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传奇




照片:任延安总政保卫部除奸科长时有框者杨亚中

美女蛇案

(接上篇转载)这个案件,河北遵化县党史里有,但是没有结局,不知道这个案子是否破了。冀东解放区有一个干部学院,即建国学院,是为我党我军攻占大城市后,接管城市准备管理干部的。我的妈妈也在这所学院学习过,我姐姐一九四八年初出生,妈妈带这孩子在这里学习(妈妈的经历和恋爱过程在梦潭台中表述过)。

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为了庆祝教师节,全校师生六百余人,在马兰峪清东陵里的惠陵开会,突然来了两架国军的轰炸机,对准在空地的师生扫射投弹,妈妈在通州女师读书时受过防空训练,妈妈抱起姐姐和飞机俯冲的方向成九十度跑,规避空袭。妈妈带着姐姐在一片小树林坐下。没有受过防空训练的,则沿着惠陵大道跑,飞机投完弹,又返回顺着大道扫射。当场死亡师生二十八人,受伤二十二人。在举行向烈士遗体告别仪式时,有一个女学生哭得特别伤心,她是学院里最年轻的学生,也是最漂亮的,是军区作战科长的新婚妻子,恰恰是她的过度伤心引起怀疑。

这事还得分两头说,日本投降后,国共双方在自己控制区交界的地方时有摩擦,国军处于强势。国军经常会偷袭我军的哨所,打死哨兵。我方则注重政治攻势,揭开国军打内战的面目,必要时对国军进行反击。爸爸说,我们不打则已,一打就要打痛他们。有两次部队军事行动却被国军事先知道,好在詹才芳副司令军事经验丰富,及时调整部署,部队没受损失撤了回来。当时就怀疑我军内部出了奸细。爸爸说,我们开始把知道作战计划的人一个一个的排除,最后怀疑到作战科长,安排他去执行一项其他任务,新的作战计划他不知道。爸爸随这个团深入敌后一百余里,打了国军一个冷不防,顺利得手。但是,怎么考察这个作战科长也不可能是奸细,只是确定了一个调查方向,他周围的人包括他的爱人。

这时,惠陵事件的发生引起了注意,作战科长的新婚妻子哭得特别伤心。爸爸以看望妈妈的名义,交代妈妈要注意这个人。妈妈说,当年,她最小最漂亮,学院的老师和学员都很喜欢她,也非常照顾她。事隔很久伤心劲已经过去,我有时故意作出无意间提起惠陵事件,她还是痛哭。

爸爸说,我们通过内线调查到她的亲哥哥在天津,是天津警察局头头。最后找她来询问,她毕竟不是专业特务,一问她,先是痛哭一场,然后什么都说了。但是她已经造成了众多人的伤亡,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最后,也是在迁安大峪被执法队处决。

杨亚中

爸爸的老首长,江西人,十四岁参加红军,是宁都暴动时加入董振堂的红五军团的,是爸爸非常敬重的人。南下时是四十六军一三八师政治部主任,调外交部工作前是一三八师政委。曾任外交部驻匈牙利使馆武官。爸爸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文革后期,杨部长(爸爸习惯称呼)的秘书李森出差来广西,带了一封信给爸爸,上面写着“李福祥你好!我病了,我好想你呀!你有空给我写一封信,哪怕是几个字也好。”每个字有鸽子蛋那么大,我在旁边一看笑了,爸爸脸一板:“不许笑,别看杨部长文化水平不高,政策水平高着呢!”

爸爸才知道,杨部长已调到七机部(航天部)院任党组书记,副部级干部。他还特别问爸爸那把鬼子的军刀还在不在?爸爸告诉他,还在!他说,当年分手时我好想向你要来着,看你那么喜欢鬼子那把军刀,没好意思开口。爸爸说,你的秘书什么时候再来请他把军刀带过去给你。

谁知,一九八四年十一月,爸爸接到航天部寄来的一份讣告,杨亚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享年六十八岁。爸爸说,杨部长身体一直不好,战争年代,爸爸有时会开玩笑问他:“您的体重有八十斤吗?”身体虽弱,但意志坚强!西路军兵败后,杨部长拖着虚弱的身体,一路讨饭回到延安,得到中央领导高度赞扬!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10-3-28 8:5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