市建筑,发现日本的建筑多是木板结构,日本夜晚的防空力量相对薄弱。李梅将军决定一是大量地使用燃烧弹,二是利用夜晚进行突袭。先是用燃烧弹在所要空袭的城市投一个地标,然后大量的炸弹投在这个范围内。最典型就是轰炸东京,盟军的飞机先在东京按东西南北投燃烧弹,在东京地面形成一个燃烧的十字架,然后把其它炸弹投在这个范围内。李梅的空袭给日本人造成的伤亡远比原子弹的还多。


图八:被李梅将军炸平的日本城市


图九:被李梅将军炸平的日本城市和用于战争的化工厂

近年来,有日本学者说李梅轰炸日本平民有罪,他们想过没有日本人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远比这些大得多,给亚洲人民造成的伤害远比这些大得多。日本民族在这次战争中都充当了什么脚色!

日本在李梅将军轰炸过的城市都竖有美军轰炸纪念碑,似乎在控诉李梅将军的轰炸。我到是觉得李梅将军是打在鬼子的七寸了,是我们中国人敬重的抗日英雄!

迎接天使

爸爸说,当年美军轰炸日本本土的飞机,如果被击伤飞行员跳伞落在了日本人手里都被鬼子残忍杀害。冀东军区接到命令。要随时接应美军飞行员。美军飞行员也按照事先的计划,飞机出现问题,尽可能地落在我们的控制区。当年冀东军区就接应过两组飞行员,十三团在平谷接应过一组,十二团在迁安接应过一组。


图十:冀东十二团在迁安接应美军飞行员,曾克林团长在和美军飞行员沟通

背对者就是曾克林团长。爸爸说,当年经常强行军,作战,伙食也差,部队是人瘦马也瘦。看看曾克林团长的背影就知道了,团长尚且如此,普通战士可想而知。


图十一:晚年的曾克林将军

爸爸说,朋友来了有好酒,当时,我们也没有面包那些洋食品。我们可以给他们炖小鸡,可以用白面给他们烙大饼,二锅头管够!最后,这些美军飞行员都通过太行山区,走山西到西安,安全回到重庆。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6-30 18:54:21

爸爸那些事儿(十九)

文·风雪平山

本来爸爸的事儿里面是没有他的,可是偏偏让我碰上了,他由一个老八路,变成了一个坏分子,变成了一个别人惹不起的“坏分子”他的名字叫赵印红(谐音)。

赵印红

一九七一年三月初,我们部队奉命到河北昌黎县参加演习,部队到昌黎土井靶场,我们探照灯部队一个营沿靶场四周环形布阵。高射炮部队部署在土井靶场,每天晚上要配合高射炮部队夜间打八千米以上的飞机背象(注:这是当时大口径高炮的一种接近实战训练方法,即炮弹在飞机背后直线距离五百米的地方爆炸即为命中)。高炮部队是以营为单位,三天一轮换。我们则不轮换,所以我们要在靶场附近住一个多月。

我们的灯站分配住在大王台村,昌黎靠海边风很大,又是三月初春寒料峭,白天我们无事可干,我们穿着大衣袖着手,靠着探照灯看高炮部队打空靶,飞机轰鸣而过,炮弹在飞机背后形成矩阵形爆炸。这时有一位中年人也和一群老乡在观看演习。这位中年人的装束引起了我的注意。天气虽然挺冷,他从不袖手,走路时双手一前一后甩开,身材消瘦,高鼻梁面如古铜,目若朗星,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军衣,扣子从风纪扣一顺扣的严严实实,衣服虽旧但很干净,一看就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军人。

有一天,他又路过我们灯站,我递支烟给他,与其聊天。他告诉我,他是一九四三年的八路军,十五岁和哥哥一起参军,部队是冀东十三团。参军后作战勇敢,大功小功立过十五次。第一次立功是他们排住在迁安的一个村子里,天亮时分,有伪军一个中队路过村子,排长命令大家隐蔽,他却忍不住开枪先打倒一个伪军,枪一响就是纸包不住火了,所有战士立刻投入战斗,一阵乱枪手榴弹,把伪军这个中队打懵了,伪军掉头就跑,部队捡了十八枝步枪。排长表扬了他,并给他上报请功,虽然立了功,排长却吩咐他以后不许蛮干,今天对手没有准备,我们才险胜。

