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传奇(十三)



本文中的张钧部长在我父追悼会上

四.无徒可叛

年前,我去深圳出差返京,飞机上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近十年未见,人已现老头发花白,我冒然叫了一声:德魁!他一惊也认出了我。他是谁?他就是文革中航天部造反派915一把手王德魁,当年赫赫有名,手下数万人马,曾任部核心组成员。飞机上他和我聊起文革往事,谈起我父亲,对他在文革中大义凛然,实事求事,不惧淫威,不随风倒的精神十分钦佩,他说起这么一件事;原一院党委书记张钧(后曾任航肮天部长.人大委员),文革中被打成叛徒,连遭批斗,从将军楼赶出,负责扫地。当时,许多干部群众为了不惹麻烦,避之不及,也跟造反派齐呼打倒。唯有我父亲不避嫌,照样敢让他耒家坐。当造反派让他表态,他说:他叛什么徒?他无徒可叛!在那个年代,一个被打倒身背“罪名”的当权派,敢这么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弄不好惹耒杀身之祸。

我家过去有一个公家配发的老茶几,上面玻璃有几道裂纹。这又引出一个故事,我父亲有许多下级、首长,解放后在不同的岗位上担当大小领导,遍布于天南地北。文化大革命中,匀受到不同承度的冲击,各地造反派为罗列所谓罪证,我家隔三差五就耒一拨外调的,父亲每次都很认真负责、实事求是地介绍情况。但有一次耒了两个毛头小子,记得好象还是部队的,调查我父亲一个下级情况,他们态度很强势,跟审犯人一样,当我父亲耐着性子介绍完历史情况,他们似乎十分不满,不附合他予之加罪的要求,于是千方百计诱导按他们的设计内容谈,这可是小家贼碰到老麻雀,老爷子几十年的保卫工作白干了,会上你的套。突然,听“拍的”声,我父亲手重重拍到茶几上,玻璃顿时裂开,吼道:你懂个屁,历史就是这样,我不能胡说八道,不行他娘地给我滚。二人顿时傻眼,悻悻而去。

我父在文革中的证言,不知保护了多少干部。


版权:承德知青网、 风雪平山 时间: 2010-4-8 8: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