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那些事儿(二十九)

文·风雪平山

爸爸在湖南益阳剿匪期间,朝鲜战争爆发了,部队开始扩编,爸爸出任湖南省军区(四十六军)暂编十九团政委,部队还在益阳。暂编十九团虽然是新组建的部队,却是按甲种团的架子组建的。全团两千七百余人,三个步兵营,一个机炮营,清一色的日式武器,每个连有九挺日本九二式轻机枪。九二式轻机枪是日本快要失败时制造的武器,只装备了关东军。


图一:鬼子的九二式轻机枪

镇 反

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十六国军队进入朝鲜,人民军开始由胜利转向失败。十一月七日,中国组成了志愿军出兵朝鲜。当时,国际上不少国家都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打起来了。国内也出现骚乱,不少地方出现暴动。毛 主 席颁发了镇压反革命令。在湘西剿匪接近尾声时,湖南又开始新一轮剿匪。爸爸说,在益阳地区就发生过一次土匪大暴乱,千余土匪血洗了一个区政府,区政府和区小队全部被屠杀。十九团以少部分兵力虚张声势赶往出事地点,主力埋伏在土匪撤退的必经之路。当土匪经过时,两侧机枪响起来,土匪们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冲锋号响起,战士们冲上去抓了俘虏七百余人。战士们听说区政府被偷袭血洗,端抢就要杀这些土匪。爸爸大声制止了战士们的鲁莽行动。带回去审讯后,区分匪首、骨干枪毙外,对一般土匪教育后就放了,有的经过调查后,还编入了解放军。当时,在现场爸爸曾拦住一个战士说:“你看这个土匪还是个孩子,杀了太可惜。”这个土匪后来编入了团部通讯班,当时只有十五岁,姓杨,成为了一名小战士。

在部队把土匪往回押时,还有大胆一些的土匪问解放军,你们的机枪是什么抢呀?子弹好像鞭炮一样响,我们趴在地上不敢动。我曾问过爸爸,“土匪是不是都象电影里描写的一样,一身武功,打枪百发百中。”爸爸笑了:“土匪除了少数惯匪厉害一点,多数都是被当地豪绅裹胁的农民。毕竟是乌合之众,没有什么战斗力。”爸爸还告诉我,为了保证朝鲜战争的顺利进行,防止暴乱。镇反的主要对象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军政上尉以上军官(医务技术军官不包括),军统特务,中统特务,国民党宪兵一、二、三团的(这些部队是负责对蒋的警卫和枪杀革命烈士),无论军官与士兵一律枪毙。很快国内的这些暴乱就被镇压下去了,建立新政权必然要打掉旧政权的社会基础。

爸爸还告诉我一件事,暂编十九团三营有一位姓旷的副营长是长征干部,是全团资格最老的,组织上有交待:这个人打死了,你们团领导要负责任。因为长征过的红军不多,要保留好红军的种子。所以每次打仗都是安排旷副营长带一个连在后面等着看管俘虏。

荆江分洪

到一九五一年,湘西匪患基本肃清,镇压反革命令一发,共产党的政治工作,群众路线是一大法宝,把群众一发动起来,潜伏下来的反革命几乎无处藏身。爸爸所在的暂编十九团,于九月去湖北修荆江分洪。部队从益阳出发,蹬上火轮船(那时轮船动力都是烧锅炉的)一天一夜出洞庭湖,来到湖北沙市。一下船部队就急行军赶往工地。此时长江正是枯水季节开始,必须抓紧利用这个季节。爸爸每天和战士们一起挑土干活,晚上还要找各连指导员开会,掌握战士思想动态。

妈妈曾说过,修荆江分洪时,我们住在工棚里,不挡风也不避雨,炊事班做的饭。因为水太混,洗米里面的砂子怎么也淘不干净,条件比较艰苦,我和姐姐都是一身痱子,头上还长了疖子。

金武亭

修荆江分洪 修了一冬,完工后,部队没有再回益阳,而是来到湘东醴陵。部队继续镇反。同时,抓紧训练。我记得小时候,战士们在擦拭武器,武器摆了一地,擦好的武器装箱,我在旁边看,还有战士拿两把刺刀吓唬我,我掉头就跑。后来,我向爸爸回忆那时情景,爸爸告诉我,部队在醴陵换的装备,全套苏式武器,准备去朝鲜打仗。

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七日,四十六军开始入朝作战,这时的军长是萧全夫。入朝前,四十六军的一三八师和一五九师(原热河的独立七师)留在湖南维持地方治安,一三八师一部分人被抽调到海军组建潜艇学校。四十五军的一三三师调给四十六军。一三三师的三九七团和三九八团就是当年的冀东十三团。十三团回来了,都是冀东部队,大家都很高兴,毕竟抗战时期就在一起并肩作战过。

爸爸的十九团是暂编团随四十六军后卫部队进朝,爸爸曾告诉我,部队经过平壤时,看到的是三分之二的城市毁坏的很厉害,尤其是火车站和工厂区,几乎被美军飞机炸为平地。

爸爸的暂编团到了朝鲜被通知移交给六十三军,六十三军是先入朝的部队,经过激烈战斗,部队损失很大,有的师只有三千余人,也就一个团多一点。爸爸把部队带到六十三军,一打听六十三军原是晋察冀三分区的部队,军政委是龙道权,抗战时爸爸就认识他。见面后龙政委很高兴,宴请十九团的领导,龙政委把爸爸灌了个酩酊大醉。第二天,爸爸办完交接手续,就带十九团团部的官兵回四十六军了,人家只要作战连队。

回到四十六军,爸爸有接到通知,说是有朝鲜人民军领导接见四十六军团以上干部。问朝方:“什么人见我们?”朝方还保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啦!”那天,四十六军团以上的干部把皮鞋找出来擦油,一边擦一边还在猜:“到底是谁?”“会不会是金 日 成?”“不象!”“谁会单独接见四十六军的干部呢?”

晚上在一个大山洞里,桌上的酒菜已摆好(爸爸还清晰的记得所有的菜都是炖菜,没有炒菜。以至给他的印象朝鲜人不会炒菜只会炖菜),大家还在翘首待望,这时一阵皮鞋声响起来,走过来的是一位朝鲜人民军大将,大家定睛一看立刻喊起来:“金武亭!金武亭!”大家围上来说:“我们以为是什么首长呢!你呀!你算个鸡巴首长!”金武亭也和大家打打闹闹,举杯祝贺、尽欢而散,刚进来时的大将架子荡然无存。爸爸说,在朝鲜最高兴就是见到金武亭了,几年不见好想他!人家现在是朝鲜人民军的炮兵司令了!

金武亭,朝鲜人,老红军,长征时是红一军团的作战参谋,辽沈战役前是四十六军(九纵)一三六师的参谋长。辽沈战役结束后,九纵里的朝鲜籍官兵全部换全套美械装备,包括四野其他部队的朝鲜籍官兵,据传闻有五万余名,由金武亭和方虎山秘密带回朝鲜。朝鲜战争爆发时,他们是主力,把南韩的部队打得屁滚尿流。就在这次见面不久,金武亭在去前线视察部队时,遭美军飞机轰炸,身负重伤抢救无效。

当年有不少朝鲜籍人参加八路军,支援中国抗战。爸爸说,在朝鲜很多官兵和我们交谈是不用翻译的,他们很多人当过八路军和东北抗日联军,会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曾经一起打过日本鬼子,一起流过血,这是真正的中朝友谊!

(谨以此文献给承德知青网的朋友们)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09-7-28 16: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