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中越边境战争

我在1968年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湛江部队医院工作,不久医院开了一个大会,会上发言的是由刚从越南北方回来的几位外科医生。他们介绍了在越南医疗队工作的经历,在那个每天都有美国飞机的日子里,他们冒着危险到前线抢救伤员。有一次在运送伤员的途中遇到美国飞机的轰炸,他们就冒着炮火开车冲出来。据说当时越南的胡志明小道修的很窄,在每隔一段路就修一个宽一点有地方用于会车,所以当在路上行车时如看到对面来车时,有一方的车就在这个会车处等待,等对方车过后才能走。后来我在医院工作时接触到一些参战部队的指战员,听他们讲在越南作战时的经历,现说出来让大家分享。

我军的高炮部队在越南北方作战时,每次打下美国飞机后就有越南军队领导人到部队来看,主要目的是看我 军是否有什么高端武器,他们好向中国领导人要。为了中国的利益部队的战友们就会马上把当时配发的高炮上用的新式的瞄准器收藏起来而摆上老式的,不让越南人看到。当时从广西出去的援越部队的生活用品都是开车回国内广西购买的,其中包括每天吃的菜。当时越南军队很穷,每天我军食堂里作饭时摘菜时扔下的菜帮子、冬瓜皮都被越军拾走作菜用了,弄得我军部队的食堂炊事班都不敢扔菜帮子了。

我的一个同学被分到桂林部队医院工作时,不久也到设在越南的野战医院工作了一年。她讲在越南工作时的情景,说他们医院就在越南北方靠近胡志明小道的山里,病房就在山中腰上,是极简陋的房子。为了防止美国飞机来轰炸,医院的食堂就设在山脚下的小溪边,每天吃饭时工作人员和病号就要自已走到山下水边就餐。这里的山上有很多竹叶青蛇,每天中午是这些竹叶青蛇们下山到溪边喝水的时间,到时间就会看到群蛇下山。这时医院的工作人员就会大声喊,蛇来了快让路呀。晚上睡觉时都要把蚊帐压好,防蚊是小事,主要是防蛇,有的病员就是没压好蚊帐让蛇钻进来咬死了。

1978年我调到湛江空军部队工作,到了1979年二月的一天早上部队突然集合开会,宣布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我所在的部队担任空中保障任务,每天都要飞到中越边境线上为参战部队保驾护航。会上还宣布了作战纪律和作战方案,那就是先用大炮开路,然后地面部队进攻。我所在的部队的气象站也派了二名气象预报员随陆军军部行动,以从事实地预报天气服务。而我所在的卫生队就要派人24小时进飞机跑道边值班,为战勤抢救伤员服务。这天部队格外紧张,因为从湖南也调来一个飞行团,而我所在的机场已派了一个团到广西参战了,同时又调了一个轰炸机团来到这里,还有一个导弹部队驻守在机场的周围,几棵导弹直指天空。我作为参战人员也参加了值班,只见机场上24小时中白天都在飞行,而晚上就有飞机停在起跑线上,而飞行员就坐在机舱内,随时准备起飞。在这十几天的作战期间我空军牢牢掌握了制空权,越南的飞机就没敢起飞,所以我方空军就没有打下过越南飞机。过后我们总有一种遗憾,好象是白忙活了一场的感觉。战后的空军作战总结里,称我空军的战果就是掌握了制空权,让越南飞机不敢起飞。同时也指出了问题,一是广西的导弹部队的一棵导弹走火,打到了附近的山头上,所幸而无人居住无人伤亡。二是广西的一个机场旁晚放气象探测气球时被机场附近的高炮部队误认为是敌机而开炮打了36发炮弹,还有一发是哑炮。三是我师在广西作战的一个团的飞行时,被另一个师参战飞机误认为是敌机,在其要开火前向指挥所报告,指挥所当即查明是我方飞机而避免了一次损失。幸而亏当时飞行员守战场纪律和当时的通讯枝术过关了。此次战后我所在的部队的飞机经常飞到南海上空进行巡视。2004年我到老部队看了一看,现在的飞机更高级了,他们经常飞到南海的西沙和南沙群岛巡视,以卫我神圣领土。而在1974年这支部队参加了西沙保卫战,那时飞机的航程短,部队只好转场到海南岛的乐东机场去执行任务。

1983年我参加了空中救护组,那年主要是广西境内的法卡山作战,我在广西边境的一个参战。我们的任务就是用直升飞机把重伤员运送到南宁的部队的中心医院进行抢救。运送的这些伤员都是十分重的,一个是被泡弹打到脑子,还有一个是大腿根部的股动脉被打断了。当时在飞机伤员的腿虽然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但是鲜血还是渗出来透过纱布和担架的帆布流到飞机的地面上,让人看了真是十分地心痛。还有一次机场的一个战士因为急性阑尾炎要送到当地的野战医院去,我和一名医生坐车送这名病人。在路上车子发生故障动不了,当时司机就很着急,因为不久前这里就发生过越南的特工人员冒充中国军队伤员拦军车而打死我方司机的事故。所以一般情况下是规定军车不准带陌生人上车的,而这里由于战争,居民大多数都被转移到内地安全地带了,公路上极少有车经过。我们一车人加上一个因痛呻吟的病人在路边上等了大约二个小时才拦到当地驻军的一辆军车,说明情况后让司机上车坐到前面的部队救援,不一会司机就被送来,并带来了所需的零件。很快修好车我们就到了崇左野战医院,我一看这个医院真是叫人感到吃惊。医院门诊接诊室就在一个竹棚子里面,里面还有一名腹部受伤的伤员,身上插着几根管子,那是个重伤员。这在内地医院绝对是要住到条件好的急救室的,可是在这里就住进这样的房子,太差了。在接诊室里还有几个从法卡山下来的伤员,正在办手续,其中一位是个湖南藉有小战士,长着一张娃娃脸,看样子不过十八岁。他歪着脑袋,脖子被打伤了。在候诊时他讲,在这次法卡山战斗中他的湖南老乡死了不少,他治好后回去一定要为老乡们报仇。看到这样可爱的小战士,不畏强不怕死,真是中国的脊梁。正印正了中国的一句俗语,无湘不成军。国民党元老林森在抗战时期就说过,日本人要想灭中国就要先把湖南人都有杀光,只要有一个湖南人,中国就不会亡。由此看来当年越南人真是愚蠢透了,敢与中华大国较劲,大概头脑在战争中被美军的飞机震坏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看到一座山上从山脚到山顶,都是规模大小一样的坟墓,据司机讲这坐山上埋葬的都是对越作战牺牲的战士,79年这个山上埋了一半地方,在法卡山作战时又埋了另一半,一座山都埋满了。看了真是令人心惊。所以每当我听到现在讲的中越友好时,我就想到这座山,他们的牺牲有意义吗。据说战后又赶上苏联解体,越南的后台小了,他们的领导人又提出中越要恢复到兄弟加同志的友谊关系上,可是我们聪明的邓小平老爷爷对越答道,我们只能是两国友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