他从士兵到班长凭着战功一级级往上升,日本投降时已是排长,解放战争时当连长,抗美援朝时解放军四十六军一三三师工兵营长(原是四十五军战前调配给四十六军)。一九五五年授大尉军衔,由于没有文化,一九五七年转业,分配到昌黎县工商行任副行长。四清时,因为一些吃吃喝喝问题和个人私生活问题(这多年没有结婚,孓然一身,就是不停的谈恋爱,有提前点火的行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我问他这些年怎么过的,他告诉我,被开除后回到村子里劳动。我就是不干活,夏天到海边去打鱼摸蟹,拿到县城去卖,那时候割资本主义尾巴,工商局、公安局干涉我,我干脆把军功章全佩带上,他们没收我的秤,我就和他们吵和他们闹,搞得满县城都知道了。他们以后对我只好挣一只眼闭一只眼。秋天,我就去熬鹰打猎抓野兔卖。

由于没有在生产队劳动一天没工分,生产队不分给我粮食,我带上军功章到县民政局,往局长室一坐说:“我没有饭吃了,今天你不给我解决,我就不走!”局长给我开俱证明“赵印红同志的口粮,清按你们分配标准发,所需费用由我局解决。”他说,这多年我一天活没干过。吃饭就找民政局,花钱就靠自己。

那年头生产队分配的粮食有限,不够吃,冬天就去广州找哥哥,哥哥在广州部队是一名团级干部,在哥哥家吃一冬。嫂子不高兴给我使脸色。我吃完饭就借着酒劲骂哥哥:“你当初看八路吃饺子馋得不行,动员我和你一起当八路,鬼子扫荡啦!艰苦啦!你就想跑,也动员我和你一起跑。”我说:“你敢跑!我把你抓回来毙了你!你才没跑,没有我,你有今天?”嫂子听我这么骂,一声不敢吭!

他还告诉我,有一次特派员找我谈话,表扬我立场坚定,作战勇敢。并希望和我建立联系,我一听是要我当他的眼线,我立刻就说:“你让我当特务?我不干!”我问他你记得特派员姓什么?他说,“姓李。”我听了以后,又问特派员长得什么样:“高挑个”我笑了,打住吧!不问了。


图:八路军臂章

他走了以后,我向房东打听赵印红的事,老房东说:“这小子手黑着呢!当年,他的一位亲叔叔在伪军当中队长,回家时,他们兄弟俩商量,趁叔叔喝醉酒把他干掉投八路去。临动手前他哥哥胆怯了,是他用木棍把亲叔叔敲死的,拿着那支驳壳枪跑的。”

一九七一年夏,我回广西探家,见到爸爸,告诉他,我偶遇十三团老战士的事,爸爸听完后笑了说:“这事肯定有,只是我记不住那战士的名字了。”我还告诉爸爸,那人在昌黎县可是别人惹不起的“坏分子”!即便是“坏分子”也还透出一股英雄气!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7-3 5:50:51

爸爸那些事儿(二十)

文·风雪平山

爸爸说,由于冀东的战略地位,敌我双方都十分重视。一九四二年五月一日,鬼子对华北举行过大规模的扫荡,最多兵力达七十余万,冀中有一个分区全军覆没。我们晋察冀三分区在山与平原结合部,我们瞅冷子咬鬼子一口,就撤回山区,没有受什么损失。从那以后,鬼子对华北平原再无力组织大规模扫荡。冀东则不然,从一九三九年鬼子对冀东大扫荡开始,就没有停止过扫荡,除了“五一大扫荡”外,鬼子对冀东进行了九次大扫荡。鬼子扫荡的名堂也多,什么“绥静战役”“肃正战役”名目繁多,其它的偷袭、奔袭等不计其数。冀东是抗战最艰苦的前线。

自从一九四二年十二月,鬼子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侵占东南亚国家后,明显开始走下坡路了。原来鬼子扫荡,仅鬼子就可以集中两个师团四万余兵力,加上伪军,总兵力达到十万。现在鬼子只能集中两个旅团,鬼子兵力达一万余人,加上伪军,总兵力也就五万余人。鬼子的作战部队也是新兵多战斗力也打折扣了。不少伪军开始找后路了,这些伪军们当八路吃不了苦,干脆“私通八路”吧。不少伪军据点明的是日本人的,暗的是我们的,锄奸部的侦察员还经常吃住在这些伪军据点,伪军给提供情报,帮采购西药。还按要求给八路提供弹药。条件是在交接弹药时,双方对天放一阵枪,伪军好报战损,再向鬼子们要求补充弹药。仗打成这样可以说是“开始玩鬼子了。”

一九四五年五月,鬼子对冀东进行了最后一次扫荡,集中了鬼子一万余人,伪军三万余人。这对八路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部队先是采取撤退的方式,让出一些地方给敌人占领,拉开敌人的补给线,然后再渗透到敌后去攻其要点,迫使敌人回防。爸爸说,这叫敌进我退和敌进我进、攻其必救!

