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9.11的故事”猪的故事

春雷 6月前 119

                  猪的故事


  (孤山子二队)(赵)宝成说:1969年我们到村里一年多了,队里给我们盖了6间房,劳动、生活基本安定下来,和村民也有了感情建立了友谊。尤其是我们东院的杨万忠和前院的刘德明两家更是各方面都照顾我们,有时家里做什么好吃的或园子里的菜还要送我们一些,我们戏称是“堡垒户”。


  那年深秋的一天,天阴冷阴冷的,还飘了点雪花,队里没安排活,歇工了。午饭后,我们四个在炕桌上下象棋,我和(李)尊学跨炕沿坐着,他俩在炕里,屋子很静。突然,屋外传来猪吃食的吧嗒嘴声,我们四人的大脑应该是飞快的做出了同一个反应:是猪,偷吃莜面的猪又来了。近些天在场院干活,离我们家很近,所以不锁门,把风门一带就干活去了。有一天收工回来,见风门敞着个不大的缝,进屋看看也不像是进来人的样子,更没有也绝不会丢什么东西,那时的民风就那么好,也许是小孩子进来玩吧,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是,连续两三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开始注意了,发现外屋条桌下放着的少半口袋莜面有问题,为了舀面做饭方便,随着面的减少把口袋嘴往下卷,现在剩下一少半了,口袋也卷的像个盆一样了,再仔细看口袋边和里面的莜面湿漉漉的,这才明白是被猪吃过了,而且不知是谁家的猪!想到吃了好几天哈喇子莜面饭立刻想吐。清理出好多怀疑是添过的面,心疼地仍了,当晚谁也没吃饭。想教训那畜生,可连着几天都没来,火一直憋着。今天终于又来了,一定要教训教训它。尊学一个箭步就窜出去了,我紧跟其后跑到屋外,看到一头半大的猪(五六十斤吧)受到惊吓在外屋打转转跑,秋成喊别让它跑了,我赶紧把门关上。开始没看清尊学手里拿着什么家伙,猪惊恐中把头扎进灶窝里屁股朝外,尊学趁机就打在猪的后肚囊子上。这时(杨)宝田、秋成也都拿着砖头、綿大头鞋出来了,尊学抽回家伙我才看清是镰刀,举着的镰刀头还往下滴着血,猪叫着在屋内狂奔。秋成喊快开门,我赶快打开门,猪嗖的一下跑出去了。我们吓的没敢出门,也希望那猪别有生命危险。还说,千万别是杨万忠或刘德明家的啊。我们从外面把门锁上,又猫到炕上躺着,谁也不敢出声,掩饰屋里没人,静听外面的动静。不大一会就听见杨万忠媳妇喊,秀兰(刘德明媳妇名?音)快看你家猪咋的啦!接着就是一阵忙乱的脚步声,还有人说快去让刘跃文(赤脚医生)看看。真是怕啥来啥,咋就偏偏是。。。他家的呢,我们的精神快集体崩溃了。埋怨尊学下手太狠了,他说我也是本想用刀头这面打的,谁知扎进去了,我也相信他说的话。几个人无心做饭,天黑时才打开门。不记得过了多久,刘德明媳妇端着一小搪瓷盆(比碗大一点)炖猪肉进来,说家里的猪不知道让谁砍了,给你们吃点吧,说着就放在箱子上了。大家尴尬的谢过,心情别提多复杂了。她走后我们呆呆看着香喷喷猪肉,哪有心思吃啊。(春雨插话:后来我过去他们那看到那碗猪肉,挺奇怪。伸手去拿,杨宝田说别动,你知道怎么回事。我管你怎么回事啊,拿起一块就吃,还使劲出声,那几个终于忍不住也凑过来吃开了。)这件事一直是我们的一个心病。1994年我和秋成、春雨我们第一次回村,春雨喝多了把这件事给捅了出去。其实宝成、秋成我们刚刚把200元钱(当时可以买一大头猪)送到刘德明家,估计人家肯定不要,便悄悄放到桌子上的茶盘下面,和村书记杨国凡说,我们走以后再告诉他,这才卸掉了心头二十多年的沉重包袱。又过了五六年,听说刘德明家要盖房,我们觉得机会又来了,以我们四个人的名义,给他家送去一车水泥。我们商量好了,以后只要是他有需要帮忙的事,我们都全力以赴帮助。


最新回复 (2)
全部楼主
返回