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也传奇(续老爸传奇六)


军旅沉浮

我是1963年8月,前往我父老部队46军入伍,当时驻扎吉林市,吉林市号称江城,松花江由城中穿过,冬天江岸树挂很漂亮,现已成为特色旅游的卖点。当兵前,父母一再嘱咐,要注意影响,先过吃苦关。我也是雄心勃勃,心想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上你的大学,我当我的兵,四年后见分晓。如无文革发生,确实前程一片光明,你想,我1965年就光荣入党,又被沈司选中,培养成大军区司令部军交参谋,什么五好战士、技术能手、知识分子改造标兵等等更是荣誉一大堆。可惜从1966年5月后,一切全变了…

一.我是“少将”

新兵连集训结速后,进行了隆重的授衔仪式,我被授予列兵军衔,是军队序列士兵最低职别。那时受苏联影响,很讲条例,下级见上级必须敬礼,在街上也是如此。开始我不以为意,头一次放假上街,正象歌里唱的,“穿上新军装,领章更漂亮,我对着镜子上下照呀,上下照,嘿!真是乐死人。”可一上街,惨了,满街军人,谁都比我军衔高,这一路上敬礼、放下,放下、敬礼没个头,我一怒之下,手干脆不放下了,严然有如阅兵司令,引来路人侧目,窃窃议论道:“瞧这新兵蛋子,有病。”回营后,胳膊酸了好几天。一老兵笑迷迷地对我说,你也太老实了,当官的也烦,你装看不见,他也落个轻松自在,但要注意纠察队。哦,原来如此,以后出去,我再也不犯傻了。

我分配到军独立通信营通讯连,该连住在军部大院,长年战备值班。连又有三个排,报务、话务、运动通信简称通信排,我就分到此排。该排又分三个班即骑兵、摩托、徒步。我特想跃马扬鞭,又想摩托飞驰,偏偏给分到徒步班,任务就是轮流在机要收发室值班,接受机要收发员任务,送各种秘件,近的骑自行车,远的坐火车,所以那一年,南到沈阳北至北安,经常坐火车,是硬板呀。记得有一次送特急绝密文件,按规定坐软包,我得意扬扬上了火车包间,那个年代,坐包间的都是高干,几个漂亮的列车员在窃窃私语,“这是多大的官呀!少将?这么年青。”因那时,列兵领章上是一个星,少将也是一个大星。我暗自好笑,心说:“傻B,有少将还背冲锋枪的吗?”当年我眉清目秀,英气逼人,软包漂亮列车员,经常以服务为名,出入我包箱,并没话找话,我身揣“绝密”文件,牢记保密条例,唯恐中了敌特“色诱”,虽对方眉目含情,我表现的比柳下惠还柳下惠,看我如此冷漠,她满含忧怨而去。如现在,我早被俘虏了,美人投怀,何乐不为,与时俱进嘛。

说实话,软包服务员真的很漂亮耶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10-4-8 10:0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