挺进热河

爸爸说,当年长城外边不是河北省,是察哈尔省和热河省,察哈尔省会在张家口,热河省会在承德。热河省是被伪满洲国和关东军控制。鬼子为了控制该省,沿长城两边两公里兼村并屯,制造无人区,对不愿意兼村并屯的老百姓,则采取非常野蛮的手段,直接烧毁房屋,枪杀老百姓,反正不能给八路留下一点东西。还抓老百姓沿长城内侧挖封锁沟,沟宽五米深四米,主要通道上都设据点把守。严防八路渗透到伪满洲国区。

图一:鬼子兼村并屯烧老百姓房子

爸爸说,在粉碎鬼子扫荡后,冀东军区决定派一支部队试探性的到热河区,看看能否在那里开辟一块根据地。军区决定从十三团抽调部队和部分干部组成北进支队。当时的十三团团长是师军,政委是王文,爸爸也在其列,开辟新区少不了锄奸工作。他们从遵化出发,爸爸说,具体时间不记得了,只记得是在阴历五月(阳历六月)冀东有一种苹果熟了,一种夏熟的苹果,非常好吃,部队出发前还买了一点分给官兵们。

十三团两个连和干部工作队,经过战斗越过古北口,进入热河省地界。十三团的团长师军是东北人,参加过东北抗联。个不高一脸大麻子,此人很能打仗。在冀东时,有几次被鬼子包围了,师军在阵地巡视一周一句话不讲,看完后才告诉官兵们从那里突围,每次都损失不大,总能很轻松地突围。爸爸有时和他开玩笑:“你就是点子多!”

进入热河后,后面有鬼子追兵,前面有堵截。堵截的是伪军一个团,团长还是师军的同学。两人以前就打过,彼此太熟悉了。爸爸说,我们过了古北口先往东佯动,伪军也往东堵截,我们往西佯动,伪军也往西。我们再往东,伪军也再往东,我们再往东,伪军再往东,我们突然折向西绕过伪军,把敌人甩在了后面。我们在往隆化方向前进时,尾随的鬼子部队追上来了,我们在一个叫小桥子的地方狠狠地伏击了鬼子,使鬼子不敢追的太紧。甩开鬼子后,我们走到一个山沟,沟的一边是峭壁,一边是缓坡,沟口被当地的鬼子一个中队把住过不去,鬼子在兵力上不占优势,在火力上占优势。部队退守的山坡上的一个牛圈里,鬼子试探性地发起过一次冲锋,被机枪打了回去。由于是孤军深入,没有援军,有的新战士有点慌张,爸爸说;“我就不停的在战士们中间走动,挨个告诉他们不用慌,鬼子兵力并不多,守到天黑再突围。”师军王文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下突围办法,天一黑下来,我们冲到沟底利用干枯河床,紧靠峭壁避开鬼子一侧火力冲出去,另一侧火力是无法避免的,只能听天由命了。爸爸说,那天我是第一个带头冲出去的,鬼子一侧的机枪打得河滩石头冒火花,我们就从弹雨里往外冲,团作战参谋紧跟在我后面,冲出山口,那参谋说:“特派员你跑得真快呀!”爸爸问那参谋,“你受伤没有?我感到你摔倒了,以为你负伤了”参谋说:“没有,我滑了一跤。”爸爸说,我们清点人数,竟然没有少一兵一卒。

在七月初,我们到达了围场隆化交界处的郭家屯镇,部队开始四处游击,准备以郭家屯为中心建立根据地。由于鬼子兼村并屯,部队只能在山上捡险要之处宿营。也许是作战行军频繁。爸爸说:“当年,在山上折一些树枝茅草当铺,军毯一裹,睡的很舒服。解放后,部队配发给我的棕床,我怎么睡都不舒服!”


图二:行进中的八路军官兵

文革中的师军

解放后,师军任广州铁路局局长,文革中被造反派批斗,说他是土匪(东北人管抗联叫红胡子,土匪叫胡子),他受不了这些侮辱性的批斗自杀了。爸爸说,不应该呀!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这些造反派小卵子算什么!文革时,我在桂林参加工作组,被造反派批斗,我表态绝不叛党,绝不自杀!(暗示:我要死了就是造反派害的)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7-3 19:3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